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山遗篇

第139章 寻宝

次日,扬州城戒备森严,满城捉拿刺客,不少寻常百姓当成刺客被抓入牢中,弄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行辕仍是昼警暮巡,重垣迭锁,一只蚊蝇都难以飞入。张陈二人无奈,不敢深夜行动,只能在白日里呆在行辕附近,观察汪如海是否还在此处。晚上,张文通无事便熟记藏宝图中路径。

如此过了两日,刺客风波过后,蒙冤百姓都从大牢放出,扬州城恢复如常。张文通发现行辕左侧小巷里有棵老槐树,上面有一个马蜂窝,忽思得一计,想到潜入行辕的法子,便打算今日再次夜探行辕。陈若师以为他是去刺杀汪如海,便也称要去。张文通忙称此去行辕是另做他事,不便带她同去。陈若师无奈,嘱托他小心行事。

是夜,张文通换上一身夜行衣,伏在老槐树附近高楼屋顶之上,观察行辕巡逻兵马动向。乘人不备之时,跃至老槐树上。待巡逻兵马行至老槐树下,用备好的石子打下那个马蜂窝。登时马蜂嗡嗡作响,惊得巡逻兵马四处逃散,有人大呼救命。张文通乘乱之时,潜入行辕。

行辕内也是防卫严密,张文通思道:看来蒙古皇帝还未走。登时便起了十二分精神,每行一步,都环视四周,以防被人察觉。张文通按照藏宝图所画路径,摸到后花园的假山,便是当日五峰山众头领被围之处。

这堆假山呈九宫状,中间那座假山最高。张文通行至中间那座假山南面,见有五个洞口,径直走入中间那个洞口,进去数尺,便遇到一堵石墙。他按照藏宝图所述,逆时针转动右侧一块儿凸石。俄而,那堵石墙缓缓打开,里面是有一条下行石阶的洞室。

张文通进入洞室,又按下室内右侧凸石,洞门便缓缓关上。里面一片漆黑,不见灯火,张文通掏出一个火折,照着石阶,踽踽而行。忽见一个大洞室,里面有十几只大箱子,张文通急忙打开箱子一瞧,里面空无一物,再瞧四周,也无一物,自言道:“这箱内空空如也,看来里面财宝是早被搬空。此处为鞑子行辕,平日里都是住着达官贵胄,门禁森严,寻常人也难以进来。若能把这十几箱金银珠宝都搬走,也只有鞑子才能做到。但此处极其隐蔽,不易被人发觉,看来是鞑子也获得藏宝图,早徐寨主他们一步,将宝藏搬走。这世上瞧过藏宝图的也只有五峰山的人,如此说来,五峰山里有鞑子的奸细。”

思到此处,张文通不寒而栗,为五峰山众人性命担忧,边思边摸着箱子,又道:“若有奸细,那鞑子必然知道五峰山会派人寻宝。他们留下这十几个箱子在此,想必是为了戏耍五峰山众头领,让他们空欢喜一场。看来,五峰山众头领被围,是鞑子设的圈套。那日行辕兵马撤去大半,就是为引他们前来。”

张文通环视群箱,忽然萌生一股挫败感,思道:复宋举步维艰。遇少主却不想是一个假少主,得藏宝图,又不期被人搬走。看来天亡大宋,事与愿违。

张文通喟然长叹,转身离去,行至半途,忽听见石门打开之声,似有人进来,暗叫不好,急忙回到洞室内,寻找一个藏身之所。洞中徒有四壁,无有藏身之处,情急之下,张文通钻入一只箱内,躲避一时。

俄而,听见几声脚步,忽有一人道:“昔日你在贾似道家中当差,可来过此处?”

张文通觉得此声苍老有劲,甚是熟悉,细细一想,蓦然大惊,原来是忽必烈来到此间。

另一人回道:“回禀皇上,臣未来过。”

“那你可知此处是作何之用?”

“这里有十几只箱子,想必是当年贾贼藏宝之处!”

“不错,正是贾似道当年藏宝之处。贾似道当年将家财分成两份,一份献给宋廷,一份留给子孙。如今献给宋廷的那份宝藏,朕已经得到。不知朕让你去寻留给他子孙的那份,又何时能找到。”

听到此间,张文通暗道:“宝藏果然被鞑子夺去。”

“臣已派人跟踪臣的义弟。他如今正在寻找臣的义兄下落,若能找到臣的义兄。臣定将他二人身上藏宝图抢到手,献给皇上!”

张文通一听,便知此人是个卖友求荣之徒,对其嗤之以鼻,暗道:此人留在世上,也是多余。

“很好,此事需尽早去办。如今西北有海都、笃哇侵扰,东北有乃颜反叛,军费糜增。还有陕西行省大旱,黄河水患,都是用钱之处。天下初定,百废待兴,朕不能强加百姓苛捐杂税,以渡难关。朕必须要靠着贾似道的宝藏来解眼下燃眉之急。”

忽必烈关心天下民生疾苦,令张文通始料未及,不禁对忽必烈另眼相看。

“臣谨记皇上教诲,为皇上分忧。”

“你若能办成此事,朕封你为正三品郡侯。”

“臣遵旨!”

“好,退下吧!”

“臣告退!”

又听见一阵远去的脚步声。俄而又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忽又有一人说道:“臣扬州府尹郑思远参见皇上!”

“刺客一案查的如何?”

“回禀皇上,臣仔细搜索扬州内外,查到城外夫子庙有一伙可疑之人,但臣去以后,已是人去庙空。听人说,这伙人是在行辕发生刺客案的当夜离去。”

“看来刺客已经离开扬州。你不需再调查此案!”

“刺客还未伏法,臣不得不查,还望皇上恩准!”

“郑大人忠君爱国,其心可表。此事,朕自有主张。你先退下”

忽必烈似是胸有成竹,张文通更觉忽必烈早知刺客一行身份,看来五峰山头领被围是忽必烈布下天罗地网无疑。

“臣遵旨!”又是一阵远去脚步声。

须臾,悄然声息,张文通不敢出来,又过半晌,仍不见声响,便探头一瞧,洞室内已无一人,方知忽必烈等人离去,忙逃出洞室。待出洞后,更加小心谨慎,一瞧四周,巡逻护卫不息,来往不息,张文通忙躲在护卫视线盲区偷行。

几经迂折,方离开后花园,张文通专挑花丛树林假石行走,以避开护卫视线,不期撞见一小厮正在小解。此时,张文通避无可避,只有趁那人不备,上前将那人打晕。

忽又听得一人道:“来福,还没好吗?”

张文通情急之下,怕被人察觉,憋着声音,道:“还没,突然要拉大的!”

“你刚才不是小解,怎么变成大解啦?”

“我也不想呀!先不要说了,马上要来了!”张文通憋道。

“那你快点,那些官爷还得咱们去伺候呢!”

“我知道!”话音刚落,张文通偷偷离去。还未走远,忽听到有人大喊“有刺客”!原来张文通走后,那人又催了几声,不见有人回应,便觉奇怪,走进树丛一瞧,发现同伴被人打晕,便高呼“有刺客”。闻声的巡逻护卫纷纷赶至,忙问刺客在哪儿。那人便将同伴小解被打晕一事告诉巡逻护卫。

近日行辕频出刺客,巡逻护卫压力很大,一小校道:“这刺客肯定还在行辕,未走多远,大家四处搜寻。但不要先惊扰皇上,以免怪罪!”说罢,众护卫队加紧巡逻,查找刺客下落。

张文通这一闹,将行辕内布防变得更加严密,令自己寸步难行,当下立足不前,环顾四周,发现不远处房屋的后窗打开,屋内漆黑。张文通思道:时下已是深夜,想必屋内人已经就寝。若在外面呆久,必被人察觉,不如先藏在屋内,躲避一时,再做计较。

思罢,张文通乘人不备,钻入房内,往床上一瞧,见有人酣睡,不敢惊扰,顿时蹑手蹑脚,小心行动。又环视房间,陈设十分简单,无可藏之处,又瞧向房梁,无奈一笑,思道:看来今日要做梁上君子。

纵身一跃,跳到房梁之上躺下歇息,张文通不敢合眼,注视着窗外来往的巡逻卫队,寻思如何离去。如此过了两个多时辰,天色渐亮,张文通也是性急,暗道:天色快亮,恐怕今日难以逃走。若是这床上之人醒来,发觉我,该如何是好?不如点他昏睡穴,能挨一时就是一时。

张文通一跃而下,走近那人,拟要点那人穴道,惊觉此人竟是铁穆耳。正惊间,忽听门外传来一声蒙古话“晋王殿下,已是卯时三刻,请晋王殿下起床练功。”铁穆耳每日卯时三刻差人叫醒他,练功读书。

铁穆耳登时惊醒,一瞧床边有人,大呼:“有刺客!”

“晋王殿下,晋王殿下!”由于屋门已锁,屋外人只能拍门高呼。

张文通忙将面纱摘掉,铁穆耳定睛一瞧,原来是张文通,登时心宽,又见屋外拍门高呼,忙道:“我无事,适才做了一个噩梦。”

门外人听见铁穆耳声音,虚惊一场,便道:“那请晋王殿下早起练功。”

“好,马上!”铁穆耳答道。

东楚少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