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山遗篇

第116章 陆婶

张文通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人竟是陆秀夫的遗孀,惊得目瞪口呆,道:“大婶,您…您…您果是陆丞相的夫人。这不可能,听闻陆丞相一家当年都已葬身崖山……您怎么会是?”

周梓琦回想起当年崖山之事,历历在目,不禁长叹一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当年崖山被破之时,先夫带着我退之崖山顶,不欲被俘,想以死明志。我知他心意,便先他一步跳海自尽。也是我命不该绝,我被悬崖上一棵树扯住,使我没有坠海身亡。那树边上有一个洞口,我便爬到那洞中,发现那洞另一端竟在山上。但此时漫山都是蒙古兵,我不敢出去,便在洞中躲了一日。待所有的蒙古兵下山后,我方敢出来。后来,我混入崖山百姓当中,被蒙古人送返中原。只因我祖籍在此,我便迁到此处安居。可惜是兵荒马乱,家人都已迁走,也只剩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躲在这深山里生活。”

“陆婶为何能认出我来?”张文通惊奇道。

“你的眼眉很像令尊和张太傅。你又告诉我,姓张,祖籍福州,令尊已逝。我便敢猜令尊是张正中将军。”

张文通立时施礼道:“侄儿在此拜见陆婶。”

“不用客气!”周梓琦扶起张文通。

倏尔,陈若师做好饭菜,招呼二人吃饭。饭间,张文通向周梓琦介绍陈若师,陈周二人互相问好。周梓琦也寻问张文通这十年近况,张文通略述这十年经历。周梓琦忽低声问道:“昨日与少将军前来的那位赵公子可是祥兴帝?”

张文通一惊,没想到周梓琦竟也能猜出赵昺的身份,不禁疑道:“陆婶是怎知道他是祥兴帝?”

“自临安巨变之后,我便入宫照顾景炎帝和祥兴帝,成了二位圣上的奶娘。我见他之时,便觉有亲近之感。又瞧你们对他毕恭毕敬,口呼少主。后得知他姓赵,便猜他是祥兴帝!”说着周梓琦落下几滴眼泪,轻拭泪水,续道:“不知今日圣上为何没同少将军前来?”

张文通想起赵昺今日所作所为,不禁来气,不愿回答。陈若师瞧出端倪,忙替他解围:“陆婶,我们已经辞别他们,要赶赴洛阳,所以少主未和我们同来!”

周梓琦一瞧道:“原来是这样!那圣上现在何处?”

“在五峰山!”陈若师答道。

“五峰山?那里有山贼出没,他怎么会在那里?”周梓琦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那山寨头领都是复宋义士,便留他在那,日后反蒙复宋,奉他为主。”张文通虽不愿提及赵昺之事,但见周梓琦问起,便也直言相告。

“反蒙复宋?他不能去,会丢掉性命的!”周梓琦惊得连手中筷子都滑落至地。

张陈二人也是一惊,不知为何周梓琦反应如此大。陈若师帮周梓琦拾好筷子,又去后厨重拿一双筷子,递给周梓琦。

张文通不解道:“他为何不能去复宋,这天下本来就是他赵宋天下!”

周梓琦摇头,急道:“少将军,你去劝劝他,不要让他去复宋。复宋大业跟他毫无干系?”

张文通疑道:“他是太祖遗孙,天下本就是他的,怎么和他没有干系?”

周梓琦拼命的摇头道:“不,和他没干系。他只要好好活下来就行!”说着簌簌落泪。

张陈二人惊愕地望着周梓琦。陈若师问道:“陆婶为何如此关心少主?”

周梓琦噙住眼泪,哽咽道:“当年先夫为了圣上安危,偷龙换凤,将我的孩儿与圣上调包。先夫和我那可怜的孩儿因此跳下崖山。圣上的性命是先夫和我孩儿的性命换来的,应当好生珍惜,勿要身犯险境,赔上性命。这才对得起先夫和我早夭的孩儿!”说到此间,情到深处,又泫然落泪。

张陈二人急忙安慰周梓琦,勿要伤感。周梓琦收住眼泪,忙道没事。三人继续吃饭闲聊。张文通担心旧事重提,又令周梓琦难过,便避开赵昺、陆秀夫之事,只问一些她生活琐事。

饭后,二人帮周梓琦收拾碗筷。临行时,张文通觉周梓琦孤苦伶仃,丈夫和儿子都为国捐躯,便赠其二十两银子,以贴家用。周梓琦百般推脱不掉,便收下银子,并再三言谢。

张陈二人别过周梓琦,径直赶赴少林寺。为赶在武林大会召开之前,二人买了两匹快马,策马前行。

不一日,二人抵到少室山。张文通屈指一算,今日还是五月初二,离武林大会召开还有三日,心中甚宽。

张陈二人正欲上山,却被数名僧人拦住。由于少林寺于端阳佳节召开武林大会,少室山上山路口皆有少林僧人把守,检查前来参会武林人士的英雄帖,以防奸人偷入,破坏武林大会。

为首的两位僧人是渡劫。渡劫双手合十,问道:“敢问二位施主可有英雄帖?”

问及英雄帖,陈若师瞧向张文通,示意由他来答。饶的是张文通机灵,立道:“来时匆忙,落在客栈里,未曾携带!”

渡劫道:“近日本寺召开武林大会,为防外人骚扰,凡无英雄帖之人不可拜山。施主既然将英雄帖落在客栈,请速取来,小僧即刻放施主上山!”

张文通道:“那好,我现回去就取!”说完,朝着渡劫行个合十礼,便带着陈若师一同离开。

路上,陈若师有些怏怏不乐,为参加武林大会,急赶几日路,累的筋疲力尽,未曾想来到少室山,被人拒之山下,喟道:“咱们从杭州千里迢迢赶来,参加武林大会,想不到竟吃了闭门羹。哎,真扫兴!”

张文通安慰道:“天无绝人之路,咱们还是另想他法!”

“对了,咱们可以去找耶律爷爷。他有英雄帖,便可带咱们上少林寺!”陈若师拍手喜道。

“这个主意好,可是不知如何能找到耶律帮主?”张文通低头思忖。

“说的也是!”陈若师叹了一口气,“况且咱们也不知道耶律爷爷何时来少林寺?”

“咱们现在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也只能如此!”

二人来到少室山脚的镇上,找家客栈投宿。正值少林寺要召开武林大会,许多江湖人物都到此镇投宿。家家客栈人满为患,二人寻了十几家客栈,方才找到一家小客栈落脚。因为投宿人较多,客栈掌柜见二人是一起,便只给他们一间房。

张文通主动提出陈若师睡床,自己睡凳子。陈若师嬉道:“还是老样子好!”

是夜,二人在房中合计如何能上少室山。陈若师双手托着下巴,自语道:“要想上少林,须找到耶律爷爷。若要找耶律爷爷,须找到丐帮弟子。咱们倒不如明日在这附近走走,看能否找到丐帮弟子,他们必会知道耶律爷爷在何处?”

“为今之计,只有这样。现在时辰不早,咱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明早好去寻找丐帮弟子!”张文通铺好床被,请陈若师上床休息。

陈若师伸一个懒腰,道:“说的也是。咱们先美美睡上一觉,明日好有力气去找!”说着跳到床边躺下。张文通便吹灭灯火,和衣躺在凳上睡下。

时值五月暑天,半夜闷热。张文通躺在凳上,不久便热醒,忙将衣袖作扇驱除暑热,但未能见效,便起身去开窗户,通风解暑。

张文通站在窗旁,顿感全身清爽,暑气泄了大半,猛吸一口长气,道:“这风吹得真舒服!”

忽而,两只黑影从旁边的房间破窗而出。张文通瞧见其中一人轻功身法乃是少林蜻蜓点水提纵术。张文通自小熟读少林七十二绝技,因而少林武功招数看得极准,不禁暗道:这么晚怎么会有少林僧人来此?这其中莫非有事?眼下无事,跟去瞧瞧。思后,便也纵身追去。

三人两前一后离开客栈。张文通不敢靠近二人,与那二人保持十数丈远,追了十余里,到了镇外的树丛之中,瞧那二人停下,便也止住脚步,伏在树上,偷听二人谈话。

“大师,这么晚叫我前来,所为何事?”

“还有三日,武林大会就召开了。你的人都到齐了嘛?”那少林僧人揭开面纱。正值月光皎洁,张文通瞧得仔细,那僧人四十岁左右年纪,宽额方脸,剑眉圆眼。

“人皆已到齐,等候大师吩咐!”

“好!把这个拿着!”僧人从怀中掏出一件物事扔给那人,“这是英雄帖。明日你拿着英雄帖,带着你的人前去拜山,混入寺中。待武林大会那天,按咱们原先计划行事!”

“好!不过,我还有一事想请问大师!”

“说!”

“若是上山时有人寻问我是哪路英雄,我该如何作答!”

“堂堂双鞭鬼王,这个还需我来教吗?”

“我不知少林寺到底请哪些英雄好汉。若是说差了,恐遭人怀疑,坏了朝廷大事!这还得请大师指点!”

二人说至朝廷,张文通隐觉内藏大事,暗道:想不到武林大会竟跟鞑子有关!看来此事有极大的隐情。难不成武林大会也是鞑子的一大阴谋?

张文通不敢细想,仍聚精会神听二人谈论事情。

“鄙寺此次请了三百多位英雄好汉,皆是江湖上声名显赫的人物。不过这其中有几人鲜出江湖,必不会参会,其中有一人是金鞭圣君公孙越,你可假借他的名声混入寺中。”

“金鞭圣君已有数十年未出江湖。我若冒名,也无人怀疑。多谢大师!”

“鬼王不必客气。你我都为朝廷效命。此事需得谨慎,待事成之后,我在国师面前替你请功!”

“那多谢大师了”

“好了,我现在要回寺中去了。以免被人怀疑!”

“恭送大师!”双鞭鬼王双手抱拳施礼道。

那僧人纵身一跃,兔起鹘落,消失在黑夜之中。

东楚少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