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一醉

第6章 失算

所有人都惊呆了,连一向纪律严明的黑衣卫都发出小小声响。王太昆头上的汗仿佛一下子凝固了,只觉得今天不是一般的冷。要知道齐王虽不像青王一样不近女色,但本质也不像外表那么风流,很讨厌女子触碰自己,对过分主动的女子更是厌恶,这位女子这么做可真是犯了大忌。

“公子,看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心肠必定是大大的好啊。”景筠倒在他的怀里,顺便蹭了几下,帅哥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本公子心肠是不错,不过要看你值不值得我救。”赵奕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景筠,在考虑是推开,还是直接杀了。

“你认为我不值得吗?”景筠抬起头,调好标准45度完美角度,一双漂亮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赵奕,“难道我长得不好看吗?”

“咳,咳——”大家的心脏快受不了了,从未见过脸皮如此之厚,如此自恋的女子。

“王爷,这个女子就交给下官去处理吧。”王太昆走上前几步,躬身说道。

“不必。”赵奕的回答更是令人惊讶,“你们都下去吧,让我与她单独相处一下。”

王太昆抬起头忧虑地看了景筠一眼,领命退下。

“王爷,前院来报说是叛贼等人刚刚趁乱逃走了。”黑衣卫的高元吉疾步走进密道向赵奕报告,一看见将头埋在赵奕怀里的景筠,眼睛也瞪的好大,不过很快就缓过神来,听从齐王的命令。

听见贺兰肖等人已经离开,景筠不觉松口气,却又暗骂自己真是贱,被他抛了,还担心他。

“你怎么知道真的是他,而不是有人假扮成他的样子?”赵奕一语道破贺兰肖的计划,“他很有可能从后门逃走了。”

“那属下立刻派人去追?”高元吉试探地问。

“不必。”赵奕挥挥手示意他出去,如果自己刚刚没有被密道这招吸引,很有可能就逮住他了,如果能识破密道这招,必定会假装被吸引,暗中派众人把守后门守株待兔。而现在本王既然输了一招,那就不妨放你一马,反正你逃不掉的。

随着高元吉的离开,很快密道里就没有任何人,因为侍卫临走前点上了密道里的灯盏,此刻密道里已经很明亮能够看清互相的面容。

“我告诉你,你可别对我做什么哦。”大家一离开,景筠就离开赵奕的怀抱,退后几步警惕地看着他。

赵奕看着她,没有走上前,仍旧淡淡地开口说道:“说吧,你有什么价值值得我留你一命。”

“你想用我引出你要抓的人是不可能的。”景筠收回楚楚可怜的样子,也淡淡地说。

“我不会蠢到那个地步。”赵奕貌似用鄙视地眼神看了景筠一眼,“一个弃子,他怎么会为你回来。”

听见“弃子”二字的时候,赵奕明显察觉到景筠目光黯淡了几分,但很快又扬起神来问他:“你是否在找什么?”所谓匹夫无罪,怀璧有罪,贺兰肖早就发现异常,却还是冒险来到这家客栈,一定是寻找什么,当然这也是景筠的猜测,她现在只能试试看。

“你知道玄玉令的下落。”赵奕不相信地看着景筠,要知道贺兰肖与自己此行的目的都是为了玄玉令,要说玄玉令在这个弃子手上,他不可能会相信。“我可不是一般人。”景筠突然微微笑起来,那一笑宛如盛开的芙蓉,顿时密道里也亮了几分。

“那你是何人?”赵奕心中也有疑惑,在他整个算计过程中,并没有这么个女子的存在,而她的身份也是个谜,她就像,赵奕微微颔首,就像从天而降。

“实不相瞒,本姑娘也是偶得那枚玄玉令。”景筠一本正经地说道,“所以——”她又故意停顿一下:“才遭他们追杀。”然后她没有说话,以赵奕的能力应该自己猜想下去,才能更可靠。

赵奕的确开始想下去,怪不得贺兰肖等人是在她后面到达此地,也怪不得没有两人合作的消息,那么贺兰肖去她的房间很有可能是去寻找玄玉令的下落,然后由于自己的人出现导致两人都进入密道,同时也解释了景筠为什么不知道正确的通道,反而被困在这里。

不过他更觉得玄玉令可能在那间有密道的屋子,贺兰肖去取,无意中与此女纠缠,再用她做了弃子。只是凭自己对贺兰肖的理解,他并不是这样牺牲他人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想到贺兰肖“弃子”这一招,错失良机,看来自己要重新审视贺兰肖这个对手了。

“你可以不相信,但你有选择吗?”景筠也没指望赵奕能完全相信她的鬼话,但只要动摇就行。

选择?是没了吧,如果玄玉令在贺兰肖手上,那么贺兰肖已经逃走,自己不会有机会夺回来,如果在这个女人手上,她还在自己手里,至少还有希望。赵奕嘴角突然浮现一丝微笑,这个女人还是有点趣的,不管怎样她令自己有些动摇,自己应该给她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那本王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如何知道这是个陷阱的?”她的屋子没有杂乱,可是说是十分整齐,可见从王二收拾过屋子她就没有再碰屋里任何一样东西,如果没有疑心是不会这么小心。

“姑娘我可不是傻子,前一天还为交税发愁的掌柜第二天就像捡了金子那么开心,也太不正常了。”景筠鄙视地看了赵奕一眼,前一晚那掌柜的将那本账本算了几遍,那么紧张的神情,肯定是没钱交税,“我看过那些屋子的门上,还有楼梯虽有打扫,但不干净,可见伙计不多,极有可能很久以前就开始陆续裁退伙计,在前两天店里已经没有一个伙计,第二天哪来一群武艺高超的伙计,踏上那么破的楼梯还那么稳,至少我是做不到。”

“你可能交代他们如常不要表现过多惊讶,但我认为我那副样子,不惊讶的人定力太好了。我无亲无故,你们要找的并不是我,所以对我可算疏忽,不过你却不愿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景筠一口气说完这话,再次看着赵奕,不得不承认他长得还是很好看的。

“姑娘还有有点智慧的。”赵奕没有告诉景筠,如果是黑衣卫与自己的手下安排这件事,那些明显的马脚是不会露出来的,话说这姑娘还是有点小聪明的,他说完这句不再理睬景筠,而是轻轻叫出三个字:“吴大人——”他的声音不大,却在密道中层层散开,在密道外也显得十分清晰,可见内力之深厚。

话音刚落,一个球一般的身影连滚带爬地进来,跪倒赵奕脚下,“王爷请吩咐。”

“吴大人,此人就交给你了,由你派人押送到云来城。”赵奕又加重语气说道,“吴大人,这可是青王要的人,你可一定要小心。”

青王!一听见这两个字,吴越山的整个神经就绷紧起来,一股没由来的恐惧溢满胸腔,立马头及地,恭敬地回答:“下官一定完成!”

赵奕没有再看景筠一眼,转身便要离去。这下景筠傻眼了,不是应该询问自己玄玉令的下落吗?然后自己讨价还价一番,再想逃跑的计划,怎么连问都不问,就直接押送上京了?而且看这吴大人的表现,那青王绝非善类,到他手上自己还有命吗?想到着她连忙叫住赵奕:“那个谁谁谁?你不想知道玄玉令的下落了?”

“本王对玄玉令从无兴趣。”赵奕停下脚步,背对着景筠说道,“只要找到它的下落即可,具体的事情你就与青王好好谈谈吧。”他说话的过程中都没看景筠一眼,然后继续向洞外走去,姿态优雅万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左悠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