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王座

阴影王座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3章 寒从心起

黑夜之中,一个脸色蜡黄的中年人从巷子里走出来。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常见的布衣,脚上是一双破旧的草鞋,泛白的裤子上打着几个补丁,俨然是一副骆家庄穷苦人家的打扮。

这个时候还在外面游荡,显然是才做完工刚回来。

此时周围已经有许多人走出了房屋,手中提着灯笼和周围的邻居指着远处的火光议论纷纷。

中年人和他们擦身而过,顺着他们指的方向回过头去望了一眼,转过身继续向远处走去。

他走的方向是骆家庄比较荒凉的北边,那个地方人烟稀少,房屋和地面因为妖潮的侵袭现在还破破烂烂的,很符合他这样穷苦人家的身份。

黑暗渐渐浓郁起来,熹微的灯光终于在背后消失,平整的石板路上一片漆黑,回过头唯一能看见的,就只有漫天的繁星和远处染红了半边天的火光。

中年人没有停下脚步,他拐进一个小巷从兜中掏出一个小瓷瓶,仰头将瓶中的液体服了下去。

黑暗中渐渐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仿佛有谁在压抑着什么痛苦。

片刻后,一个脸型微胖,一身富豪装扮的富商走出了小巷。

他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抬头看着远处过了那么长时间丝毫没有变小的火势,皱了皱眉头,换了个方向走向了骆家庄东面。

这人便是刚从庄主府内翻墙逃出来的慕岩了。

一路上他利用早已准备好的复方汤剂已经换了三个身份,绕了骆家庄小半个庄子,现在终于能安心的回去了。

一路不缓不急的走着,在临近自家小楼的时候他踩入阴影中,一路隐身回到了小楼。

踏入前庭,他别的没做,先检查了一遍周围的阵法和魔法有没有被触动过,然后再用精神力仔细扫视了一遍周围,在确认安全后他才走进卧室躺在床上老老实实的睡下。

夜里一片安静,虽然脑海中思绪万千,但他还是给自己施加了安眠的魔法,强制自己进入了里德尔的记忆中。

今夜他什么都不准备干,不去地下实验室做实验,也不拿出记忆之书来完善即将完成的新魔法,躺在床上好好睡着就是他唯一该做的事情。

在离开庄主府之前,他已经捏碎了口袋中所有的珠子,在他和云楼的约定中,这代表着“事情有变,立即撤离”的意思。

此时留在庄主府中的就只有云楼了,虽说拉赫曼等人也服用了复方汤剂就在旁边的一个酒楼里待着准备随时应急,但慕岩觉得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

事实上他们那些待在“骆永宁”身边的富商才是最安全的。

……不,现在应该改叫“清木道长”了!

是的,就是清木道长!

在刚进入这个世界时,他就因为偷听清木道长与清河道长说话,被清木道长用神识扫过一遍,由于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他对这种感觉记忆犹新!

所以在庄主府内,当那道神识扫过他所在的那片阴影时,他立刻就回忆起了那道神识主人的身份!

——清木道长!

不会再是其他人了!

一个人可以作假,但他的灵魂做不了假,霍格沃兹的某本灵魂学著作上指出:每个人的灵魂都是独立而独特的,世界上不存在一模一样的人,同样也不存在一模一样的灵魂。

神识这种东西慕岩虽然弄不懂它的构成和形成原因,但他衍生自灵魂这是不会错的,所以它也必然有着自己独特的性质!

而慕岩,偏偏,也仅仅记住了清木道长的这种性质……

他很肯定那道覆盖了整个庄主府,直到他离开也没有撤离的神识就是清木道长的神识,当然,也存在清木道长看到庄主府的火光,过来帮忙的可能。

不过看云楼发出警报的时间和神识扫来的时间,几乎不存在这种可能,毕竟,如果他真看到清木道长来了,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发出警告,不会等他做出要动用神识的举动后才做出警告。

所以,十有八九,那张庄主骆永宁的皮下藏着的,就是清木道长了。

呵呵,清木道长!

今夜的发现让整个骆家庄的形式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大反转!

——保护了整个骆家庄安全的庄主府居然只是个提线人偶,而一力主张维护骆家庄安全,甚至组织了诛妖会这个组织做出讨伐妖怪这种壮举的清净观,居然才是隐藏在背后的幕后黑手!

当然,现在就用“幕后黑手”这个词还为时尚早,毕竟今晚的事情只是确认了骆永宁是清木道长假扮的而已,真正背后的故事他们其实还不知道。

如果说是因为骆永宁因故去世,清净观为了维持骆家庄,不得不让清木道长扮演庄主呢?如果说是因为原来的庄主阻碍了清净观讨伐妖怪的计划,于是他们便直接废掉了庄主,让自己人接手呢?

这些情况也不是没有存在的可能。

但慕岩知道,面前最大的可能仍是清净观就是幕后黑手,如他之前想到的那个可怕的猜想一般,他们操办了一切,控制了整个骆家庄,将整个骆家庄里里外外全都掌控在了手里!

甚至往更坏的方向猜测,他们与妖怪……

想到这里,饶是躺在床上意识早已迷迷糊糊的慕岩也不由的浑身一寒,眼睛猛然睁开,意识强行清醒了过来!

他突然意识到,如果真相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整个诛妖会,整个骆家庄,甚至整个狮驼山脉!数百年的时光,或许都笼罩在了一个令人胆寒的骗局中!!

“希望不会是这样的吧……”他扫了一眼乐园印记中已经标注出“已完成”的隐藏主线任务五,将手遮在眼睛上,低声喃喃道。

之后在床上滚了片刻,脑海中的思绪依旧停不下来,他不得已再次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沉睡咒,再次将自己强行送入了里德尔的记忆中。

...

几个时辰后,慕岩所在小楼的门前,一双布鞋突兀出现在了台阶上,一道穿着灰袍的身影四处看了看,从袖中取出一道黄符,双手飞快的捏出几个手印,口中低声念念有词,然后将那道道黄符往额头上一贴,凝神望向了小楼内。

仿佛没有什么能阻隔他的视线,扫视了一圈他的目光最后停留在了慕岩熟睡的身影上,凝视了片刻,几个呼吸后,再次消失在了黑夜中。

一木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