幻石传说:妖孽,你来自何处?

幻石传说:妖孽,你来自何处?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6章 吾家有女彪悍也(十一)

易钥如往常一样,在天空渐渐的被黑幕覆盖时,才慢慢的从学校走回那栋别墅里。

冗长的路似乎没有尽头,黑色无边际的漆黑道路,纠结与无奈。就在这样的心情里,易钥也没有丝毫停下脚步的意思。眼前的别墅华丽而又充满着让她作呕的气息,轻叹一口气缓缓的走进院内。

又是一片黑的让人发沭的通道,闭上眼,慢慢地走着,反正已经在害怕了,不如在加深点也许会更悲伤吧!

停在厚重而又华丽的红漆木门前,垂在两腿边的手却迟迟没有推开门进去的意思。

“啪!”异常熟悉的巴掌声从屋内传出,夹杂着女人痛苦的哀嚎。

转身“蹬蹬”的跑向杂物室,回来时手上多了一样东西。用力的推开门,面无表情的望着屋内。

突然一切都寂静了,让易钥只能听的见自己因过度奔跑而发出微微的喘气声。

屋内,一美的快让人忘了呼吸的女人,伏在地上,视线在接触到易钥的那一刻,不自然的将布满青肿的白皙脸庞艰难的转到易钥看不到的方向。而女人身旁,一满脸暴戾的中年男人手中狠狠的扯着那女人微微泛黄的长发。中年男人在看到易钥时,面色没有丝毫改变。反而将手中女人的头毫无预料的撞向身旁的黑色漆木桌上。

“啊!”女人痛苦的尖叫着。血,也从额头的破损处涌了出来,顺着女人精致的下巴一滴一滴的落在昂贵的羊毛地毯上,并慢慢的渗入,直至将雪白的毛毯染成刺眼的红。

易钥只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被髅蚁啃食般失了呼吸。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刀柄,一步一步的向两人走去。额头的青筋暴起,因过于用力握刀的手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脑中一片空白,只隐约的听见女人不断重复的啜泣声。

“你干什么,你想拿刀砍老子是吧?”

“……”

“你个畜生,白养你了!”

听不见,听不见,易钥真的什么也听不见了。

“啪!”脸上一阵刺痛,鼻尖嗅到一丝比女人额头流出的血更加浓烈的腥味。不知何时被泪注满的双眼模糊望见男人欲夺刀柄的手从眼前滑过。而内心的愤怒像涓流不息的谭水慢慢化作一种力量,一种连易钥自己也控制不住的力量。

“钥钥,不要!”女人撕心裂肺的喊声从耳边炸响开来。

手中紧握的刀柄被一片湿润的炙热包围,更多的鲜红充满了整个眼帘。眼神微怔,低头疑惑的望着沾满鲜血的手和那个叫父亲的男人。

“易钥啊!他是你爸爸啊!”女人快要虚脱的痛哭着。

“你,你这个逆子……”滑落在地的中年男人不可思议的望着易钥停在半空中的手。

“不,不是,他不是啊!”用着沾满鲜血的手疯狂的摇着,脚步慢慢的往后退去,在退到台阶时差点摔倒也不顾。就这样,像疯子一样,直至悲伤的消失在看不到尽头的黑夜里。

在易钥的记忆里,没有哪个爸爸会在自己刚出生时狠狠的殴打自己和躺在产床上的妈妈吧?没有哪个爸爸会怀疑自己妻子的忠贞和自己的血统吧?更没有哪个爸爸会把殴打妻子当做一种家常便饭吧?所以他不是,他也不配做爸爸吧,毕竟从小自己会偷偷的看着别人的爸爸用怎样的慈爱来对待他们的孩子啊!那么他会吗?

夜,黑的忧伤,黑的静谧。不知何时下起的大雨滴滴打落在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路灯上,发出类似低泣的声音。易钥就在这样的夜里,漫无目的的狂奔,任冰冷的雨水打湿全身。

【收藏是美德】

哇哇!!快过年了,饭饭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哦!!!!

那么契约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