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两重天

梦醒两重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白洋抬起衣袖为离静拭去脸上的酒水,一边擦一边微笑着说道:“还真是离国第一美男子,瞧你满身湿漉漉的都可以湿的这么美,真是羡煞旁人啊!不过还是先擦擦吧,不然容易着凉的”。白洋轻轻的擦着,就像她在擦拭着自己心爱的宝物,擦干酒水后白洋淡淡说道:“原来离国人喝酒不是用嘴,而是用脸喝的呀!”白洋的声音不大,却正好能让大殿内的人听的清楚。

“扑哧”不知道谁那么大胆一下子笑了出来,在场其他胆小的人想笑又不敢笑,憋得那叫一个肝儿疼。在座的各国使者中有一个长得很帅气的人对他身边的绿衣公子说道:“看来今年的宴会不会那么无聊喽!”

“嗯,这次好像来了个厉害的主”

“你是何人?竟敢在这离阳殿撒野?”六公主指着白洋问道。

“我……”白洋刚要说什么,离静拉住白洋的胳膊,满眼的担心:“别……”

白洋看着离静的双眼笑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不过放心吧,我有分寸”。白洋轻轻的拂去离静的手,上前两步给皇帝跪下:“草民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草民叩见皇太后,皇太后……千万千万千千万岁。”

皇太后先是一愣,随后便开怀大笑:“这是什么称呼,哀家可是第一次听说!”众人看皇太后笑了,也就不论好不好笑的都笑了。可是他们心里都在想:这哪来的贱民,竟然无知到了这个地步!

白洋看到大家笑,挠了挠头:“皇太后,您老人家笑什么呀?是我说错话了吗?”

皇帝看到既然是那天的那个女孩儿有些惊讶,不过那天看起来倒是挺机灵了,怎么今天如此这般?皇帝刚想说话,皇太后抬起右手示意皇帝自己想与这小丫头说话。

“为什么哀家是千万千万千千万岁呢?”皇太后笑眯眯的等着白洋的答案。

“我来到离国后,听见大家叫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叫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那您不是皇帝的母亲吗?自然比皇帝还要大,那不就是千万千万千千万岁了吗?”白洋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天真的表情。

“有趣有趣,你这孩子真是有趣”皇太后听到这么新奇的说法很是开心:“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白洋。白天的白,海洋的洋。我是离静的朋友。我听说今天是我们家静祖母的寿诞,所以我也想来跟您拜寿!”白洋慢慢直起上身看着皇太后:“原来您真的是我们离静的祖母啊!”

“哦?为何这么说?”皇太后问道。

“我说我们离静为什么这么美,原来是继承了皇太后您的容貌啊!我们离静是离国第一美男子,那皇太后您岂不是天下第一美人!”白洋赞叹道,皇太后慧心一笑,虽然知道这个白洋的话是奉承自己,但是还蛮受用的。白洋又说道:“皇太后您真的比我想象中的年轻好多,说您是离静的姐姐都有人信呢!”

“你这丫头倒是嘴甜!”皇太后被白洋嘘糊的美滋滋儿的,看来天下的女人不论年老年少都是一样的。

白洋突然苦着脸说道:“皇太后您知道吗?我没想到离国的礼仪跟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样,您这敬酒原来是往人家脸上敬的呀!”

谁不知道那哪里是敬酒,明显就是跟人难堪。但是白洋却愣是说成了敬酒,让皇太后、皇帝跟六公主离雪脸上是红一块白一块的。

白洋又说道:“那各位使臣们可就要小心了,以后来离国都要做好被泼酒水的准备了。对了陛下,我没听明白你刚才的意思”白洋的话转向了皇帝:“我们家离静可是离国的第一美男子呢,而且跟皇太后长得有七分相像,您老人家怎么能说他污了使臣们的眼睛呢?”。

“这个小丫头,先对太后一顿恭维,夸她跟离静像。那离傲天刚才的话,不是连这太后也一起骂了!”绿衣男子说道:“她连皇帝都敢设计,还真是有趣”

白洋也不看皇帝跟各个皇子、妃子能杀死人的目光,从怀中取出一份圣旨:“我是第一次见到圣旨,所以就从静那里悄悄的借来观赏观赏。陛下,这圣旨是大皇子离心亲自送到静王府上的。而且这上面有陛下您的玉玺印记,所以我们家静才来参加这次的宴会。陛下您说没有让静参加的话,那这份圣旨不就是假的啦?那这玉玺印记是从何而来呢?如果这玉玺是假的,我们离静应该能看出来的呀!”白洋又指着离心:“是大皇子昨天来王府宣旨,相信有很多百姓也是看到的,莫非这圣旨是大皇子……”

“没错,我昨天亲眼见到大皇子的步辇停在了静王府上”

“恩恩,我昨天去王府倒夜香,也见到大皇子了,还听到了宣读的圣旨呢!”

“对啊!莫非是大皇子……”

“不会吧!”

殿外的百姓开始躁动起来,离心刚才脸上的笑容立刻石化,手中的酒杯都有些拿不稳了。但离心很快站定,恭恭敬敬的举起酒杯:“白姑娘我们又见面了,我想你有些误会……”

“哗”

没等离心说,白洋不知从哪儿拿起一个酒杯就泼在离心的脸上,泼完还笑嘻嘻的说:“参见大皇子,不过您怎么没向六公主一样泼我呢?难道是见到我太激动,怎么连礼节都忘记了”。

“你个小贱人,你怎么……”离心的王妃一拍桌案,冲着白洋吼道。

白洋哪里惯得她,杯子里剩下的酒也都泼在她脸上:“白洋见过心王妃!皇太后,您说我学六公主殿下的礼节学的怎么样?”

“这……”皇太后见到这个架势,一下子也有点回不过神儿。

此时离心的脸色已经铁黑,但是又不好发作,只好硬生生的把火憋了下去。

白洋心想:让你害离静,我让你憋出内伤!

“这……这是朕忘记给静儿下过旨了”离傲天干咳了一声,眯着眼睛看了看离心便改口,看来他是存心为离心遮掩。都是他的儿子,为何如此的厚此薄彼。白洋心中对这个离傲天的厌恶又增加了一分。

“哦,那既然是陛下您忘记了,那我们离静可以继续给皇太后拜寿了吧!”

枫海一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