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中有妃,喵喵喵~

墓中有妃,喵喵喵~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这就是所谓的龙种?

“什么话?”严谟似笑非笑的看着严顷,手下却握住沅言的一只小肉垫轻轻揉捏把玩着。

“你说你要护着这只猫,朕可都听见了!”严顷在宫人搬来的椅子上坐着,腆着脸凑近严谟。

严谟哼笑一声:“那又如何?”

“朕也要听那样的话!”严顷眯眼笑着,看着严谟。

严谟看着他,眸光顿了顿,而后移开,一个字都没有,不远处的惨叫声已经越来越低了,许多人都快没了气息,可严谟没叫停,行杖的侍卫谁敢停下?

空气里似乎也带上了浅微的血腥气,徐妃已经被摁在地上涕泪横流,根本不敢往身后看去,平日里她也没少杖毙宫人,却从未亲眼见过。

手掌突然被挠了挠,严谟低头看去,就对上一双碧色的猫瞳,澄澈如水洗一般,时常会将她的心思完全暴露,一如此刻,他清楚的看懂了她的不忍。

“皇弟,朕与你说话你听了吗?”严顷不甘寂寞的声音插了进来。

沅言狠狠瞪他,可惜此刻说不了话,不然就要骂他了,你媳妇都要出事了,还不救她!

严谟无视严顷,伸手将沅言瞪向严顷的视线挡住,在沅言重新看过来的视线下沉沉开口,“他的女人也在里面,他也没让本王放过她,你求的是哪门子情,若非本王去了,你就被这些奴才扎死了。”

沅言鄙夷的扫了无辜脸的严顷一眼,又看向徐妃的肚子,然后又看着严谟的眼睛,那些宫人如何她可以不管,但徐妃肚子里的孩子她不能放任就这么没了,毕竟是那么小的一条生命。

“你在意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严谟挑眉,在沅言点着小脑袋肯定之后,眸色很是古怪。

甚至在他眸中有一瞬间的笑意,有些嘲讽。

沅言愣住了,不明白放过徐妃肚子里的孩子错在哪里。

但很快她就明白了。

因为她看见严六让宫人走到徐妃的面前,弯腰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部拿出了一个小小的血包,而徐妃的肚子,明显的平坦了下去。

显然,那个血包就是徐妃所谓的孩子。

严顷也不说话了,靠坐在椅子上看着徐妃,脸上的笑很冷。

沅言终于知道为什么严顷会袖手旁观了。

“这就是所谓的龙种?”严谟嘲讽的看了严顷一眼,话却是说给怀里的沅言听的。

沅言缓冲了心底的震惊,老实趴着不说话了,接下来怎样她都不想管了,要怪就怪徐妃自己太作。

“臣……臣妾……臣妾……”徐妃趴在地上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根本不敢去看严顷的脸色。

而那边杖责的宫人,一个个的声音也都微弱下来,行杖的侍卫已经住了手。

“朕也没冷待你,你说,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用子嗣来欺瞒朕?!”严顷说着,声音里尽是沉怒。

徐妃原本低伏着的头却猛然抬起,被妆糊花的脸上流着泪,她的声音也带着痛色,“皇上,臣妾没有欺瞒你呀!”

“没有欺瞒朕?!没有欺瞒朕那这血包又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

“臣妾确确实实怀了皇上的孩子,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严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怒极而笑。

宫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