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难断家务事

第70章 药水配方

“点点,刚才那个就是你三叔吧?”

“哪一个?”

“车停咱们楼门口的那个。”

“哦,我没注意。”

“我看着象,怎么他什么时候还上门服务了。”

“出租车司机不能上门服务吗?”

“能吗?”

“咱们以前不是老叫三叔把车开到家门口接咱们嘛。”

“咱们不一样啊,咱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还要钱?”

“……”

李建国和点点说话的声音,上楼的声音渐渐传了上来。

杜小微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右手顺势点了下鼠标“关机。”趿了拖鞋,踢踢踏踏跑进厨房。

毛毛二号此刻已然定好了程序,以最节能的方式,按部就班做饭中。

“咔咔——”李建国的钥匙在轻轻转动。

杜小微双手一抖,将围裙套上,胡乱在身后打个结。眼瞅着毛毛二号自眼前滑过,伸手一捞,一按,小机器人被牢牢抓在手里。杜小微的目光自橱柜,冰箱上一一掠过,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地方。

“妈——我回来了,先去尿个尿啊。”

“嗯,那你别忘了洗手。”赶紧背了双手,脑袋伸出厨房门外,应了一声。

“今天吃什么?”李建国很奇怪,怎么自己已经进门了,也没听见杜小微问一声。就几步进了餐厅,向厨房探了探头。

“饭。”

“哦。”李建国莫名其妙碰了一鼻子灰,悻悻地回了客厅,往沙发上一躺,研究他的小说去了。

“妈——我来了。”

杜小微顾不了那么多了,顺手拉开个柜子,将毛毛二号丢了进去,迅速关门。

“妈,我们下午吃什么?”

“呃——你想吃什么?”

“土豆烧牛肉。”

“哦,今天只有土豆,没有牛肉。”

“噢——我想吃。”

“时间太长了,我已经饿了,哪天买了牛肉再给你做。”

“明天行不行?”

“不知道,明天要上班,也没时间去买肉。先出去和爸爸玩啊,我得准备炒菜了。”

“不,我不喜欢和他玩。”

“那,不如你学着削土豆皮吧。”

将刀子从架子上摘了下来,放在灶台上,杜小微洗了个土豆递了过去:“这削皮刀很安全的,你看挨着土豆这么轻轻一拉,削掉这么多,要不要试试?”

“哗啦——”柜子里什么东西?杜小微忽然想起,自己好像没有关掉毛毛二号的电源。

“儿子,赶紧帮妈削土豆啊,妈这会儿可是真的饿了。”

“刚才什么响?”

“大概是碗吧,可能没放稳,你先削土豆皮,我看看。”

“那你小心。”

“嗯。

蹲下身,挡住点点的视线,杜小微拉开了柜门。果然,毛毛二号脚底的轮子还在转动,赶紧在它腰间一按,安静了。”

徐徐呼了一口气,起身,回头,某小朋友正笑眯眯地看过来:“好了?”

“嗯。”

这是有史以来杜小微做得最辛苦的一顿午饭。某小朋友在削土豆皮成功以后,对切菜炒菜突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坚持要亲自操刀。杜小微只好战战兢兢站在一边场外指导。切菜倒也罢了,小朋友单手挥刀,将土豆剁成形状各异,大小悬殊的块。杜小微只好改变计划,酸辣土豆丝是做不成了,想起以前哪里见过一道红烧薯仔,于是凭着一点模糊地印象,将土豆先蒸后炒,偏偏小朋友兴趣不减,又想体验一把炒菜的滋味,杜小微只好快炒几下后,将锅铲交到他手里,还好菜一直呆在锅里。等某小朋友终于玩够了,出去了,杜小微对着一片狼籍的厨房,一声叹息:养个儿子真是太费事了!厨房他也能给你整成娱乐场所!要是有个闺女就好喽。唉,不对,闺女的话迟早又是别人家的媳妇,又一个孩子的妈,又受气又受累的,还是算了,到时候看见自己还不得心疼死!算了,儿子就儿子吧,费事就费事吧。

简简单单一顿饭,李建国和杜小微相对无言闷闷地吃着。点点小朋友谁也不看,一个劲地吃土豆:“哎呀,今天的土豆,真是太好吃了,好吃吧,爸;我的手艺好吧,妈?”

“土豆这样做的确好吃。”李建国吃了几口,终于说了句赞美的话。

杜小微突然想起另一件事情:“点点,你给我那防身的药水究竟是怎么弄的。”

点点的长睫毛忽闪了几下:“今天土豆挺好吃,吃完了我告诉你。”

“这么神秘!”

“不想影响你胃口。”

“?”

“啊——嚏!”李建华坐在车上,已经第N次喷嚏了。也真是的,那个醉鬼不知道是从哪里喝了酒出来的,浑身的怪味。李建华拿张纸擦擦口鼻,把车窗降得更低些,这味道,得什么时候才能散掉!这个醉鬼,问了半天,也不说自己家在哪里,死猪一样躺着,他真的要把他扔到广场去吗?好像不太人道啊。唉!李建华慢慢将车开到了派出所:“兄弟,要记得我的好啊,哥这趟等于是空跑了。”

警察:“?”

李建华:“不要问我,他半路上了我的车,睡得太死,我又叫不醒,我还得做生意,不要的话,我把他扔广场,你再派车去拉?”

……

杜小微屈膝坐在沙发上,点点小朋友抖着腿,滑着活力板从南滑到北,从北滑到南,笑意盈盈得意洋洋:“妈,看我,厉害吧,帅吧?”

“拜托你,滑两下子就行了,下面还有人呢,有点公德心好不好?”

“再滑两圈,两圈就行了。”

“……”

“你就看看嘛,我帅不帅?”

“……”

“好了好了,我不玩了,我过来了,让你亲一下,好了吧?”

“啊呸,自恋狂!说说看,药水是怎么配的?”

“什么药水?”

杜小微眼一瞪。

“噢——那个药水啊,简单。”

“?”

“酱油,辣椒面,芥末油,还有一点——尿。哎呀,妈妈,你不要生气,我找不到别的瓶子才把你的保湿喷雾当了药瓶,我不知道你没用完。我以为你用完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独孤三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