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引:红豆王妃 (结局+番外)

第20章 愤怒(上)

满嘴苦涩的味道,醒来的文墨儿,抚着发痛的额头,虚弱地唤着,“月月,月月。”撑起身子想要坐起来,却使不上力气,刚拱起身子又瘫软了下去。“小姐,你当心啊。”走进屋内的月月,绕过屏风就看到正欲坐起的小姐,连忙把端着的药碗放着桌子上,伸手过来扶起文墨儿。



“月月,我这是怎么了?”浑身上下一丝力气也没有,唯一能动的恐怕只有一张嘴了。“小姐啊,你也真是的,前些日子我都说了,要找大夫来看看,你偏不听,非说是小风寒,过去就好。可是,小病拖久了也会成大病的。你从昨天下午就开始发烧,到晚上才稍微好些。”原来是发烧了,难怪浑身上下都没力气。



“小姐,你不知道,昨天你一昏倒,可把二殿下给急坏了。忙着找大夫,吩咐人去煎药,又亲自喂你喝下。”月月边说着,还边把刚刚放在桌上的药端过,交与文墨儿,“小姐,是我喂你,还是你自己喝啊?”摆摆手,也使了不少力气,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我自己来。”仰头将一碗苦涩的药吞了进去。嘴里更是苦涩了,“月月...”“我就知道,小姐,蜜饯。”虚笑了一下。“你知道什么啊,这个先放着,弄点水来,我想先漱下口。”



漱完口,含下一颗蜜饯在嘴里,觉得舒服很多。“小姐,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去让厨房做。”说着塞了两个软枕在我后背,月月又叨唠开了,“二殿下昨日走的时候,交代说,若小姐醒来,一定要做些清淡的东西给你吃。不能饿着了,否则对病情越加不好。而且,二殿下还说,小姐就是平时太不注意...”“月月,我饿了,你去让厨房做些粥来吧。”打断她不停地,左一句二殿下,右一句二殿下,刚醒来,让我清静下子吧。



“哦,好,我马上去。”刚跑出去两步,又回头,“小姐,二殿下还说,你醒来后,不亦坐太久,还是多休息的好。”忙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你快去,快去。”“好,好。”月月见小姐催得急,飞快朝门外奔去,想着小姐,一晚加一早都没吃,定是饿了。单纯的小丫头,哪里知道,文墨儿是怕了她一张嘴了,不停地二殿下,让她头更加痛了。



坐了一会,回想起昨日突然晕倒,被人接住身子,那好闻的青草气息,却像是端木明那样的男子才有的。欠了他一个人情,让我没有可怜地撞上桌面。听月月那番唠叨,他昨日应照顾了我许久,这样子,我是否应该把他当作朋友呢?



“好些了么?”只顾着自己想得入神,却根本没注意有人进了她的屋子,“明,是你哦。”“怎么还是很不舒服么?声音有气无力的。”昨日,就那么当着左相府众人的面,将她懒腰抱起,进了她的闺房。他第一次进女子的闺房,确是心慌意乱的,也没有细细打量。今日前来,看着她斜靠在床榻上。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微微皱起的眉头,脸色苍白无力。边轻扫了一下屋子。



绣着风水画的大屏风将门挡住,只留有两边仅可过一人的小过道。屋子不大,摆放的东西却十分小巧精致。椅子,桌子,都是缩小版的,圆圆巧巧,好似专门定做的。不若外面买的那般大气,摆在女儿家的闺房里增色不少。

床榻在屋子最里侧的左上角,青色的纱幔分挂两侧,絮絮垂下。金色的小铃铛代替了普通人家的挂钩,将两束纱幔分别系起。



右上角则摆放着书房四宝的书桌,和窗前一把古琴,墙壁上挂着一柄剑,看不出来剑的好坏,只是剑壳的雕刻倒是蛮细致。



“还好,只是喝了药,太苦,很不舒服。”女儿家都是怕吃苦的吧,“呵呵,良药苦口。”低顺的眉,“我知道啊,可是,我还是想找人抱怨下嘛。”好像一碰到这个端木明,文墨儿那孩童般的性子就露了出来。就像现在,若是此番情形被月月看了去,定要把嘴张的能塞下两个鸡蛋进去。



“对了,明,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就觉得特亲切,每每都想和你闹上一番。”端木明宠溺的笑,他也是如此,第一眼看到墨儿,就深深被吸引。越和她相处,越是欲罢不能。看她晕倒在他面前,他的冷静全然不见。眼里,心里只有她昏倒的样子,紧闭的双眼和滚烫的娇躯。他真怕她就那么一睡不醒,永远闭上了那明亮的双眸。还好,那滚烫的触感,提醒他,只是发烧晕倒过去。



“小姐,粥来了。”月月刚进门,就看到坐在床榻前的二殿下,脸色有些微红。瞬间掩饰过去,“见过二殿下。”端木明看着这个小丫头,昨日他想让左相多找几个人照顾墨儿,可是这个小丫头,硬是不许,说小姐一直都由她一人照顾,习惯了。不愿意其他人接触,强硬地如老鹰护小鸡般将他都排除在外。气的他只能甩袖不管,只撂下一句,好好照顾着,若有什么闪失,拿你是问。傲然的目光对上他的愤怒,毫不畏惧。后来,墨儿熟睡中,就多言问了些事情,也才知道,她跟了墨儿十年了。难怪,能有这样强硬的性子。



月月看到端木明,想起他对小姐无微不至的照顾,细细的叮嘱,已将他划在心中好人的范围内。更何况,端木明那张清朗俊秀的面容,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



“小姐,快喝粥吧,凉了就不好了。”月月端着托盘,将一碗白粥放在了端木明的面前,像是示意让他端起来。“哦,我来吧。”端木明这么聪明的人自然瞬间就明白了月月的意思,忙端起白瓷小碗,舀了一勺,轻轻吹着。



昏倒时让他喂就算了,现在醒着,手脚能动,又不是废了,怎得还让人喂。“我自己来就好。”虽然很没有胃口,刚也是故意打发月月前去厨房。现在不吃倒不好了,硬着头皮,说要自己来。“我来,你好好躺着。”说着,端木明就递了一勺至墨儿嘴边,“乖了。”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小小的汤匙,不吃,倒显得做作了。只能颔住汤匙将粥包进嘴里,慢慢咀嚼,细细吞下。

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喂,脸色由刚刚的苍白转为红晕,月月一看就知道小姐是不好意思了。不过,她倒是喜欢这个二殿下多过三殿下许多,二殿下这般温柔,比那个坏坏的三殿下,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呢。小姐,会不会改变主意呢?



“我竟不知,左相府什么时候这般受欢迎。”刚穿过屏风走进的端木颜,脸色十分不悦,言语中也满是挑衅的味道。月月心呼不好,想谁,谁就出现,真是......

hbwhwj2008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