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养儿记

田园养儿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来人

提着两桶水,对于王芳枝天生神力及方知的异能者来讲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于赵三牛来讲,却惊得下巴差点落了地。

当然,他心惊不是方知的大力,而是方知能帮着家里干活不说,还收拾的很利落,尤其是那脏乎乎的鸡窝头,竟然也梳起来了,虽然不是妇人发髻,但看着像是正常人了。

方知见他惊愕地望着自己,也没有在意,对他笑了笑就走进厨房,将木桶里的水倒入缸中。

赵三牛见方知竟然还朝他笑,惊讶地将手中用布包着的三个玉米面饽饽都掉到地上。

赵三牛是王大娘的三儿子,今年十八岁,中等个黑皮肤,长相平凡却很是憨厚,今年春天刚刚成家,娶的是低坝子那边的桃林村家的女孩,叫冯秀红。

“三牛叔你来了,二牛叔好点了吗?”小包子热情的上前打着招呼,关切地询问二牛叔的病情,顺手将地上的布包捡了起来。

“已经退烧了,再吃两副药就没事儿了,”听到小包子的话,赵三牛的魂魄才归位,磕磕巴巴地问:“你..娘能提水了?”边说边将小包子递给他的布包又塞到小包子的手里。

“哎呀,三牛叔,怎么又给我们拿饽饽了,总吃你家的粮食怎么行?”小包子像是大人一般,边将玉米面饽饽往赵三牛手里推边道。

赵三牛一看就不是善言之人,所以强硬地将饽饽塞到小包子的手里道:“你娘的病是不是好点儿了?”他试探地问。

“嗯,我娘病好了,三牛叔,你回家跟王奶奶说一声,也让她高兴高兴,”说到这,小包子将声音压低道:“三牛叔,我娘病好的事儿,千万不能让我奶奶她们知道,我想让我娘多养几天,要是她们知道了来气我娘,我娘再犯病可就麻烦了。”

赵三牛点点头,表示明白小包子的心思,见到方知从厨房中走出,就上前将水桶抢在手里道:“嫂子,还认识我吗?我是三牛啊,嘿嘿,那个嫂子,我去提水,知道嫂子力气大,但嫂子病刚好还需多养养。”

方知知道两家的关系,就没有客气道:“谢谢三牛兄弟,那我就先做饭,一会在这一起吃吧”。

“嘿嘿,不用了嫂子,我已经在家吃过了,我挑完水就去地里,地里还有不少的活儿呢,”赵三牛说完,乐颠颠地提着两个空桶拿着扁担急急地走了,能看出,他见到方知病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方知走进厨房,找到放粮食的小缸,只见里面只剩下一缸底的玉米面,叹息一声开始做玉米糊糊。

没一会厨房里就飘出玉米粥的香味,只是小包子见到老娘做的玉米粥很稠,就忍不住指导老娘:“三牛叔都拿来玉米饽饽了,早上的粥就不用熬的这么稠,这样就能省下来粮食晚上吃,过日子要学会精打细算,日子才能过好。”

方知很是无语,只能翻白眼接着翻白眼。

小包子见老娘好像没有听进去,就又叮嘱道:“娘啊,你这样大手大脚的,儿子可不放心将家里交给你,还是儿子接着掌家吧,省的吃上顿没下顿的。”

方知咽了口吐沫,将粥盛出来道:“儿啊,过日子可不是从嘴里省出来才能富裕的,而是要想办法挣钱知道么,等咱们吃完饭,娘就去挣钱。”

“钱哪是那么容易挣的,娘,你刚清醒,还不了解这世道,可不能说大话,否则会被人笑话轻狂的,”小包子跟个小老头似的絮叨着,还世道,一听就是跟老人学的。

“哥哥,娘说去打猎,我也去,”小花扫完院子,站在厨房门口道。

没等小包子反对,方知为了跟女儿关系亲近些就忙道:“好啊,一会娘带你们去林子边上转悠转悠,看能不能弄点野物回来吃,”看季节,现在是六月初,正是野生动物活跃期,大型动物打不到,但是兔子野鸡啥的总能打到几只吧。

见到娘同意,小花对方知的防备减弱,方知趁机打着给他们洗脸洗手机会与小花多接近。

哎呀,两张小脸洗干净后,让方知大吃一惊,虽然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但是五官长的很漂亮很精致。

儿子是剑眉凤目,直挺的鼻子、立体深邃的脸型,尤其是那棱角分明的薄唇,让人感觉很有个性。

女儿与儿子的眼睛很像,只是眉毛清淡,显出女孩的妩媚,皮肤细腻,鼻子小巧嘴角上翘,要不是绷着小脸,一脸的寒霜,小花像个可爱的洋娃娃。

只是当给两个孩子洗手时,方知又难过起来,因为两个孩子小手上都是老茧不说,还有冬天冻伤的疤痕,尤其是那厚厚的黑垢,泡了半天才洗下来一层。

等吃完饭,方知要给两个孩子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家里的卫生也要收拾收拾,虽然经历末世那残酷的生活,但是方知还是很爱干净的,有条件一定要让自己舒适。

赵三牛将水缸弄满水就急急忙忙地走了,方知就带着两个孩子吃饭,早饭就是面糊糊和饽饽,菜么,是小包子姥姥送来的腌萝卜条,咸的能打死卖盐的那种。

刚吃完饭,方知正准备给两个孩子洗澡,就见不远处来了两个女人,小包子见到后,紧张地道:“娘,快将脸弄脏装疯,不能被她们发现你的病好了,小花,快去炕上躺着,外面有什么动静都别出来,只要看住咱们家的存钱就行,”说完,就在地上抹了一把土,先将小花的脸抹脏,然后将他自己的脸也弄脏,回头见方知还没有动,就急的想往她身上爬,替她将脸弄脏。

方知将小包子抱起,让他的脏手在自己脸上乱抹,小声问:“这两个人是谁?”因为距离远,看不清脸,所以方知才有此一问。

“那个穿蓝色衣服的是二姑,她嫁给咱们村子里的胡家,是外姓人家,所以常来咱家抢东西,那个穿粉色衣服的是小姑,可能是来查看昨晚事情的,小姑话不多,可是心眼可多了,阴坏阴坏的,娘,你一定要小心,”说到这里,小包子不自觉地打个寒战。

是不是小包子没少吃这小姑的暗亏啊,所以才有这样的反应。

方知不愿意弄那些耍心眼的事情,在末世养成习惯用拳头说话,于是就问小包子:“儿子,娘力气大,一拳将她们打出去行吗?”

一阅

作家的话
亲们,今天晚了,出去吃饭了,呷哺呷哺,酸辣锅味道还不错,只是比原来贵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