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妃

“正”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他的身后是一轮满月,晚风微凉,他墨发飞扬,犹如谪仙般立在马车顶上。月牙白的袍子在风中猎猎作响。手中的玉笛,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寒光。那红穗子,和他的墨发一般,被风肆意的吹乱。

“沧赫王?”司徒珏满是不解的轻喃了一声。

却见沧赫王嘴角略微一挑,手中的玉笛一个旋转,最后放置自己的胸前,“六王爷,咱们可是又见面了。”

“唔……”忽的,月影一声闷哼,嘴中又溢出几口鲜血,却透着不正常的黑色。

司徒珏心下一急,仰头对着沧赫王道,“沧赫王,恕我此刻没法与你闲聊。”继而,又将视线移至司徒默的身上,三步并作两步的朝马车而去,一个轻跃,便上了马车,正待俯身钻进去之时,却发现背上一空。

“沧赫王,你……”

看着满目愤怒的司徒珏,沧赫王轻而又轻的一笑,低头看向怀中的月影。指尖轻轻拂过她早已苍白的脸颊,嘴角却不自主的上挑。

方才的银针对一般人而言是毒,然而,它却又有着以毒攻毒的功效。他一早就知道吕香在西楚宫殿里的香炉中做了手脚,所以他才会将银针射向她。结果,到底还是被那个男人接了,真是自找罪受,吃力不讨好!

“沧赫王,既听闻你十分嫌弃自己的王妃,不若,你就做个顺水人情,将你的王妃与了孤吧。”边说着,袖中的银针早已闪现在他的指尖,他不着痕迹的将数枚银针刺入她的几处大穴。尔后,运功为她逼毒。

底下一片哗然,这沧赫王还真是什么都说的出来。想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居然想要这么一个祸害?

即便是吕香,此刻也极为不解。这沧赫王,总是让人看不通透。他极爱干净,白袍子上容不得一点污渍。然而,就是那般外表文弱之人,却是沧赫的一国之王。

沧赫本是一个番邦小国,却一年年的壮大起来。现如今,与渊国,玖国并立成三国。由于沧赫与渊国相连,近年来,沧赫常常侵犯渊国的边境。每次打胜利之后,却总是又退回自己的国家。而后这沧赫王再进京,与司徒晟谈论割让城池之事。

吕香所派出的暗杀之人,总是一批批的过去,却没有人能够再回来。甚至没人知道他们是否真的死了?死在哪了?怎么死的?

所有的一切都毫无结果,老百姓们只知道,今年,又要割让城池给沧赫国了。或许某一年,连这长安城,也会给沧赫吧?到那时,他们也就不是渊国的百姓,而是沧赫的百姓了。

只可惜,谁都意识到了这点,而那司徒晟却永远意识不到这点。日日寻欢作乐,过着酒池肉林的生活,极为荒淫无度。只有在太后的严词下,才会安分片刻。

低下议论声不觉,只是谁都不敢大声说话,窸窸窣窣的言谈声不绝于耳。让人的心,莫名的开始烦躁。

司徒珏飞身而上,紧接着沧赫王轻轻的几步后退,拥着月影立在马车之尾。

“沧赫王,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不过,即便是我再嫌恶,她也是我的王妃,这一生都不可能再改变,至死……都不能!”他眼神蓦地一凛,藏在袖中的双拳骤然紧握,青筋暴立。

沧赫王淡淡了扫了一眼司徒珏,指尖略带挑逗的滑过月影早已干裂的嘴唇,“不见得吧,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一定的。一生都不可能改变?呵……六王爷,您还真是爱说笑。若是她此刻就死了,你的王妃,也不过只是个牌位,而不是她了!”

他的话,让司徒珏有片刻的恍惚。死掉?她……若是真的此刻就去了。那会怎样?这些日子来,他从未想过她会死去,他想过这宫中会有很多困难,或许,她会受伤。或许,他能保她安然。

然而,此刻她却在他眼皮底下不但中了毒,还受了重伤,甚至于,现如今还在别的男人怀中!

“怎么,六王爷为何不说话了,是觉得孤说的对么?”他笑的云淡风轻,那一双丹凤眼魅惑人心。

底下的司徒晟看的一愣一愣的,忽的,他眼珠子一转,猛的一拊掌大笑道,“若是沧赫王喜欢离王妃,朕就做主把她予了你了。”

说着,满脸笑意。近日为了这割让城池之事,母后没少来苛责他。甚至还不准他去酒池肉林,不准他去找其他妃子,若是要做那等事,就只能找皇后。可是把他憋坏了。如今,既然沧赫王要这个祸星,便予了他就是,这样一来,那沧赫必定会祸事不断。而沧赫若是祸事不断,那他们也就没闲工夫侵犯渊国了。想着,他不由在心里大笑。

蓦地,一道冰冷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皇上,自古以来两国联姻都是由未出阁的公主郡主,如何能让一个王妃做和亲之事?难道,您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放肆!”吕香一声怒喝,满头的金钗当当作响。只见她,由着贴身的公公扶着往前走了一步,对着他道,“老六,那等大不敬的话,是你可以说的么?别以为你有免死金牌哀家就真奈何不得你们了!”

阴寒的语气在这朦胧的月色下,更显森冷。

看着吕香已然扭曲的脸庞,他嗤嗤一笑,俯身直直的逼视着她,压着声音道,“太后不是一直再想尽办法处死我们么?免死金牌?呵……老六实在不知道,那东西在太后眼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语毕,他直起身子,面对沧赫王而立。

身后,吕香冷冷一笑。“沧赫王若是真要离王妃,哀家和皇上,都做主让她跟了你了。”

沧赫王闻言,柔柔一笑。看向司徒珏的眼神,满是讥讽。“六王爷,这太后和皇上可都发话了,要将你的王妃给了孤,不知,你还有何话说?”

边说着,他的指尖轻点着她的前额,最终在她的眉心处停留。

“呵……本王实在不觉得,沧赫王会要一个破鞋,一个祸害,一个人见人憎的妖孽做女人!”

“呵呵……”一声轻笑,月影缓缓的睁开眼睛,迷离的视线淡淡的瞄了一眼司徒珏,随即冷冷的一挑嘴角……

纳兰初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