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百变王妃

第22章 初见未来夫君

雪忆红楼的装修在舅舅的监督下,确实做的又快又好,这些日子,慕容雪日夜守在这里,衣不解带的看着,白天还要招聘余忆儿要的二十个少男少女,他整个人确实是憔悴了不少啊。

“舅舅,你辛苦了,你看忆儿给你带什么了?”余忆儿接过红儿手中的篮子,打开,是一只炖鸡,还是热的,香喷喷的。

“哇,忆儿,今儿个改善伙食了?怎么给舅舅吃这么好啊?”因为生活一直拮据着过的,为了买下这块地,他们很久没有吃过肉了,这让慕容雪有些意外。

“哎呀,舅舅,你最近这么辛苦,忆儿要是再不心疼一下舅舅,那舅舅就真的成了老头子了,赶紧吃吧。”余忆儿的眼光闪了一下便隐藏了下来,这件事她让红儿也保密。

“嗯,真香,对了,忆儿啊,听说皇上下旨要把余家的小姐余馨儿嫁给四王爷,是不是因为要办喜事了,所以余府的老爷夫人开恩了,才给你送的这些好吃的啊。”慕容雪边吃着边问着。

“哦,是啊,舅舅,你也知道了,我可是沾光了呢。”余忆儿笑了笑。

“哼,这也是余府的报应啊,那个四王爷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京城谁不知道他冷酷,残暴!为了争夺皇位,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只是那个皇帝老儿不知罢了。”慕容雪说着还很解气。

“师父,你别说了!”一旁的红儿有些听不下去了,此时她的心情早就痛的在滴血了。

“我说你这丫头怎么了?这是件开心的事儿,你干嘛不让我说啊,这就是那个余馨儿的报应!”慕容雪还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是啊,舅舅,你快吃吧,这确实是余馨儿的报应,但是,若不是这件事,我们怕也吃不上这么好的菜吧。”余忆儿没心没肝的笑着,还往慕容雪嘴里夹了一块鸡肉。

“呵呵,还是忆儿最乖了。”慕容雪吃的津津有味,余忆儿掩饰的天衣无缝,只有红儿的心象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的难受。

这几日,余忆儿所有的心思都不曾放在成亲上,反而是成天到雪忆红楼培训着招来的二十个少男少女。从最简单的端碗倒茶,到面带微笑,说话做事,手脚指向,每一个细节,余忆儿都亲自指导,在服务行业做了那么久的她,可真不是白待的,点点滴滴都十分的清楚。再到厨师的指点,配料的指点,选料的标准,所有的一切,余忆儿都带着慕容雪一一的介绍着,因为她知道,以后的日子,这里的一切,怕只有交给这位舅舅了。时间过的确实很快,转眼就到八月十二了,这一天是余忆儿预计开业的日子,当这个消息散布在京城的每个角落 的时候,所有人这些天的期待和想解开这谜的冲动,都让人振奋,所有的人都在想,这么大一块地方,到底是拿来做什么的?

开业的当天,余忆儿早早的就女扮男装来到了雪忆红楼,一身小生的打扮,脸上总挂着笑,这一天,她盼了好久。

门前两位高挑而靓丽的美女站在门外迎着宾客,大中午的,上门用餐的宾客还真是不少,每个人都带着一种好奇。

雪忆红楼的有三层楼高,楼前大门处有两座石狮,宠伟大气,大门宽敞明亮,不象别的店就一个小小的门,走进大厅,里面摆放了整齐的桌椅,一张张方桌旁边都有四条长板凳,方桌的正中间有个小圆孔,小圆孔下面放着暖炉。

进门用餐的人都觉得好奇,余忆儿也不厌其烦的一一解说着,还教大家如何使用,所有的菜品上来时都是新鲜而干净的,让人食欲大增。

这时,大门口来了一位蓝布华服的公子,公子的手中摇着折扇。

“公子用餐吗?楼上有雅间,也许更适合公子。”余忆儿一看此人就不是普通人,于是便主动推荐楼上的雅间。

“好!”公子收起折扇便随着余忆儿上了二楼,余忆儿将其领到了兰花阁。

兰花阁,以兰花为主,墙上有一幅兰花的图样,十分的清新,而现在屋内也散发着淡淡的兰花香味。

“不错,小二,你们这个店设计的真的不错!有什么特色菜,都上了。”公子十分的豪气。

“公子,我们这里主营的就是火锅,公子是想吃清淡一点还是麻辣一点呢?”余忆儿见来了一位有钱的主,心里自然是十分的开心。

“麻辣一点吧。”男子再次摇开折扇,十分享受的坐了下来。

“公子稍等,这里有菜单,公子可以点自己喜欢吃的菜。”余忆儿递上菜单,为公子倒上茶水。

“王爷,公子、这里才开业,还不知道如何呢,还是换一家吧。”阿奴在一旁有些担心的看着四王爷。

“王爷??”余忆儿听到这一唤,她的心中顿时有些慌张了,难道?因为阿奴叫错了嘴,哪怕改的快,可也被余忆儿听到了。

“怕什么?这位老板能开这么大一家店,你还害怕是黑店?赶紧差人去叫景兄前来一起用餐吧。”来人正是南宫俊逸。

“是啊,这位小哥,我们家老板能开这么大家店,哪里会是黑店呢,你就放心用吧,公子你稍等,菜马上就到。”余忆儿陪着笑,拿着菜单便离开了。

下楼的时间,余忆儿的神情有些晃匆了,难道他口中所说的景兄就是永利国的景林枫王子?那他?那他不是:南宫俊逸!天啊,余忆儿想到这里时已经不敢再多想了。

“小姐,你怎么了?今天 生意可好了,你走神了?”红儿看着下楼的余忆儿,上前小声的问着。

“嗯,红儿,楼上兰花阁的菜单,叫厨房的师父准备吧。”余忆儿将菜单递给了红儿,而自己确在柜台里蹲着。

“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帐房先生问着。

“徐叔,我没事儿。”余忆儿没有多说什么,搬了块板凳也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位身着淡绿色衣服的公子跟随着阿奴进了雪忆红楼,余忆儿认出来了,他是那天在留香阁说话的那位公子,他就是永利国的王子,那楼上的那位就一定是南宫俊逸了,就是自己将要嫁的男人!

余忆儿的手紧紧的握着拳头,她现在的心情无人能理解。

冷秋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