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山遗篇

崖山遗篇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总攻

次日卯时,海潮大涨。“轰轰”几声炮响,惊醒崖山十万军民。张世杰连忙出舱观看战况,急呼左右小校:“发生何事?”

“回报上将军,蒙古攻打崖门南口水寨和崖山南岸。”

张世杰一惊,思道:昨晚海战,双方互有损伤。蒙古人为何在此时攻打崖山。

“报,上将军不好了。我军数十艘连环战船被击毁!蒙古大军逼近崖门南口水寨。”一名小校慌急来报。

“什么,数十艘战船被击毁?难道蒙古人想到如何破解连环战船之法?”张世杰惊道。不容多想,他立急乘船至崖门南口水寨。

炮火纷纷,宋军战船受挫而归,龟缩水寨,不敢出动。张世杰寻来崖门南口守将左大,急问道:“为何我水军被蒙古人打败!”

“敌人火炮威力大,射程远。我军的连环战船一旦被击中,便连损数船。其优势不能发挥出来,只能退守水寨!”

“当今世上只有回回炮的威力比霹雳炮大。我料想蒙古人的回回炮必然是从蒲寿庚那里购得。只怪我当日未能消灭此贼,留下今日这祸患。”张世杰狠狠的拍了一下栏杆。

蒲寿庚是一名客居泉州回回人,出任大宋提举市舶使,经营海上贸易。临安城被攻占后,端宗皇帝赵昰逃至泉州,欲以泉州为都。蒲寿庚暗通元朝,阻挡赵昰入泉州。张世杰便领兵攻打蒲寿庚,后由于元军增援,宋军腹背受敌,撤出泉州,南逃广州。此次元军所购得回回炮便是从蒲寿庚手中购得。蒲寿庚因是宋朝叛臣,不愿宋朝长久,便降价售卖回回炮,帮助元军一举歼灭宋军。

“上将军现今该如何是好?”左大问道。

张世杰贵为三军主帅,不宜慌张。他深吸几口气,静下心来,思考应对之策。他暗道:现今蒙古大军急攻崖门南口和崖山南岸水寨,崖门北口却未攻打。可能是佯攻南侧,实攻北侧。我不能调动北侧兵马驰援。且南岸水寨也遭到蒙古攻打,但瞧这眼前蒙军阵势,对方是主攻崖门南口。攻打南岸水寨,只不过是牵制南岸兵马,以防救援崖门南口。

张世杰定下心神,对左右传令兵道:“命南岸守将邓洪华务必守住南岸。若放一个蒙古兵登岸,叫他提头见我。”传令兵答声是,便即刻赶往南岸。

张世杰又想道:我军千艘战船陈列在崖门内。如果战船不驶出崖门,元军战船一旦迫近,凭借着回回炮的威力,千艘战船便可能成了瓮中之鳖,尽毁于崖门之内。

张世杰顿感惊慌,急道:“左将军,速将连环战船拆开。用这些散船迎战蒙古战船。不要担心战船被回回炮击中。只要我军战船逼近蒙古战船,对方的回回炮就不能发挥优势。我们只需阻挡蒙古人不炮击水寨,崖门内千艘战船就可以保存。那咱们还有取胜的机会!”

左大明白张世杰的意思,即刻命人将连环铁锁切断,并将散船驶出水寨。元军炮轰宋军水寨,数十艘战船被击中着火,仍有十数条战船冲出炮阵,逼近元军战船两百步内。宋军战船开炮还击。掩护水寨内其余战船驶出。

张弘范急令护炮舰上前迎敌,而炮舰后退八十步,驶出宋军火炮射程,再开炮轰打。张世杰见元军战舰后退,便急令宋军战船出击。又是一两百艘战船涌出寨门,炮击元军战船。双方交战一起,一时胜负难分。

张世杰忽恐南岸失守,急令朱厚聪、陈明和、文长杰等率一万水军驰援南岸水寨。三将赶到南岸时,元军已经攻入南岸水寨,正与宋军在寨内厮杀。元军主将王惟忠见宋军的援军前来,且在攻寨之时,元军已经伤亡过半,不敢久战,急令撤兵,以免被宋军包围。朱厚聪等人也没有率军追赶,立即驶入水寨,协助邓洪华整顿兵马,加强防御,并向张世杰报知南岸战况。

此时已近午时,临近退潮,张弘范下令鸣金收兵,并奏膳乐。膳乐乃是古代军营中吃饭前所奏乐曲。宋兵听见元军膳乐声,人人都松了一口气,自知今日恶战已经结束。

张世杰得报崖门南口和南岸之围已解,元军退军,自忖道:蒙古竟然退兵了?估计刚才恶战,伤亡不少。

忽来急报东熊洲和西熊洲的蒙古大军出动,可能攻打崖门北口和北岸。张世杰恐元军又将崖门北口水寨围住,战船不得出战,被动挨打,便先发制人,令苏刘义、方兴等将前去迎敌。

苏刘义、方兴等部与李恒水军刚一相遇,双方炮声滚滚。元军凭借水势,元舰船速比宋舰快。元军舰群迅速散开成半圆状,想将宋军的战舰全部包围住。苏刘义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明白一旦宋军被元军围住,宋军会遭到火炮狂轰,到时损失惨重。他速令各船分两翼散开。

李恒便急令舰队分成两排。炮舰在后排,护炮舰在前排,炮舰和护炮舰是间隔成列。李恒下令炮击宋军战船。元军炮舰装备了回回炮,射程远,威力大。为防被火炮击中,宋舰只能迂回前进。由于逆水行驶,宋舰移动困难,数十艘宋军战船受到重创。

李恒乘此时机,令元军战船冲向宋军船阵,对宋舰进行围剿。苏刘义不敢迎敌,下令退至崖山北岸。李恒紧随其后。崖山北岸的宋军守将是郭保林,他见苏刘义部败退北岸,一面率部配合苏刘义迎击元军,一面命人将北岸战况边上报张世杰。

张世杰听闻元军进攻崖山北岸水寨,不免着慌,心道:看来张弘范今日想灭我!情况危急,不能坐以待毙。如今对方南北夹击,我只能殊死一搏。

张世杰即刻下令,方遇龙、叶秀荣、章文秀等人率三百艘战船攻打南新洲的元军大寨,江镛、江钲率两百艘战船攻打李恒部,又令朱厚聪、陈明和、文长杰、杨得安率四万兵马攻打南崖防线,如若突破防线,则速回营报知。

张世杰派兵攻打南新洲元军大寨和李恒,只是为了牵制元军主力,为朱厚聪等人攻下南崖防线争取足够时间。

且说方遇龙等人率三百艘战船攻打南新洲的元军大寨,张弘范即命元军战船将其阻挡在海上。张弘范暗自生疑:今日之战,张世杰初尝回回炮的威力,竟还派大军攻打我?难道他想背水一战?既然如此,避免走脱赵昺,那我只能竭力应战。张弘范令驻扎南新洲的元军倾寨而出,攻击宋军战船。

此时攻打元军大寨的宋军明为三百艘大船,声势浩大,实际宋军只有万余人。不敢对元军实施登船作战,只能利用船大速快,与元舰斡旋,既要避免近船厮杀,也要躲避远船炮轰。

双方交战半个时辰左右,张弘范瞧出端倪,宋舰不敢与元舰相撞,这有悖于宋军一贯作风。宋军战船比元舰大,宋军常常依靠舰大船坚,撞击元舰,元舰因此损失巨大。张弘范即令元舰撞击宋舰。有几只元舰撞上宋舰,虽然船体受损,但船上元兵纷纷跳至宋舰,与宋兵厮杀。经过几轮厮杀,元兵发现宋舰的兵卒不过三四十人。张弘范方才恍然,明白宋军船多兵少,当即下令,与宋舰进行近战。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宋军溃败。宋将方遇龙、叶秀荣、章文秀等四十余位将领被俘。大多数宋军战船被元军抢占,余下宋军战船驶回宋军水寨。

此时将近酉时,张弘范率部稍作休整,忽见崖山的西岸冒起黑气。张弘范喜道:“宋朝气数已尽,天降恶兆。看来今日宋朝必亡我大元之手。”元军上下欢呼雀跃。等到潮涨之时,张弘范又率数万水军攻向崖门南口和崖山南岸。

崖门南口和崖山南岸的紧急军情传至张世杰的中军舱中,崖门北口和崖山北岸的紧急军情也随之而到。张世杰不停的来回踱步,心想:如今崖山吃紧,若南崖防线不能攻破,大宋就要亡在此处啦!

忽有小校进舱急报:“禀报上将军,左将军阵亡,南口外寨即将失守,内寨吿危!请上将军速速离开!”

张世杰双目紧闭,叹道:“大势将去啊!”登时睁开双眼,急道:“你速去传我将令,凡岛上百姓中有年满十四,未过六十的男者,速到崖山南口抗敌,若有不从者,立地处斩。”小校领命立即离去。

又有一小校进舱,急道:“禀报上将军,朱厚聪、文长杰二位将军已经击溃南崖防线的蒙古大军,并回到南岸,帮助邓洪华将军击退来犯蒙古大军。”

“好,天不亡我大宋!”张世杰兴奋道:“传我将令,命人速去行宫,接迎圣上和娘娘至南岸。再派些人去告诉群臣,让他们带其家眷速至南岸。还有派些人去我家,把我的家眷也接往南岸!”小校答声是,便去传达张世杰的将令。

随后,张世杰亲领百余亲兵奔往南岸,恰逢文长杰,但不见朱厚聪和邓洪华,急问道:“怎么不见朱厚聪将军和邓洪华将军?”

“朱将军正率领八千兵马救援南口水寨。邓洪华去追赶蒙古残敌,以免蒙古人封锁南岸,我大军不能撤退!”

“好!”

“上将军请您速登战船,尽快撤离!我不知道杨得安将军那里能撑得住几时?”

朱文陈杨四将率四万大军攻打元军的南崖防线。宋军损失万余人,陈明和在该役战死。宋军攻破南崖防线后,独留杨得安镇守,以防被元军反攻。而文长杰和朱厚聪率一万两千兵马返回崖山报信。恰回至南岸,遇元军攻打南岸甚急,便配合岸上守军合击元军。元军败退。文长杰、朱厚聪和邓洪华急议眼前战事。崖门南口的外寨岌岌可危,大军若想撤离,需控制南岸,避免蒙古大军再次围攻南岸,则由邓洪华率八千兵马追击溃败之敌,避免元军再次杀回。由朱厚聪率八千兵马去救援南口水寨,避免攻打崖门南口的元军分兵围攻南岸。

“圣上是否来到南岸?”

“还未来!”

“那再稍等片刻!”张世杰眉头紧锁。

过了半柱香时间,大臣陆陆续续地赶到南岸。李宛、张正明和张文通也赶到南岸。李宛本欲上前向张世杰问好,但见张世杰满脸忧容,不愿打扰张世杰,只好从旁走过。

张世杰的呼吸变得急促。又过了半晌,苏刘义、方兴等将率残兵退到南岸。苏刘义告知张世杰,崖门北口和北岸已经失守,李恒率军攻向崖山。张世杰面色惨淡,惊道:“不好,圣上危矣。”

元军攻上崖山,不久便可攻入行宫,而赵昺和杨太后仍未赶至南岸,凶多吉少。张世杰心急如焚,又道:“不知哪位将军愿领兵去行宫,恭迎圣上和娘娘?”

众将深知此去行宫九死一生,且还不知能否迎回赵昺和杨太后。文长杰、方兴上前道:“末将愿往。”

张世杰双手抱拳,谢道:“圣上和娘娘的安危全系二位将军身上了。二位将军现在领两千兵马赶往行宫,务必迎回圣上和娘娘。”二将称是,便率领两千兵马,马不停蹄赶往行宫。

东楚少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