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魔构筑师

第66章 发誓

一团团殷红血气,化作血色之球,坍塌、凝聚、凹陷,显露出一道道恐怖身影。

其脚下,那些凌乱瓜果,竟在瞬息间,枯萎干瘪,似乎被吸去了生机。

“喋血小鬼?”李仪眉毛微挑,露出警惕和冰冷之意。

喋血小鬼,炼狱生灵,属小鬼之列,并非出众的一种。

论毒性,逊色于疫病小鬼;论战力,逊色于毒焰小鬼;论速度和隐匿,逊色于影踪小鬼;但此鬼,却最善群狩,身具“血气共振”的特性,是数目愈多,战力愈强!

而尤武乘,竟一口气召唤出整整九头,断续躁鸣的血气共振,宛若沉重鼓点,令其目中,时而升起暴怒血芒,战力陡增一层!

九道深红鬼影,足有成年人大小,三五散开,呈合围之势,恍若群狼,涎水直流。

“还没完呢!”

尤武乘一脸狞笑,手掌接连挥舞,一道血芒,一道灰气,一道黑光,连续三道法术,犹如雨落,一道紧接着一道。

三道法术,分别为“鲜血领域”、“死亡戾气”、“黑暗之祭”,皆是增益法术。

仅在几息之间,九头喋血小鬼,先是遍体血气暴涨,紧接着瞳孔幽黑,最后,身形粗壮一圈!其獠牙尖锐,利爪锋利,佝偻身形,竟有几分暴虐食尸鬼的狰狞!

李仪有些头痛,他的群伤法术,仅有响指。

而异域生灵,大多精神坚固,又有增益法术加持,强大抗性,已非响指所能建功。

“我先收点利息,要你一条胳膊!”尤武乘嘴角浮起凶残,手掌做出进攻动作,九头喋血小鬼齐声吼叫,就要飞奔而出。

“有本事,就来取!”

李仪出奇的冷静,语调毫不慌乱,他动作巨大,连续十来个繁琐艰涩的魔法手势,似要越级召唤一般。

猛一跺脚,他的脚下随之焦土弥漫,狂暴咆哮声中,一头业火流泻的巨大地狱火,似自九幽攀爬而来,散发惊天之威!

喋血小鬼冲势一顿,眼神畏惧,惊疑不定。

“班门弄斧罢了,一点微末幻象,还想骗我?”尤武乘微怔,旋即明白什么,面露讥诮,“在我面前耍弄地狱火?真是天真!”

他手指一弹,强行操控一头喋血小鬼,犹如发狂猎犬,三两步一扑而上,利爪破空,撕裂幻象。

其身躯未落,却在半空中,被一抹璀璨惊虹,飞掠而过,斩掉脑袋!

地狱火的幻影中,一具英姿飒飒的钢铁傀儡,竖剑而出,犹如一名寒光照铁衣的剑袍骑士。

“哦,忘了告诉你,我还是一名傀儡师。”

尤武乘的话,李仪全数奉还,这自然,与打脸无异。

此时,尤武乘哪里还不知,那头地狱火的幻象,不过是为了掩盖傀儡,感觉受了愚弄,脸上一阵青一阵紫。

“装什么装,吃瘪了吧?”张鸣世领着一众贵族少年,放肆嘲笑起来。

“你这小把戏,能用几次?”尤武乘大手猛挥,号令三军一般,一头头喋血小鬼,如狼似虎,猛冲而来。

撕拉!

撕拉!

连续两道青芒闪耀,两头喋血小鬼,又被断头!

“哦,我还忘了说,我有一枚空明手镯……”

这一句话,令尤武乘,差点咬碎了后槽牙。

“空气仆役?”

他这才明了,借幻象掩护而出的,不止是那具钢铁傀儡,还有两名空气仆役。

空气仆役此物,非元素生命中最强,却是最灵活,法术位最多的。这两头空气仆役,先以“疾风之步”隐匿,又以一记恰到好处的“狂风之刃”,斩开两名喋血小鬼脆弱的脖子。

若正面对战,喋血小鬼不敢说稳胜,也绝不会落于下风。

剩余六头!

李仪连退数步,几个标准如尺量的魔法手势,身前,青绿烈焰沸腾,与一道哀嚎之魂凝聚,化作烈焰怨灵!

虽非最为强悍巨怖的星光怨灵,但扭曲怨灵一番成长,实力,早已今非昔比。

烈焰怨灵,身高已近两米五,其遍体烈火,呈惨青之色,并无热浪袭身,而是刺骨森寒。其遍体之炎,似阴火鬼火,烧灼灵魂,蚕食生机。

一经凝化,它猛地转身,咆哮如巨魔,竟有反戈之相。

“又皮痒了?还再被关进瓶子?”李仪早有准备,额头印痕亮起,“回头瞧瞧,那几头炼狱生灵,对你而言,可是大补之药!想挣脱我,也得先吃饱……”

烈焰怨灵回身,阴鸷目光环视,扭曲面孔上,竟流露喜悦。

它昂首向天,死灵哀嚎术,如同惨绿之环,伴随烈焰沸腾,花瓣般扩散而开!

与此同时,李仪右足抬起,似龙象撼地,与战技“战争践踏”,如出一辙。

这招式,取自猛犸撼山,无斗气,但有共鸣。

两道配合之下,几头喋血小鬼,身躯一震,动作僵化,慢了几拍。

李仪趁机退却,两头空气仆役护卫于前,逆戟者则祭起风波动,如虎兕出柙,横剑而出。

烈焰怨灵匍匐于地,野兽一般,扑落在一头喋血小鬼身上,惨绿之火,竟一点即燃,将其化作一团妖冶篝火!

巨剑轮舞,借着皮糙肉厚,硬顶着三头喋血小鬼,逆戟者又是斩下一颗脑袋。

几息工夫,九头喋血小鬼,折损大半,就是瞎子,也瞧出尤武乘的颓势。

“看样子,尤武乘是要输啊……”

“败给一名半步法师,还真给你们尤家长脸啊!”

“小子,加油,弄死尤武乘!”

看热闹不嫌事大,冷嘲热讽之声,喋喋不休。

“都给我闭嘴!我尤武乘,哪会输给一名半步法师?”

被一番抢白,尤武乘脸上怒意更甚。

手掌抬起,五根手指上,那五颜六色的戒指,尽数发出幽冥之光,鬼气森森。

一道紫黑之气,宛若凹塌的漩涡,在虚空不断回旋,吞噬光线,幽深莫测。

“狱箭术!”

有识货者,大声惊呼。

此时压力渐减,李仪得出闲暇,闻言眉毛一竖。

此为,货真价实的炼狱法术,而且,是2级法术!

必定是那几枚戒指,给予他越级施法的能力。

炼狱法术,大多有“法术腐蚀”的特性,与“法术穿透”,有近似之处,其侵蚀魔力,更加强大!

“去死!”

疯狂笑声中,紫黑之气,化作幽黑冷箭,黑芒破空,快逾闪电,有悄无声息,诡异之极!

“喝!”

龙龟之气,在指尖旋移,李仪甚至来不及动用魔法手势,更别说负碑了!

连续三指,两道墨土之墙,一道气罩术,接连施展,玄武之纹,游弋其上,散发固若金汤的坚固。

却仅一瞬,墨土之墙上,出现一道巨大孔眼,而气罩术,噼啪一声,迸裂而开。

2级法术,未免太强!

噗嗤!

尚未来得及吃惊,心头剧震,李仪捂胸,连退数步。

我死了?

他低头,又摸了摸胸口,脸色一缓,冷汗直流。

那幅“蛇发追猎者贰型”的草稿,还真有几分玄秘,竟挡住这法术一击!

此皮,至少也是5级以上魔兽的鳞皮。

心有余悸之后,一股愤怒,直冲脑门,如同发狂!

这可是第一次感觉,死亡距离,如此之近!

“怎么可能?你连法徒都不是,如何抵挡我的‘狱箭术’?”越级施法,尤武乘也不好过,浑身虚弱,加上震惊,脸色惨白。

啪啪啪!

“问你娘去!”一步踏前,李仪毫不客气,连续三个耳光,将他打成猪头。

杀意沸腾,他几次呼吸,才压下将眼前小子杀死的冲动。

再恼火,对方,也是尤氏之人。

右手手指抬起,一枚幽黑冰寂的水弹,凝聚指尖之上。

“现在,跟着我说——‘我尤武乘对‘法圣’孔子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出现在光影之地’。”李仪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刻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