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初嫁有点难

第41章 舍身取义

土豆深深觉得,老头一定是想解决掉他们并且不留全尸。悬崖边上?他们去是给那个妖兽加餐吧!

所以,在此之前,五人决定好好磨练技能。

除了天生就是攻击属性的,一般灵师在晋升到入径级时才算成为真正的天灵师,掌握一定的攻击技能。

土豆恰好就是这种。而她的天赋,从小草产生了变异。

“怎么样?”几人有些紧张的看着她。毕竟野草这样的天赋几乎没听说过,它会衍化出什么技能谁也不知道。

“我,好像感觉到什么。但是还差一点。”她皱着眉,眼睛紧紧闭着。

一声轻响,土豆身边的植物蓦然拔高一大截。

所有人目瞪口呆,“这是植物生长?”

不多时,在众植物当中,一棵树腾慢悠悠的伸到几人眼前,啵,顶端开出一朵小花。

土豆惊喜睁开眼,“我能单独给树腾生长了!”

至此,她终于摆脱了拖油瓶的称号。树腾绝对是级佳的控制系天赋。

络斯的天赋是剑龙,初窥级天赋技能是拥有剑龙能力,入径级技能就是剑龙附体。在附体期间他拥有跟剑龙一样的力量和防御力。

如今他们的队伍里控制系技能,防御系技能都存在了,圆子晋升入径级进化出来的天赋就是流火,可以同时控制三颗火球。

元素天赋的优势就是初级威力较大,劣势也很明显,就是无法产生变异。

而冥王,至今他们也没见过他施展技能,每次战斗都是利用强大的体术和速度。

对此,他似乎也是讳莫如深,只字不提天赋的话题。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一定是在隐瞒什么秘密。

这一次老头良心大发,可能是金羽雕这种妖兽真的不好寻找,所以老头直接告诉了他们方位。

他们之前一直活动在丰水山外围,现在为了寻找金羽雕已经接近了丰水山内围,危险也成倍递增了。

两日后,几人狼狈的出现在丰水山的断崖谷,这里就是金羽雕的巢穴。

金羽雕是所有鹰雕中体型最庞大的,比绝大多数中型妖兽都大,性属雷。可以说是三级妖兽中的食物链顶端。

它们擅长远距离拉锯战,近距离的防御也是极其强大,所以不只是冥王五人头疼,丰水山的妖兽都头疼。

以便更好的掌握金羽雕的弱点,五人暗中跟着它看见了一场金羽雕专场的狩猎。

整个过程中尽显霸气,完全靠着喷吐技能和两只翅膀将一头烈熊拖死,逃都逃不掉。

这也让几人有些胆寒,它当真是近乎完美。

如果是实力绝对碾压自然不惧,可是现在几人跟它旗鼓相当,能保住小命就已经可以知足了。

“它如果在天上我们当然没办法。但是如果它下来了呢?”冥王思忖烦。

“什么意思?”土豆困惑。

“没发现吗?它只有在猎物死的时候或者奄奄一息的时候才会俯冲下来抓走猎物。

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就是我们的转机。土豆,这时候就要靠你的树腾了,有没有把握在两三秒之内留下它?”

她思索了一会,“只要那里有成年树腾就没问题。”

“那么就是猎物的问题了。”冥王眼神落在了络斯身上。

“你你你看我做甚?”络斯跳起来死死抱住大树,“我不去,我绝对不去!”

救命!::>_<::

“你现在觉醒了剑龙附体,只要你在附身状态,它绝对杀不了你。”

呃!络斯最后一口气也离他远去,冥王说的不是受伤,是不死!

T^T太可怕了!

其他人也都有些惊恐的表情。“放心,不是阴雨天金羽雕的雷电并不强,只是会有些麻痹。”

络斯很想说他不想听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事实上冥王会告诉他都是格外善良了,若是心情不好时可能什么都不让他知道就把他送上去。

只是现在也没好到哪去,冥王说了,只是通知,知道了就可以了。

络斯彻底泪奔。

计划制定后,作为猎物的某小孩被无情的扔在了金羽雕的岩石巢穴附近,并且还接到嘱咐,一定要多蹦哒,一定要引起它的注意。

最好释放出一种我很弱,我很好吃的信号。

QAQ络斯奔溃。装死他会,可是能不能教教他弱小怎么装?

冥王信手抓了一只小兔妖扔在了他面前,“看见它了吗?跟它学。”

所有生物都有类似的记忆和联想能力,当某一样生物与它遇见过的弱小生物很相似时,潜意识就会觉得这件生物也很弱小。

这就是他的机会。

络斯生无可恋,难道要让他学兔子跳吗?他欲哭无泪的看着冥王:“我用不用跟它一样吃草?”

这个所谓的模仿不是指习性,而是神态。

比如,小心翼翼。比如,瞻前顾后,躲躲藏藏。

一切准备适宜之后,五人出发。他们定在的位置离巢穴不是很远,但也绝对不近,防止雌性听见觅食的雄鸟鸣叫前来增援。

他们不确定金羽雕会往哪边飞,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因为在它们的地盘范围内,五人免去了被其他妖兽发现的担心。

这样神经紧绷下,五人足足等了四天,不停蹦哒作死的某小孩才终于等到了雕大人的关注和兴趣。

很显然络斯演技不错,美中不足的紧张也被金羽雕确定是胆小的原因。“唳——”一声长鸣,金羽雕张**出一道蓝光闪烁的电弧,丝毫没有漏下的全被他接住了。

在中招的一瞬间络斯心中大声咆哮:冥王你这个大骗子!

什么没关系?什么雷电不强?络斯被电的浑身抽搐,毛发皆立,大脑一片空白。

雷电之力散去,只见余光闪烁,络斯不时抽动。他张口,一道黑烟飘出。

这次不用装死了。他是真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金羽雕在上空盘旋数圈,确定了下方的猎物真的不动了后,双翅向后方展开,双爪闪着锐利的寒光势不可挡的抓下。

爪子抓上络斯腰间衣服的瞬间,一条藤蔓倏然缠上金羽雕的爪子。

“就是现在!”

三人从藏身之地跳出来。

(非常抱歉。因为某些原因两章发在一起,么么哒~)

第六十一章我不计较

三个头大的火球呼啸着砸在金羽雕头上。

“唳!”金羽雕怒了,张口喷出一道蓝色电弧,倒霉催的苍鹞正好中招,焦黑的轰然倒地。头发根根竖起来。

远处的土豆不由咋舌,这威力,绝对是碾压的秒杀。她摸摸口袋,这个大概能用上了。

为了这次行动她在森林里种了一天的树腾,就为了得到这几个种子。

她用灵力将种子包裹起来。

“唳!”金羽雕再次长鸣一声,庞大的翅膀用力划过,躲过一轮闪电的圆子不幸的倒在了翅膀下。

几根藤蔓忽然悄无声息的钻出土,然而已经是中高级妖兽的它怎么会感觉不到这灵气的波动?金羽雕一只翅膀扫过地面,一只用力拍向冥王,作为最后一个仅存的硕果,冥王直接向后跃去远离。

那几根准备偷袭的树藤也悲催的断成了几截。

它们之所以现在能困住金羽雕,就是因为它还没来得及用全力挣脱,现在金羽雕没有了妨碍,只怕就要这样跑了。

“捆住它!”冥王忽然大喊,正在振翅的金羽雕突然身形顿住,每一个动作仿佛陷在沼泽里。

吃惊的土豆火力全开,灵气不要钱的往外砸,金羽雕身下的树藤猛的破土而出,用力捆在了它翅膀上。

“唳!”金羽雕重新动起来,双翅用力挣脱,树藤根根断裂。

土豆咬牙,一股脑将灵气全部扔了出来,无数树藤飞舞着前仆后继的缠上金羽雕的身体,一层断了另一层补上。

苍鹞吃力爬起来,立刻将一条腰带般的东西套在金羽雕脖子上,腰带自动调节锁紧,牢牢贴在它脖子上。

?﹏?原来不是腰带,是项圈啊…

“不准动!”苍鹞爆喝一声,一层光芒在项圈上亮起,挣脱最后一层树藤的金羽雕顿时哀鸣一声跌在地上,丝毫动不了了。

苍鹞仿佛脱力了一般坐在地上,伸出电的焦黑的手爪子拿出一张黑色的方形石片。

“收。”

庞大的金羽雕眨眼不见了踪影。

这次几人代价要惨重一些,圆子身上都是血,冥王看了以后确定,他肋骨断了。只怕断了不止一根。

络斯被电的完全爬不起来,身上皮肤大面积灼伤,苍鹞的防御还不如它,更加凄惨。

虽然这时候笑不厚道,但是土豆真的忍不住,第一次看见他如此狼狈。

“闭嘴!”眼看着她笑的就止不住了,苍鹞忍无可忍怒道,土豆的笑声戛然而止。

快的让人感觉诡异。

土豆张开嘴,想继续笑,然而什么笑意都没了。

冥王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苍鹞。

“镇子上有没有医疗所?”

“有,不过只是普通的大夫,愈疗师没有。”

“这样估计要修养半个月了。”圆子被几人搀扶起来,“小心不要碰到断骨,免得刺伤内脏。”

“我擦!这个无良老头负责送过来不负责送回去啊?”彻底迷了路的苍鹞暴跳如雷,这样没被那只小雕拍死就先失血死了。

“臭小子,你懂不懂什么叫尊老爱幼?”老头从天而降,“现在知道找我了?”他鼻孔哼了哼:“一句软化都不会说。”

苍鹞不客气的直接把圆子丢给了老头,这拉扯间脆弱的皮肤崩裂,又是几道伤口,看上去鲜血淋漓,狰狞的可怕。

老头幸灾乐祸,“这伤口如果不是愈疗师肯定要留下伤疤,日后放心娶不到,媳妇咯。”

苍鹞恼羞成怒,捡起石头丢过去。

老头手指一戳,飞来的石头变成粉碎。“我知道的太多了,你要杀人灭口!”

“嘶…”又扯开一条伤口,疼的他直咧嘴,他决定完全无视老头各种挑衅行为。

当六个人出现在丰水镇的医疗所时,医师都惊呆了,他好歹也见过各种奇葩的伤势了,像这样吓人的还是第一次见。

医师摸摸半秃的头发不禁问道,“你们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苍鹞神情扭曲,心不甘情不愿的咬出三个字:“雷劈的。”

老头噗哈哈大笑,眼泪横飞,他都笑了一路了。

医馆里其他伤号也哈哈笑起来,完全不考虑作为当事人的俩人是什么心情。

苍鹞扫视过所有大笑的人,“知道小爷这伤怎么来的吗?是练习晋升技能时不小心被自己误伤的!你们这么开心是不是也想尝试尝试?”

众伤号将笑意憋回去,开始偷偷暗笑。

苍鹞心中暗道:笑吧,尽情的笑吧!等小爷伤好的,让你们好好笑个够!

医师检查过后表示,这伤想完全好不太可能,肯定会留疤。

苍鹞阴阴的盯着医师的脸,慢条斯理的说:“没关系,你放心大胆的治,什么结果都没关系。”

说完他眼神不停游移在医师的皮肤上:“你知道吗?我有个优点,就是很讲道义,我最喜欢跟别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医师惊恐,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土豆默默远远站在一边,感觉现在的苍鹞分分钟就要黑化的节奏…

“要知道吧,你这种伤势比较特殊,你想完全治好就要看你们的诚意了。”医师咳了一声,郑重其事道。

“诚意?”苍鹞神色灿烂起来,“你想要什么诚意?”

“还用问吗?”医师一副你都蠢毙了的表情,“能出多少银币,就能给你治到什么程度,全看你自己了。”

他是笃定了苍鹞在乎容貌。

在场伤患见怪不怪,看来是都被因此勒索过。

谁也不想得罪这里的医师,必竟他们以后在这里还要靠这些人,他们索取的也不多,就当破财免灾了。

苍鹞神情越发灿烂,“那么只要出的起钱你是不是能将我完全治疗好?”

“那当然!只要你出的钱够多。”医师见有戏,听这口气就是不差钱的,决定再接再厉:“你身体伤势这么严重,还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影响。”

忽然医师不怀好意道:“你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你的小弟弟有没有被劈熟了?”

⊙ω⊙一瞬间所有人都方了。

突然一道蓝色从天而降砸在医师身上,苍鹞怒吼:“你小弟弟才熟了!”又一道雷降下来:“你全家小弟弟都熟了!”

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雷光闪现土石横飞,所有人都惊悚了。

尼玛,太凶残了!

片刻,雷光散去,地面出现巨大的深坑,医师已经焦糊一片。

苍鹞淡定的躺在病床上,“我什么都不计较,你怎么治我就怎么治,按照你来就好了。”

七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