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球长

第63章 管不着

当然了,依靠着富豪的家室,四公子们还是收买了不少人的,这就是打社了。

打社是一个在明末时代,政府权力失控,人口大量增长之后,产生的副产品,大体就是大量无业游民的工作需求,和大量缙绅需要圈养打手的黑暗需求结合的产物而已。

这样的人,给一些小钱,许诺一些不着边际的愿望,基本上就足以忽悠着打生打死了,当然了,在四位公子看来,他们饱读诗书,将来肯定是可以大用的,当然了,没人知道,到底会写诗作画,怎么就可以好好治国了,为什么崇祯初年的时候,所有的朝廷大位,完全被“东林正人”占据的时刻,可依然是各种糗事不断。

总之,侯方域就是这样一种状态,他们臆想的,潞王马上要登基了,支持他登基的东林党当然是水涨船高,鸡犬升天,人人有官做,几个人都是四十岁到三十好几的年纪了,可以说越往后的日子,越难考,到了五六十岁,年纪大了记忆力衰退,那就是更加完蛋了。

大明朝可是个出神童的时代,由于前期,朱元璋的各种政策,使得许多贫民小户,也可以凑钱读书,有了人口基数,无数的天才被挖掘出来,比如让所有的读书人最最羡慕嫉妒恨的杨慎吧,二十一岁本就是帝都的会试第一名,但因为意外,考卷被点,只能之后再考,于是到了三年后,也就是杨慎二十四岁的时候,又是连中三元,考上状元,你说气人不气人。

应该说,起码状元这个玩意儿,还是没有水货的,也说明了这些公子哥的真实水平在哪,事实上就是如此,他们纸上谈兵的聊着,等潞王殿下即位后,自然是人人有官做。

“朝宗贤弟,等潞王殿下登基了,到时候户部的位置,你可要多担待一些,老家来信的消息,那些盲流又在闹抗租的事情,没有一个自己人出力,今年的夏粮租税,可就不好办了。”几个打扮绸缎长袍的男子,正坐在一座酒楼里,看着楼外河水风光,听着歌女小曲,聊着他们的话题。

“哪里哪里,我父虽然曾经做过户部尚书,但真想和这江南才子们一争,还是难啊,是说是吧,密之兄。”侯方域有些闷闷不乐答道。

方以智狠狠的点点头,绝对同意,哪怕是挤掉了原本北方帝都的那个朝廷,在南京建立南明朝廷,各种官位也是僧多肉少,他问另一个人道:“定生兄,你的消息灵通,潞王殿下究竟何时可以到南京来啊。”

定生兄,也就是陈贞慧,李香君的“干娘”李贞丽的相好,算是四公子中年纪最长的一个,首领般的人物,叹息一声,说道:“难,都太过投鼠忌器所谓福王的事情了,那些老大人们,难道都不懂得定策之事是需要当机立断的吗,都在暗地里私下交换,都想着一步登天的当首辅大臣,尚书侍郎什么的。”

侯方域阴沉说道:“要我说,我们就直接派人去将潞王殿下接到南京来,直接拥入皇宫,来个黄袍……”

冒襄忍不住打断说话了:“且住,这些话可不是我们能做的,还是那些大员决断吧,我等只是臣子,如此行事,将来史书上如何说呢。”

侯方域指了指北方方向,说道:“还能如何,大不了就是如何赵宋旧事,定都金陵,南北分制而已。”

“慎言,朝宗,”冒襄还是阻止了他一下,在几人中,也就是冒襄做人有些气节,忽然朝楼外一看,说道:“定生兄,你看,那不是贞丽娘子的小厮吗,如此匆忙,也许是有事吧。”

李贞丽的小厮,匆忙跑上楼来,气息还未喘匀,冒襄说道:“你是来找贞慧兄的吗,慢慢说,来人,倒茶。”

那小厮说道:“多谢冒襄公子了,陈公子,我来是有急事的,刚刚府尹衙门的差人,来了媚香楼,将香君姑娘抓走,人已经到了府尹衙门了,大姐求你赶紧想想办法。”

“什么!”这里面,最担心李香君的,可能就是侯方域了,他是新近躲避河南大战,辗转跑到南京来,结识了陈贞慧后,被带入了媚香楼,见到了清丽优雅,又精通诗书,通晓乐器,尤擅南曲,歌声甜润,一下就把侯方域给迷住了,最近要不是潞王福王争夺皇位的事情,侯方域少不得会每日和李香君泡在一起,好好努力追到的。

“到底是因为何事?”陈贞慧到底和李贞丽最熟悉,也比较沉稳,知道李贞丽的媚香楼一向刻意结交文人雅士,往来无白丁,可不是府尹衙门可以轻松欺凌的,如果没有什么大事,按道理说,可是不敢去打扰的,那可是背后有几家靠山的呢。

“没有,没有,一大早,并无什么人,就上门来了……”

侯方域等不得了,说道:“这李正茂的府尹,还知道能当几天,他可不是东林正人,哼,不能等了,那个老匹夫,万一凌辱了李姑娘怎么办。”

说完话,他就说道:“我们不是以防万一,之前就联络了打社的人吗,辟疆兄,不能等了,我去带他们去营救李小姐,你们快去延请长辈大佬,去看看,那府尹究竟是发什么疯,青天白日强抢民女?”

这,就是侯方域气势汹汹的跑来这里的原因了,很莽撞,当然了,这种公子哥,没吃过苦,没吃过亏,一辈子顺风顺水,自然是如此趾高气扬,他们的计划中,不是“东林正人”的人,基本上都会被扫地出门,自然也看不上李正茂了。

所以,在李正茂大声呵斥侯方域的时候,侯方域一百个不服气,眼神很是轻蔑,不过他知道,今天这里,从钱谦益到阮大铖都是自己惹不起的人,既然他们都在这里候着,那么自然是有大事了,自己小心应付就是了。

微微抬起头,说道:“多谢李府尹的关心了,学生是河南人士,功名自然也是,还不劳烦大人的关心了。”这就是地域差别的事情了,南京的官如何管河南的人?大明的尚方宝剑,杀不得大清的贪官污吏啊。

一脸坏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