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血神弓

第5章 落花有意

故事已至,恰好到苏小沫上台之际。

只见她轻轻启口,便如百灵鸟的声音缭绕于空气之中,犹如一阵夏风轻轻拂过耳际,让人如痴如醉……

伴着她玉指间的挥动,一阵古筝之音如花香飘絮满天——

‘风雨中你却离开我风婆娑雨滂沱如有诺死生即可………’此歌意竞将‘惆怅’‘愁绪’‘苦涩’表达得淋漓尽致,让人无不受到感染,如毒药一般侵人五脏六腑,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女。

看着她,如周身披星戴月,那样的耀眼,周身光芒闪烁。

接下来的那些千金也不是吃素的,每一首词,每一首诗,每一首歌,都让人惊讶不已。尤其是与凉晨认识的那个女子,更是引人注目,不过相比起苏小沫,她似乎还欠一点火候。但凉晨似乎还听得如痴如醉,她用民间著名的《苦忆莲》来改编歌词,唱得颇有几分悲凉。

“盗用别人的曲,定没有苏小沫唱得好。”木叶忽然说出这么一句有点酸的话,但她自己似乎还有没察觉到愤怒,也许是她根本就没有多想,亦不知道。

“可是她的词意却比苏小沫的好,不是么?”

“词意?”木叶慢慢倾听。

‘’

仿佛那女子真的很苦,爱得很深,瞬间木叶觉得那女子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凉晨。

直到琴声嘎然而止,木叶转身欲走,蓦然回头,风羽落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呈现于眼前。

“木丫头要去哪呀!”

木叶猛然抬头,双眼发亮,如冒焰火:“允许你叫我木丫头?”

“哦!生气了呢?”风羽落的扇子在空气中扇了两下,提步朝前走去,如果木叶没看错的话,他正向台上走去。

“轮到他了?”心想可不能错过。

不远处炎天熠靠在树杆上,闭目养神,昨日他参加了比武赛,今日他可以休息了。

他看上去很寂寞,比木叶还要安静,木叶看着那个雪发少年不禁想道。

瞟一眼台上,木叶悄然坐下,只见风羽落对莫雪投来一个温柔的微笑,他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支笛。

笛声四起,众人立即闭上双眼,立即如同进入了空旷的空间。那声音慢而长,婉转有高有低,有落有伏……

忽然风沙卷起、不远处如站有模模糊糊的身影,娜人一袭红衣,仔细瞧看,可知道那是喜服,洞房花烛的荨应该穿的就是喜服。

只见娜人轻轻欲要转头,却迟迟转不过来……

木叶有一种很想睁开眼睛的冲动,但意识似乎被控制了。

笛声终于停止,而木叶如同过了千万年一般,最终奈不住,‘噗’吐出一口鲜血。

台上的风羽落立即飞奔而下来,扶着木叶关心的问:“怎么了?”

木叶白了他一眼,表情冷艳无比:“你还问,你控制我的意识干嘛!”风羽落不解,他只不过用了‘风幻’让众人听起来比较有意境而已,并没有控制谁的意识呀!

“我没有。”风羽落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哼!”木叶轻轻拭去嘴边的血迹。

风羽落如同受伤的小孩子退到一边去,发愣的想着。

该怪谁呢?

木叶强忍着痛,缓步离开,伦到她的比赛还有些早呢?似乎还有几个人吧!

“你——受伤了,又是姓风那个家伙?”木叶的头顶传来冰冷的声音,但冰冷中却带着几分在意呢?

木叶抬起头,只见炎天熠手持光珠上下甩动,雪发飘动。

“嗯——”木叶似乎还没有意料到他会如些关心自己的事,瞬间竟语无伦次。

他如一阵风,飘飘落下,轻轻拭去木叶唇边未擦干净的血迹。动作很自然,仿佛他不知道自己发生了这个奇怪的动作。

“那你和他关系为什么还这么好呢?”像兴师问罪,也像吃了几坛子的醋。

“我和他…….”木叶瞳孔微微卷缩,小嘴轻轻咧开,仿佛想解释什么,却又将话吞肚子。

也许在他们的眼里她和风羽落的关系的确要好一些,所以木叶忽然觉得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如果明知道会伤害自己,那么就不要去触碰,不是么?”炎天熠抽起卷大的衣袖,如风一般的离影而去,剩下呆滞的木叶还愣在原地。

许久,木叶白了他离去的方向一眼,说:“我的事,要你管?”

如果让炎天熠听到的话,大概会气得吐血吧!

单形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