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界优等生

灵界优等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寻信(一)

片刻后,天乾逸羽和玄乐涵前后脚从石碑缝隙里闪了出来。

先出来的天乾逸羽,眉头微皱,嘴唇紧抿,不知在想些什么,竟想得出了神。

后出来的玄乐涵面带笑容,在看到国师和天乾煕辰后,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信!它给我们留了信!”

双方原本就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因此还未等她把话说完,四人就已重新聚到一起。

天乾熙辰面露疑惑,不确定地问道:“你是说碑灵给我们留了信?”

玄乐涵点点头,将在石碑背面发现的文字一字不漏地说了,然后压低声音神经兮兮地问了句:“你们说,碑灵能不能听见我们说话啊?”

空气,忽然变得安静。

众人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向国师。

国师愣了愣,笑着点点头,温和答道:“自然是能听见的。”

玄乐涵闻言,顿时噤声,脸上略有尴尬之色。

天乾兄弟有些原本想说的话,也通通暂时放进了肚里。

看着孩子般的三人,国师笑着摇摇头,温声说道:“走吧,去找信了。”

说罢,率先朝东北方向走去。

四人走了约莫几刻钟,一场诡异的大雾拦住了他们的脚步。

更确切的说,不是大雾,而是雾墙。

雾在墙中,墙中皆雾。

盯着眼前这堵墙,玄乐涵脑中灵光一闪,某些莫名的念头在她心中生出,她不确定地低声自语道:“天乾家的镜御术?”

天乾煕辰与天乾逸羽对视一眼,眼中尽是慎重之色。

确实很像,但,又不太像。

镜御术,天乾皇室少有的高级防御兼攻击术法,此术法可凝化出一座城墙,墙体晶莹剔透,墙内百花盛开。

镜御术所凝化之墙,不仅坚固无比,而且可虚化真实空间。

真实的空间被掩盖,看似出路的地方也许无路,看似无路的地方也许是唯一的出路。

而一旦选错路,将永远被困于其中,成为墙内百花之养料。

镜中之花,以攻为御也。

天乾逸羽神色一凛,冷笑道道:“是不是,试试便知。”

说罢,往后一跃,同时伸出双手,快速地在空中画着些符文。

很快地,空中出现两朵截然不同的金色牡丹,紧接着,他口中不知在喃喃念着什么,竟是从未听过的奇怪语言。

玄乐涵猜想,或许是天乾皇室的古咒语。

咒语刚念完,两朵牡丹花倏地变成了百花。

随后,他双掌一合,将百花收入掌中;又将双掌一放,这时,一颗发着亮光的透明小刃自他掌中而出,直指雾墙。

片刻后,雾墙尽碎,有青雾缓缓溢出,并往四周蔓延。

玄乐涵浅浅地吸了一口,只觉那青雾的味道异常清新好闻,味道与那雨后的土壤青草很是相似。

顿时,三人像看智障一样看着她。

她这才发现,三人不知何时已退去了后方,不仅避开了青雾蔓延的范围,还小心地屏住了呼吸,然后施展各自术法将青雾击散。

正觉得奇怪,忽然,心间一痛,紧接着,她全身的肌肤开始一会儿发冷,一会儿发烫,难受极了。

这种症状……!!

玄乐涵想到某种可能,吓得脸色微变。她当机立断,取出一颗清心丹服下。

身上冷热交替的不适感减轻了许多,她方才松了口气道:“大意了!”

天乾逸羽走到她身旁,用力地敲了下她的脑袋,咬牙切齿地说道:“笨啊你!”

玄乐涵扶额无奈道:“谁晓得这青雾竟是六六戏雾。”

六六戏雾,唐门独门术法之一。

鲜有人知的是,这也是天乾皇室的低级攻击术法之一。

但凡吸入此雾者,生命不会有大碍,却需忍受六个时辰冷热交替的难受,六个时辰疼痒交替的痛苦,以及六个时辰失力复力交替的险峻。

试想想,若仇敌当前,却恰好遭逢失力之苦,那可真是性命都难保。

失力,不仅仅意味着失去所有内力,也意味着,失去普通人的力气。

连一丝力气都无,不说武功,连术法都施展不出,还能如何抵挡?

因此,很多人都对此术法颇为忌惮。

好在,此术法施展后极易分辨,且作用范围非常有限。

玄乐涵欲哭无泪地补充道:“我一直以为六六戏雾是紫雾,谁曾想竟是青雾……”

《灵史》所载,看来也不能全信。

还是古语说得好啊:尽信书,不如无书。

庆幸自己带了清心丹,更庆幸清心丹可以极大缓解和削弱六六戏雾的症状。

天乾逸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压低声音似笑非笑道:“我以为你对六六戏雾的印象应该很深刻。”

印象深刻?为什么应该印象深刻?

玄乐涵一脸懵逼,偏偏天乾逸羽还一脸意味深长的模样:“你忘了?本月初,地坤国凌丞相可是亲自来访……”

说到这里却又停顿下来,一脸“你懂的”的模样。

玄乐涵嘴角抽了抽,心道我不懂。

天乾逸羽见此神情明显一愣,片刻后,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半晌,方轻笑出声道:“罢了,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玄乐涵嘴角再次抽了抽,心中无语道:这人也甭不厚道了,起个头,吊起别人的好奇心后,又撒手不管。

天乾逸羽像听出她的心声似的,朝她眨了眨眼道:“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无非是与令兄有关的一些姻缘事。”

哦,那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同哥哥有关的一些……

不对!

刚天乾逸羽说什么来着?姻缘事?!

哥哥的姻缘事?!!

玄乐涵闻言面露震惊,心中暗暗道:就说感觉哥哥最近有些不对劲,果真是为情所困啊。

不过,哥哥的姻缘事和凌丞相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凌丞相是哥哥的……情敌?!

念及此,她顿时双眼发亮,一脸求知欲地望向天乾逸羽。

然而,得到的,只有一个嘚瑟的笑容。

然后呢?

没了?!

后续呢?

嘤嘤嘤,最讨厌那些说话说一半,吊起别人兴趣又不把事情说清楚的人了!

本欲继续再问的,转念一想,向别人打听哥哥的私事,这算什么事?这也未免对哥哥太不尊重了!若想知道什么事,直接问哥哥便是。

念及此,她摇摇头,将这份好奇放下,认真地打量起此层楼来。

这下,轮到天乾逸羽郁闷了——他想说,对方却不想听,还让他正事为重,好好考试。

小二念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