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武林

第13章 半路杀出个美少年

这样的功夫,李慕青十余招内便能将之拿下,不过既已探得了对方的底,知道对方胜不得自己,便放下心来,“啪啪”两声脆响,动手之余还抽空甩了这少年两个耳光,下手既快又重,少年脸颊登时红肿。

锦衣少年急忙退了开去,李慕青探得了对方的底,知道对方不是自己对手,逃怕是也逃不掉,又两招得手便也没有追击。

锦衣少年瞪着李慕青眼中满是恼怒,看样子随时准备再动手,可李慕青不怕,得意的摇了摇头道:“怎么样?现在认输了吧?快把偷我的东西还给我。”

锦衣少年嘴角渗出了点血,伸出舌头舔掉,吸了吸嘴角,头一偏“呸”的一声,将一颗和血的牙齿吐了出来,头往一边歪的时候眼睛还是瞪着李慕青。

李慕青看了一眼地上的牙齿,还有不远处地上插着的三枚被自己甩落的银针,此时太阳初升,在阳光的照耀下银光闪闪,很干净的银针,显然上面并没有浸毒。李慕青顿时感觉有些抱歉,如果针上没毒,给刺几下也没什么大不了,倒是自己把对方的脸打的有点重。

“你还没赢呢。”有少年忽又扑了上来,双手作爪,快如闪电。李慕青已知自己武功高对方很多,也不在意,而且看他的行为,也不是什么奸恶之徒,不过是个误入歧途的少年而已,只想将这少年制服,把东西快点抢回来便了。出手如电,去点他肋下要穴。

突然间,少年空空的手掌凭空出现了两片薄的几乎透明的利刀,不过看着又不像刀,形状倒有点像鸟的羽毛。这一下险恶之极,如果李慕青还去点少年的穴道的话,这两片不知是什么物事一定会在他身上穿两个洞,李慕青不及思索,只得凌空向一侧一转,险险避开,宽大的衣袖却被截去了一大片。他身上这道袍本来就有点破旧,这么一来,看上去倒像是个乞丐。

“救命啊,有人打劫啊,”锦衣少年一击不中,落地便逃,边逃边嚷,竟是故计重施。李慕青一愣之下,少年转眼便跃出七八丈远,逃到十几二十丈开外。李慕青只好再追,心想这小贼真是诡计多端,再追上一定要再给他两个大耳括子,让他好好长长记忆。

之前已经跑了几个时辰,虽然动手时这锦衣少年休息了片刻,这片刻之间也没能恢复多少力气,跑的并不快。李慕青越跟越紧,纵身一越,伸手向前朝少年的肩头抓去。

这一抓眼看李慕青的手便要抓到锦衣少年的肩头,心道看你还能往哪里偷。忽然间,不知哪里来的一柄剑,斜里刺来,正刺在李慕青的手和少年的肩头之间,剑锋朝上,如果李慕青这一抓还抓照常下去的话,这手掌便会自己送到人家的剑锋上。

李慕青连忙收掌后跃,横在少年肩头的剑也收同时收回。

李慕青站定,看向出剑之人,竟然是一个眉清目透的美少年,看样子也不大,或许只比这个偷他画的锦衣少年大上一两岁,只是模样要好看上许多。

李慕青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俊美的少年,心道,这一招真是妙啊,李慕青这一抓非常之快,若人有从旁出剑相救却也容易,可这样的恰到好处的一剑却非常困难,剑锋竖在肩头手掌之间,不差毫厘,只挡了自己,只要自己这一抓不抓下去,便不会受伤。既救了人,又警告了自己。

只这一招,李慕青便已看出,眼前这美少年比之司马洛水,黄河老鬼之流要高出很多,说不定能和凡生、凡灭比肩。这江湖之中果然是藏龙卧虎,短短一个月,竟然遇到了这么多高手。

不知道这俊美少年是谁?李慕青心想,这江湖之中相貌俊美又闻名天下的美少年就只有一人,便是当今武林盟主,有天下第一高手之称的锦绣山庄庄主慕容城的独子,慕容玉,难道竟会是他?不过听说此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仅武功很是稀松平常,而且品行一般。说是品行一般其实都是客气,慕容城是武林盟主,慕容玉在江湖上行走,别人就算不给他面子,他父亲的面子总是要给上几分的,所以其人真正的品行只可能更不好。

可此刻看来,其品行先不说,就武功而言,只一剑就显示出此人不凡的剑术造诣,难道江湖传言有误?

少年看到李慕青呆呆的看着自己,脸上竟然微微一红,抬起剑指着李慕青怒道:“大胆贼子,竟然对我如此无礼,找死吗?”

“咦?”李慕青怎么也没想到这美少年竟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虽然这少年模样俊美,但看几眼怎么就成无礼了呢?不过嘛,这美少年的声音真是清脆悦耳,传言,慕容玉不仅人长的极俊美,声音也似女子一般好听,背后人送外号,慕容小姐,这下李慕青更是确定无疑了,奇道:“我还没问你呢,你竟然先问罪起我来了?”

美少年怒道:“光天化日之下,你行盗匪的勾当,当街抢劫,竟然好意思问我?”

李慕青一怔,心道我怎么成贼了,一定是这美少年听了这小贼的话误会了,便解释道:“是他偷了我东西,我来追讨,那些话不过是他贼喊捉贼而已。”

“你既然说他偷了你的东西,那好,你说他偷了你什么?”美少年似乎并不相信李慕青的话,向李慕青长剑一指道。

李慕青道:“是一幅画,江山秋色图。”

江山秋色图乃北宋名画,出自赵白驹之手,价值连城。

美少年转向转向锦衣少年,锦衣少年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幅书画卷轴,缓缓展开一部分,美少年扫了一眼,马上被锦衣少年的画所吸引,走上前去仔细的看了几眼,轻轻抚摸了几下,叹道:“竟然是江山秋色图真迹。”

美少年看向锦衣少年,想向锦衣少年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尚未说话,锦衣少年将画收起,面不改色,徐徐地道:“没想到你这个粗野盗贼竟也识得此画,”接着又摇了摇头,“也对,要是你不识得这幅画,又怎知他是一幅价值连城的名画?又怎会起强抢之心?”

刘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