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初嫁有点难

第29章 见面分一半

小包子想了想:“我叫秦栗,你叫什么?”

“我原本是跟着导师来的,可是我跟导师走丢了,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找到他呢。”

她叹息一声,神情又开心起来:“这个你要记着,长三条长叶子,上面会开一朵小蓝花,它就是止血的,以后你再受伤就找它。”

小包子有些犹豫,这个男孩子的伤似乎太严重了,即便敷了药若是不好好照顾仍旧会死。

她从腰间的小荷包里拿出一只小瓶子,倒出一颗褐色的小药丸,丝毫没问人家意见就讲药丸塞进了那个小少年嘴里。

“这个是洛宁给我的。疗伤最好了。”

那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她,“洛宁,是谁?”

小包子愣住,然后惊喜,“你终于说话啦?洛宁是学院的师兄,他总是凶我。但是每次有好吃的还是会给我。”

“你在什么学院?”

“飞花,这次导师带我们来上实践课的。你呢?你叫什么?也在上学院吗?”

秦栗以为他愿意跟她说话了,没想到他说了那两句以后就再也不开口了。无论她问什么。

小包子有点失望,“我要走了,去找我的导师,你也快回家吧。不然一个人太危险了。”

他的眼睛动了动,落在秦栗的眼睛上,定定的,看不出情绪。

小包子瞬间就紧张了,“那个,我不会把遇见你这件事告诉别人的,你放心好了。”

他还是看她。

“你是不是还有些痛?我这里还有两颗,都留给你了。”她慌张的将小药瓶塞进他手里。

然而,视线还是留在她身上。

“我走了!再见!”她被看的落荒而逃,男孩子冰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有什么愿望吗?”

或许,他可以看在她救了他一命的份上替她实现。

愿望?

小秦栗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眼睛弯成了月牙。“有呀!我希望以后再不会被欺负,要吃遍所有好吃的!”

他倏然笑了,“你的愿望还挺大。”

秦栗不解,她这个愿望难道不简单吗?

“你想不被人欺负,就要比所有人都强大,你的愿望看似简单,实则是希望自由。可你要知道,世间的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怎么可能随心所欲?”

“我…”秦栗还想再说什么,他已经慢慢起身,“你走吧。”

……小包子忽然觉得脚步迈不动了:“你要去哪?”

他冷冷的撇了她一眼:“怎么?你还要跟着?”

“我不是…”

“秦栗!”一声大喊从远处传来。

小包子兴奋,“洛宁?洛宁!我在这!”

几道身影匆匆而来:“总算找到你了!”

“你这蠢土豆,你是怎么跟着我的?你乱跑什么?害得我们找了这么久!”

“你们怎么找到我的?”小包子惊奇,她这里可以说是偏僻了。

“当然是我的功劳,否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呢,估计还会被人拐卖什么的。”

洛宁越说越恐怖,“你不要再吓她了。”诸凌于心不忍。

洛宁翻白眼:“你怎么跑到这来了?要不然我早就找到你了。”

“我是因为…”小包子转头,“人呢?”

“谁?”洛宁困惑。

“有血腥味。”老头小眼睛眨了眨,往树林中走去。

“我知道,他受了伤,流了很多血。”小包子一边絮叨一边跟着老头,“你们来之前他还在的。”

老头缓缓拨开一片灌木。

小包子惊呆了。

灌木中赫然一具男尸。

老头抬手摸了摸尸体。“死了还不到半个时辰。”又翻了翻尸体的衣服。“身上没有伤痕。”他的手触摸到尸体的脖子处。

他收回手。“脖子右侧是致命伤。一击致命。”

这岂不是说,这个男人是那个男孩子杀的?

那么那个孩子的伤就是这个人伤的?

“这个人是什么身份?”洛宁探头。

“杀手。”奉倾淡淡开口。

“你怎么知道?”洛宁吃惊,“莫非你有什么相面之术?”

“你傻?这不是卓然楼的牌子?”老头拽下那尸体腰间的黑色木牌。

……(???????????)?

“好了,都走吧!”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老头现在可是身心憔悴。

“嗯,对,走吧走吧。”洛宁去找小包子,这次可是要守住了不能再丢了。他刚才没注意,现在看见小包子瞬间喷了,这造型:“你鞋呢?”

小包子低头看了看脚,=_=“跑丢了。”

“总不能白吃亏了。”老头眼中精光闪烁。

丰水镇某个小房子中,削瘦的青年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嘴里吹着口哨心情很是美丽,这东西他踩点就踩了很久,能得手完全是天时地利人和,“该怎么脱手呢?”

“砰!”一声巨响,青年吓得从椅子上掉下来,“谁?”

“又见面了,缘分啊!”老头逆光站在门前。

青年抬手挡了挡光,“你怎么在这?”

“哎呀,这不是凑巧前来讨一杯水吗?没想到就到你这里了。”老头笑眯眯的走进来一屁股坐下,“对了,之前你说什么来着?见面分我一份对吧?”

青年滞住,“有吗?我说过吗?呵呵,我有点不记得了。”

老头笑容未变,只是眼神危险了很多,“是吗?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我还学过一些医术的。专治失忆。”

“不,不用了…”青年尴尬笑着,“我去给你取,等我啊。”说着就想溜。

老头一把将青年抓过来,“不用了,不就在你怀里吗?”

青年急忙去捂胸口,老头已经快了一步将东西拿到手了。

“你凭什么无缘无故拿了我东西?就算是我偷的,可是你出了什么力就要分我一半?”青年也气急了。

老头冷笑,“无缘无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的,想祸水东引,现在黑锅都替你背了东西也该分我一份了吧?”

青年脸色涨红,“我就是不分你又怎么样?”

“那就看谁打的过谁了。”老头掰掰手指,“不过我若是动手可就不是只拿一半了。”

青年最后只能无奈妥协。老头大闹了丰水镇的事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可没认为他能打得过这个老头。

“你不是想出手吗?另一半我出钱买了怎么样?”老头看清了那件东西后眼中算计的说道。

七赋

作家的话
小美眉们~第二更来啦!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