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儒侠

春秋儒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4章 碰瓷男子

在大周众多邦国中,鲁国是姬姓宗邦,乃诸侯望国。

故此,周之最亲莫如鲁,而鲁所宜翼戴者莫如周。

大周名存实亡,鲁国已经成为周礼的保存者和实施者,世人称‘周礼尽在鲁矣’。

桓常一路行来,途径几座城池,见识了鲁国的风土人情。

他忽然发现,相比起在平阳城的揣测,自己所见所闻却大不一样。

鲁国境内,官吏严守周礼,百姓也不似边境那样生存艰难,反而显得有些安居乐业。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桓常忽然有种莫名的感叹。

“这里貌似行人很多啊。”

桓常四处张望,看到宽敞的官道上,百姓们川流不息。

翻身下驴,桓常拦住一个老翁。

他略显歉意的问道:“敢问太公,这里属于哪座县城管辖?“

老翁打量了桓常一番,笑道:“你是从远方而来吧。”

桓常点头道:“正是如此。”

老翁仰起了脑袋,略显骄傲的说道:“这里归属曲阜管辖,再往前面走一段路程,就能看到鲁国国都了。”

桓常心中一喜,谢过老翁之后,就朝曲阜赶去。

进入城中,桓常才发现,曲阜相比起平阳城,不知道要繁华多少。

街道之上,既有挑着扁担的农夫,也有赶着牛车的商人,还有青衫高冠的士子。

若是运气够好,还能看到几位白发苍苍的先生。

无论是什么人,看到这些老先生以后,都会让开道路,微微行礼。

道路旁边,还有孩童戏耍。

他们有时候不太注意,碰到过往行人,行人也不会生气,反而善意的对着孩童微笑。

“鲁国,果真是一个礼仪之邦。”

直到此时,桓常才有些大开眼界,发现这才是真正的鲁国风情。

“卖糖葫芦喽,又酸又甜的糖葫芦,两文钱一个!”

桓常看到有商贩叫卖,发现有一位小孩,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糖葫芦,时不时还檫着口水。

小孩穿着虽然干净,衣服却已经补满了补丁,小脸蛋也被冻得红扑扑。

桓常走上前去,掏出两文钱买了一串糖葫芦,递给了吞咽口水的小孩,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我力有不逮,没有办法帮助所有人,却能帮助我所看到的人。”

桓常却没有发现,他方才的举动,被一个头发凌乱,衣着简陋的男子看到,男子顿时眼睛一亮。

曲阜城内,熙熙攘攘。

桓常牵着黑驴,却也不敢行走太快,免得撞到行人。

“驴肉,正宗的黑驴肉,保管吃过一次终生难忘喽!”

就在此时,一道吆喝声,从旁边的房中传来。

本来正迈着优雅步伐,在街道上缓缓行走的小黑,浑身毛发顿时竖了起来。

桓常感受到黑驴的异常,略微思量就知道它在想什么。

“小黑,你是不是想吃驴肉?”

桓常盯着黑驴,一脸坏笑。

“律律!”

黑驴扬起脑袋,恼怒的嘶鸣着,而后右前蹄狠狠踹向了桓常屁股。

“哎呦!”

哪怕桓常已经是炼气化神境界武者,仍旧没有躲过黑驴的神来一踢,直接呈狗吃屎状趴在地上。

过往行人纷纷退避,看着摔倒在地的桓常,指指点点。

桓常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恶狠狠瞪了黑驴一眼,急忙闪身走开。

“小黑,你居然敢在大街上踢我!”

面对怒气勃发的桓常,黑驴却丝毫不惧,骄傲的仰起了脑袋,口中发出了得意的鸣叫。

“好男不跟驴斗!”

桓常磨了磨牙,最终丢下一句话,气呼呼的朝着前面走去,居然也不再管黑驴。

黑驴悠然自得,仍旧迈着优雅的步伐,不急不缓跟在桓常身后。

“哎呦,哎呦,我的腿断了!”

桓常刚刚往前走出一段路程,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惨呼,顿时转过了身子。

只见黑驴前面,一个衣着褴褛的男子,正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左腿大声嚎叫。

“怎么回事?”

桓常眼神一闪,急忙迎了上去,道:“敢问这位兄台,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男子看到桓常,顿时怒道:“为什么不牵好你家黑驴,它将我的腿撞断了。”

“哎呦,哎呦,真是痛煞我也!”

桓常先是一愣,继而就明白过来,感情自己遇到碰瓷的人了。

桓常可是知道,黑驴有着怎样的本事。

若是它愿意,可以在熙熙攘攘的城中奔跑,却不会撞到任何一个行人。

而且黑驴虽然调皮,却也不会故意去撞人。

故此,桓常可以断定,眼前这个躺在地上哀嚎的男子,乃是想要讹诈钱财。

眼看围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桓常心中虽然有了猜测,表面却是不动声色。

“哼哧,哼哧,哼哧!”

黑驴盯着男子,硕大的驴眼仿佛能够够喷出火来,前蹄不停在地面刨着。

“小黑,安静!”

感到黑驴已经有些发怒,桓常急忙出声安抚。

他可是知道这头黑驴的脾气,若是它发起怒来,恐怕真的会将这个男子左腿踢断。

“哎呦,我的腿断了,你要赔我医药费!”

那些围拢过来百姓,其中有人认出躺在地上的男子,眼中不由露出了鄙夷之色。

桓常却是蹲下身体,对着男子歉然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小黑脾气有点暴躁,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男子双目圆瞪,道:“把我的腿踢断,道歉一下就想完事?”

桓常拿出了一个钱袋,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道:“自然不会亏待兄台,该赔偿的钱财,一文也不会少。”

看到那个沉甸甸的钱袋,男子眼中不由露出一丝喜色。

他正要伸手接过钱袋,桓常却是将钱袋收了起来。

“可是眼下,兄台伤势最为重要。”

“在下不才,却拥有一手精湛的家传医术,对于治疗骨折,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奇效。”

“现在,让我替兄台看看吧。”

桓常拳头捏得嘎嘣作响,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使得男子脸色微变。

他知道,今天遇到的这个人,非但不是一个凯子,还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男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那若无其事的样子,居然没有一点窘迫。

“方才只是跟阁下开玩笑罢了,今日与兄台相遇即是有缘,何不请我去酒楼一叙?”

桓常看着男子脸皮如此之厚,倒也啧啧称奇,欣然允诺。

冰雪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