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初嫁有点难

第5章 暴躁鱼

暴躁河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因为河里有一种充满战斗力的鱼,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不是生命体掉进河里,分分秒秒就会被它们一拥而上撕咬成渣渣,场面那叫一个壮观和惨烈。

村民自然是不知道这种鱼学名叫什么,但是这种鱼却是出了名的好吃,味道非常鲜美,肉质细嫩。

想要捕捉这种鱼无法撒网,无法垂钓,只能全部脱光光,连只小裤裤都不能留下,否则就不知道会冲过来多少鱼,将不属于生命体的东西撕咬粉碎。

当然,︿( ̄︶ ̄)︿如果不小心咬到了什么部位,那就不怨它们了。然后下水在鱼身后死命的追赶,运气好说不定能撞上一条。

所以,冒着某些不能言说的危险和随时会被看光光的尴尬,这种鱼已经飙升到了一个昂贵的程度,因此还敷衍出来一个捕鱼专业,花费一年时间来驯养鱼鹰。用它们来捉鱼。

不过听说,用不了几次这些鹰都会变成秃毛鹰,不晓得是不是真的~

今天,秦老爹就是带小包子来捕鱼的。

栗子小盆友小心的离河边远一些,再远一些,听说村里有个小姑娘就在这河边低头照影子,头发都被吃光光了,太可怕了…

秦老爹将那些绿油油的小草编在渔网上,将网绳层层包裹起来,“一会只要感觉草被触碰了就告诉我知道吗?”

小包子忙上下点头,眼睛水漉漉的盯着水面,小拳头紧握,圆圆嫩嫩的小脸上全是紧张和郑重。(为什么感觉到了一种油然而生的使命感?)

秦爹爹将网撒进水里,鱼群惊吓中飞快逃出去好远,许久后没感觉到危险存在,又游了起来。

“爹爹!”小包子用力拉秦程的衣服,“鱼进来了!”

秦程爹猛地拉回渔网,忙将网打开。

秦程:“……”

秦栗:“(???д???)!!!……”

网里一只螃蟹豁然只见两张巨大的脸,俨然一幅被吓到的样子。

“是鱼,知道了吗?鱼,鱼。”秦程爹反复强调,再虚惊几次他寿命都得减少。

小包子努力点头,鱼,鱼,鱼…记住了,鱼!

不过一会,小包子再次拉衣服,“这回是鱼!”小草的感觉不一样了。

秦老爹精神抖擞的再次将网提上来。

“……”

“………”

秦老爹恨铁不成钢,“这是水草,水草是鱼吗?是鱼吗?”

第三次,秦老爹再次将网撒进去,开始有点怀疑这方法行不行的通了。

小包子气馁的蹲在一旁,拿着小棍画圈圈,她的小草又不会说话…她怎么会知道是什么东西呢?

忽然,小包子眨了眨眼,有些迟疑的拉了拉爹爹的衣服,“好像,这次应该是鱼吧?”

秦爹爹也很是怀疑,但还是将网提了起来。

“啊!真的是鱼!”小包子跳起来。

“快!将鱼筐拿来!”秦程爹也惊喜了,这一次竟然就捕了两条。

小包子屁颠屁颠的将筐子放在爹爹脚下,随后就跑出去好远。秦爹爹喜笑颜开的将鱼抓进了鱼筐里,忙盖上盖子。

这鱼筐是用新鲜树藤编的,倒是不怕被吃了。

小包子记住了感觉捉起来就顺利多了,虽然这种方式慢了一些,但是一整天下来也捉了十多条。

“爹爹,我好饿。”回去的路上,小包子趴在秦程背上,有气无力。

“带的杂粮饼不是都叫你吃了?”

“我觉得,吃了肉我就不容易饿了,如果这个肉是鱼就更好了。”小包子一脸的认真和严肃。

秦老爹暗笑,装作听不懂得样子,“鱼也行,日后捉了给你吃好了。”

小包子顿时纠结了,眼巴巴的看着爹爹手里的鱼筐,“这个鱼不行吗?”

“这个是要卖掉做学费的,当然不能吃了。”秦爹爹也一本正经的回道。

秦栗皱皱着脸,忽然歪头在爹爹脸上亲了一下,“现在能吃吗?”

秦老爹顿时破功,还是忍着说道:“不行。”

“这样呢?”小包子在另一侧也亲了一下,很响亮的。

秦老爹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其中一条鱼就这样被小包子攻略了。

自从她三岁时找到了打开爹爹的正确方式后,小包子这招屡试不爽,不止是爹爹,全村的大爷大娘叔叔婶婶都对这招没有免疫力,无数小盆友都败在了这招之下。

“爹爹。”小包子困惑的拉住秦程衣服,“我想去那里。”她指了指不远处的桦树林。

“为什么?”

小包子挣扎着从秦程背上下来往林中跑去,在一棵树后蹲下。

秦爹爹顿时想歪了,不会是在小解吧?

不过片刻,小包子的脑袋从树后伸出来,“爹爹,你过来!”

秦老爹英俊的帅脸囧了,他又不想小解。

“爹爹你看!”小包子献宝似的的捏着一只小拇指甲大的小果子跑出来,“你看,它结种子了。”

种子?秦老爹蹙眉,有些疑惑,现在并不是结种子的季节,“在哪里找到的?”

“这里。”小包子一脸兴奋,有种发现的神秘事件被认同的感觉。

秦老爹蹲在树下仔细看了看,发现周围的小草都比其他地方要茂盛,很多隐隐都要结种子了。

“这里的小草告诉我,这里有很多快乐的东西。”小包子很是不解小草散发出来的信息。

“水?”秦爹爹随口接到。

“不是,感觉是空气,就是,看不见…”

秦老爹愣住,空气?随后眼睛亮起来,不会是灵气吧?也许这里有什么东西所以才让草格外茂盛。

没有什么工具,秦老爹决定明天再来。

小包子对于可以早点回家自然是很高兴,她还等着吃鱼呢。

而秦老爹似乎忘记昨天夜里做了什么事情。

源城内,奉天苦哈哈的蹲在树上,“为什么?为什么?”

“没办法,不这样守着能感觉到人吗?”树的另一边奉潋更加郁闷,不能穿红衣对她来说就是酷刑,酷刑中的酷刑就是这样的日子少说还要持续半个月!

奉倾房间内,奉秀垂首而立。“这次是属下失职,没有提前探查好府邸的情况。”

“查出来了吗?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蜂寻草?”奉倾小小人坐在椅子里,白嫩的小脸满是严肃,怎么看都有种反差萌。

仅仅是一天时间,府里所有人都没有了气息感应的能力,若是来了侵入者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七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