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火光走来

第29章 可怜

现在,照样也得不到丝毫的好处,况且还是对付韩火火这种段数比汪曼妮高了不知道多少的妖精,并且这个妖精发起疯来会吃人。

韩火火一把扯过他的伞,往地上扔去,狠狠地盯着他的眼睛说,“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我也知道你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趁着我还没有跟你打起来,你最好快点走,我打起架来就是个疯子,是个疯子你知不知道,我这种人,你不应该躲得远远的吗。”

彭湃眼睛盯着地上已经碎成尸骨的伞,面容冷峻,看得出他正使劲咬着自己的腮帮,好让自己的脸颊看上去不那么像是搁浅的金鱼在喘气。

半响他才说出一句话,“你疯了吧。”

“呵呵。”韩火火说着呵呵,但脸上仍旧面无表情。

她把脖子仰成一个几乎快要断掉的弧度,大滴大滴的雨水就像最擅长见缝插针的老鼠般,一窝蜂地包围她的脸颊,钻到她的鼻子里,钻到她的眼睛里,藏在她的眉间,流了进去,又流了出来。“你不过就是在怜悯我,来达到自己狭小的虚荣心,把自己的内心塑造成一个圣人,成天悲人悯天,成天活在一些虚无的膨胀感中,我去你妈的!我韩火火,不需要,永远都不会需要关心!”

韩火火说完转身离开,手里紧紧捏着的两百块钱已经皱成了一团。

她就这样往前走着,淋着雨往前走着,没有人再来打扰她。

天空突然传来一阵悠扬声音,她突然发现,雨似乎都停止了一般,变成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停留在她眼前,她忍不住伸手去碰触,但是马上,她就把手缩了回来,她害怕自己的莽撞会打碎这暂时的沉寂。

就这样沉寂着,挺好的。她想。

至少,没有人看不起她,没有人对她投以异样的目光,再此刻,这暂时的一刻,她是生活得好好的,连天空的雨水都为她为停留了,不是吗?

韩火火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打开家门就是劈头盖脸一句话朝她砸来,“去哪野了!”

因为变天的关系,才六点钟外面的天色就像染了墨一般浓重,路灯还没有安装到这里来,看不到一朵一朵橘黄色的光晕。韩火火贪恋般朝外面看了一眼,再次把脸转向屋内时已是面无表情。

“成天不着家,你怎么不死在外面!”“你跟你那个死样子妈一样,板着死人脸给谁看呢!”“长大了没一点用!”

韩火火对这些话置若罔闻,她就像听不到一般,径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砰地关上房门。

她疲惫地倒在床上,头发还是湿的,衣服也还是湿的,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她全然不在意,或许还在意着,只是没有那个力气了。

她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从床上快速起身,手往口袋里掏去。

两张百元大钞,已经湿透了,崭新的纸面上挂着狼狈的痕迹。她又从书包里拿出一大卷零钱,也带着潮湿的气息,一共四百三十四块。她看到这些钱,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她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铁皮盒子,上次挨了李子晴一三角尺,肩膀肿了好些天。这次被马小雨一脚踹在肚子上,估计也得痛上好几天。

韩火火心里明白的,这种钱只是来得凑巧,不可能每天都有这样的好事等着她,她也不能指望着这种钱养活自己。

可是十四岁的年纪,能干些什么呢。

或许有,有女孩子早早起来在校园里卖包子,也有女孩提起布袋去摆地摊,还有的趁着放学的时候去发传单,在太阳底下暴晒八个小时,一天才四十块钱。

韩火火不会去干这些事的,她不会愿意被同校的人,特别是那些和她打过架的人看到她摆地摊,发传单,卖包子时狼狈卑微的样子。

单纯的面子问题,也夹杂着一些难以诠释的自尊心问题,总之,就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不是那么几句话就能够全部说透的。

就像她无论也对爷爷奶奶说不出“我妈要结婚了”这句话。因为,这除了会招来他们恶毒的语言,和怨天尤人的唉声叹气,什么也不会有,安慰?那是从来都没有的事情。

当年常青红拖着行李箱离去的时候,她抱着家里的门框哭晕了过去,招来的只是一顿打,因为他们觉得她太吵,哭起来就像是几十只鸡同时打鸣。又或者他们心里有火没有地方发,于是只能捡软柿子捏。

所以,她宁愿这句话烂在自己的心里,即使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烂透,也不愿意去干那种自找没趣的事情。

不知不觉,她睡了过去,梦里,她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春风拂面而来,并没有因为她狼狈的人生而独自绕开她,甚至,有一片被卷起的落叶在她的身侧轻轻飞舞;

那个世界,阳光和煦,所有人都对她浅浅地微笑着,不带一丝的嫌弃,有人递给她一包东西,她仔细看去,原来是一包卫生棉,她也浅浅的笑了;

那个世界,她的爸爸回来了,她的妈妈也回来了,她是个正常的女孩子,甚至在十四岁生日的时候,收到了一封男孩子的情书,淡淡的紫色信封,粉红色的信纸,字迹略微幼稚,但也算是飘逸……

当她害羞地拆开信封的时候,那些飘逸的字迹,变成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苍白的一张脸,憔悴,无神,面无表情。眼角耷拉着,嘴唇干裂着,头发略微枯黄着,即使有着满脸的胶原蛋白,却怎么看也不觉得正常。照片上的自己突然盯着她无声地笑了起来,淡淡的笑容若有若无地挂在嘴角,像极了那副蒙拉丽莎的微笑,不过她只从这笑容中看到一种东西,那就是深深的嘲笑,

梦醒了,那个嘲笑还在脑袋中久久挥之不去。她烦躁地往空气中挥了挥手,又猛然想到,今天是九月九日,一个对她而言很特别的日子。胳膊放在眼睛上面,她忘了拿下来。

十四年前的那天,她从常青红的肚子里钻了出来,因为哭得太凶,爸爸为她取名叫韩火火。

她自嘲地一笑,胳膊无力地落了下来,在床上弹了两下。

十四年前的时候,谁又能想到现在,她会被自己的亲生妈妈用两百块钱摆脱掉,就像扔掉一包垃圾般轻松。

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哪怕是一个回头,她想,哪怕只有一个回头,她都会原谅她,原谅她所做的一切,哪怕她不要自己,她也会原谅她,毕竟,她是自己的妈妈,亲生妈妈。

从柯

作家的话
推荐!收藏!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每天一章,两千字,不断不断,绝对不断!
有兴趣联系我的可以关注我的微博——是从柯啊,头像是一只猫屁股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