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之ZERO

第30章 历练的起点

早晨,白子涵迅速起床洗漱吃早饭,和亚尔弗列得一起跟周文昊他们告别后,这才带着武装到牙齿的装备走到林逾白的小屋前。

“老师,早上好。”白子涵对着开门的林逾白笑道。

林逾白点点头,从上到下看了一眼他们,无语道:“你们不重吗?我们只是探索遗迹的外围,不需要太多的工具的,我昨天让你们准备准备,可你们这也……准备的也太充分了点吧。”

白子涵挠了挠头,一旁的亚尔弗列得有点尴尬,均没有说话。

昨天太得意忘形了,竟然忘记告诉周文昊他们只是探索遗迹的外围,结果让他们这么担心,买了这么多东西,真是失误啊。

“算了。”林逾白说道,“那我们出发吧,你们两个同乘一只可以吗?”

见两人点头,林逾白这才拿出了两个神奇宝贝球,说道:“出来吧,喷火龙,比雕!”

红光伤过,出来的是两只具有飞行系的神奇宝贝,一只喷火龙,看的出来它很强,尾巴的火焰十分旺盛,翼展和身型也远超同类。一只比雕,翅膀很大很有力,羽毛油光发亮,和喷火龙一样,看起来收到了很完美的照料。

“这就是老师的神奇宝贝吗?”白子涵喃喃道。

林逾白点点头,说道:“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们看,现在先上来,你们坐喷火龙。”

随着他的话,喷火龙顺从的俯下身子,让白子涵和亚尔弗列得能方便的爬上来。

见他们坐上了喷火龙林逾白跨上比雕,说道:“你们抓紧了,出发!”

喷火龙和比雕大吼一声,振动双翅,形成了一个不小的旋风,随后拔地而起,向远方飞去。

此时正好是关东分院快要上课的时间,路上有不少学生正在前往教师,看见这两只神奇宝贝,不由得惊讶出声。

“是谁这么嚣张?学院里可是禁飞的。”

“哇,这两只神奇宝贝都好强的样子。”

“上面好像有人……看它们飞的方向,那是校外?”

周文昊和神裂冰华也在这些人当中,他们知道这是白子涵和亚尔弗列得出发了,对视一眼后,在心中默默为他们祈祷。

而校长在其办公室看到这一幕,苦笑一声:“值得吗?毕竟,你一出去,就有暴露的危险……他们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不管怎么样,喷火龙和比雕像着大傻谷飞去,速度很快。

白子涵和亚尔弗列得坐在喷火龙身上,感受不到一丝风和寒冷,相反,还很温暖。

如果仔细看的话,喷火龙的背上有一层淡淡的,火红色的光罩,保护着两人。

那是喷火龙灵形成的光罩,这也间接暴露了林逾白灵的大属性。

普通人有灵的属性亲和度,随着对灵的修炼,对单一或者几个属性的灵会吸收的更多,在身体中灵所占的比例会越多,从而具备一些属性灵的特质。

火红色,温暧中有着一丝压制极深的炙热,这是,火属性!

而且,林逾白的灵极其纯粹,赫然是与亚尔弗列得一样的,半纯体!

“老师好像说过关于战斗,他没什么可教的。”白子涵苦笑着对亚尔弗列得说道。

亚尔弗列得出生也是非凡,看出了林逾白灵的虚实,此时也只能苦笑已对。

因为,火属性,是除了白银之外,与龙并称的,两大破坏力最强的属性!

要不是龙比它全面,说不定白银之下第一属性的称号就归它了。

而拥有破坏力惊人的火属性,说林逾白不会战斗,这完全是个笑话。

突然,喷火龙一振翅,收拢双翼,改为滑翔,向下俯冲而去。

白子涵和亚尔弗列得一看,发现远处是一个山谷,正是大傻谷。

他们,不知不觉中,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喷火龙等快到地面的时候,又迅速拍打翅膀,抵消了降落时的能后,这才安稳落地。比雕不甘示弱,也一样平稳的降落下地。

“好了,我们到了。”林逾白从比雕背上下来,取出神奇宝贝球对着两只神奇宝贝道,“幸苦了,回来吧。”

“这么快?!”白子涵问道。

虽然大傻谷在关东地界,但离神奇宝贝学院还是有点距离的,这速度不正常啊。

“嗯,我让它们用灵加快了速度。”林逾白淡淡道。

白子涵一阵嫉妒,好吧,你灵多就是任性……

“那为何不直接降落在大傻谷呢?遗迹不是在那里吗?”白子涵再次问道。

他们降落的地方离大傻谷有些距离,大概需要走上三天。

“你忘了我们此行除了探索遗迹外的另一个目的了?”林逾白反问道。

白子涵稍一回想,便想到了自己因要探索遗迹太过兴奋而忘掉的野外历练这个目的。

“好吧,但走三天啊……”白子涵耷拉着脑袋道。

林逾白冷酷道:“这才有历练的意义,这对你们只有好处,以后你们旅行都是要走上好久的。你看亚尔弗列得,他就没有抱怨!”

见林逾白有些严肃,白子涵吐了吐舌头没在说话,只是心中默默吐槽道:“亚尔弗列得这个雪人天天就一张冰川脸,话还少,怎么可能抱怨。”

“那我们出发。”林逾白见白子涵不说话了,说道,“这次你们的任务,就是把沿途遇见的所有神奇宝贝都打倒,遇见强大的允许你们联手。”

那那些野生的神奇宝贝怎么办。

白子涵抬头,刚想问问题,林逾白就看了他一眼,似乎知道他的担心,说道:“不用担心野生的神奇宝贝,我有带吉利蛋。”

白子涵点点头,继续听林逾白讲。

“你们分配一下时间,反正三天,足够把你们都操练一遍了。”林逾白说道,“我不会出手,你们错的地方我会指点出来,就这样,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白子涵像小学生一样举起了右手。

“说。”

“老师你不是说关于战斗你没什么可教的吗?”

“战斗这种事,我确实没什么可教的,这要靠自己在战斗中领悟。但我说的那种教,指的是书上的,纸上的,而现在,是真实的战斗。”林逾白笑了,“关于让你们领悟前少犯些错这方面,我很有经验,你们尽管放心!”

白子涵看着他的笑,突然感觉自己这三天不会太好过了……

三字三十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