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太冷

第27章

正是千容、一真、白然、何醉、铃儿一行五人。

他们一出现,气势便压住全场,谁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出现在皇宫,更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身份。

水建昇一见到千容,立刻奔到千容身前:“主子。”

“叶强,你怎么样?”铃儿关心一问。

“没事,就是杀人杀的手软。”叶强顶着一张水建昇的脸,调皮一笑。

“留住这些大臣的命。”不知道为什么,千容一到这里就感觉很压抑,笑不出来。今天在酒楼,铃儿千方百计的不想让她进宫,怕的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

“是!”叶强答应一声,又离开了千容的身边。

因为小楼的人忽然出现,即便是硬碰硬,局势也很快被控制住。皇后水茗香看着一个个从士兵手下活着的人,眼里的怒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杀了这么长时间,一个重要的人物都没杀掉!

看着门口熟悉的身影,轩辕祁已经不知道,自己在今天这场惊变中,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了。

千容一步一步走上正北位置的吊桥,一步一步走到王阶下,扫了一圈聚集在此地的人,包括风息华云四国太子,包括轩辕祁,包括端木家的人。见到受伤的端木景,千容回头给了白然一个眼神。

白然会意上前,千容经过这个第一层的王阶,一步一步,走到王位之前。轩辕祁看着千容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忽然觉得那本来就该是她的位置。

“水茗香。”千容在皇后和玉无缘的身前停下,冷冷的吐出这三个字。

皇后抬眼睨了一下千容,冷笑着说:“你们最好现在杀了我。否则,没有人能活着出这个大殿!”

“无缘,放开皇后娘娘。下去吧。”千容并不在意水茗香恶毒的话,而是看着玉无缘。

玉无缘还从来没有见过千容这么冷的眼神,竟然真的松开了手。随后走下台阶,向轩辕祁走去。

事已至此,任谁都知道问题出在皇后身上,而千容却叫无缘放开她,虽然不知其意,他还是照做了。他相信她。

“皇后,你隐忍了这么多年,功亏一篑的感觉是不是很不好?”千容伸出一根手指,挑起水茗香的下巴,依旧冷冷的开口。

“不。”水茗香试着动了动,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至少,水名成和轩辕麟这两个杀千刀的死了。”

“够吗?”千容反问一句:“你不是要天下人陪葬吗?不是打算把四国太子也杀死了吗?现在做不到不会觉得遗憾吗?”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想要做什么?”水茗香一激动,忽然吐出一口血来,像一朵绽放的蔷薇。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想知道我对你做了什么吗?”

千容挑着水茗香的手指没有放下,逼着她直视自己的带着面具的脸。

“做、了什么?”水茗香眼神忽然一晃,不敢看千容的眼睛。

千容不说话,抓起水茗香的右手,送到她面前:“这上面的血,有毒。”

“毒?你以为我怕毒?”水茗香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千容。

“毒,你当然不怕,但是母子连心蛊就不知道了。”千容一挥手,轩辕离被一个人扯着上了台阶。完全不是刚刚风流倜傥的模样了,现在看来,好像血液被抽干了一样,整个人像一具干尸。

“子离!”水茗香大惊!随后又看着千容大叫:“你卑鄙!”

“别激动,皇后娘娘,您刚刚不过才吐了一口血罢了。”千容威胁起人来,丝毫不逊色水茗香的毒辣。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水茗香终于绷不住了,有点歇斯底里。

“坐着别动,看戏就要看到结束。”千容说着,把水茗香还扶到后位上坐着,恭敬的很。

王位上的轩辕麟早就被御医给弄走了,此刻只剩下一个水茗香。

“清场。”千容下到了第一层台阶旁,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臣位上已经都是尸体了,回字形的水池里面,同样漂浮着尸体。千容下达这个命令之后,铃儿第一个冲了出去,剑气一扫,几个人便扑通扑通的掉到河里面去了。

然后,铃儿从怀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往水里滴几滴黄色的水。那些尸体忽然间就好像被火烤熟了一样,发出“嗤嗤”的声音,一会儿之后,便化成了尸水,和水池中的水融合到一块。

小楼的人见铃儿这么做,全都有样学样,不一会儿,场上的死人就全部消失了。那些还没有死的士兵,见到这么残忍的毁尸方式,当时就吓得腿软,有些不小心跌倒水池里,惨痛的呼声不绝于耳。

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清场方式,在场的,除了云国太子云风清的脸上很平静之外,所有人都有想呕吐的冲动。王位上的水茗香,在心里不停的诅咒这个人面兽心的千容。

半个时辰之后,整个辰德殿终于又恢复了平静。那些虎口逃生的大臣们,摸着胸口又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泰安二十五年八月初四,情帝驾崩,传位于九子,当日,于辰德殿登基。是为尊帝,改年号为新元。

然,后世的史官们翻遍资料,也找不全当日尊帝登位的真正原因。

泰安二十五年。八月初四。

由于情帝轩辕麟已下诏,是以,轩辕祁今日今时即可登基。大臣们经过这番劫难,暂时也不敢对九皇子登基有什么意见,更何况眼前这些不明身份的人是支持九皇子的。

四国太子又重新回到了贵宾席上,轩辕祁一步一步走向王位上那个至尊的位置之前站定。太监小德子手里捧着一袭龙袍,用力一展,便披到了轩辕祁的肩上。

端木家的人首先跪地高呼:“恭祝新皇登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后,大名的那些大臣们也都跪地高呼。千容带着小楼的人坐在一旁,并没有下跪。同样没有下跪行礼的,还有四国太子。

群臣中,端木祈跪在地上,嘴里高呼万岁,心里忽然想起了千容,从今以后,他就是一个自由的人了,他对她许的诺言,可以去实现了。

妖月如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