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木归元诀

第280章 平手

李荒身影蓦然幻化为无数道,仿佛黑雾般变化流转,他此时的速度比之前在对战那于落之时竟是提升了数倍,也就是说现在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也不知这一幕若是让那于落看见又作何感想。

而对于这一切,苏刚只是表情漠然,没有任何反应,他手中的宽刃长刀却隐隐震颤着,散发出迫人的气息来。

“极—千影刃!”

蓦然,李荒所化的无数道黑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出现在苏刚身后的身形。

他猛地跳起,一剑斩出。这一招,来得猛烈而突兀,令人防不胜防,也引得看台上无数弟子惊呼一片,就连长老席上的几名长老都是睁开眼睛,精芒闪烁地看着。

在李荒斩出那一剑的瞬间,无数道剑芒仿佛风暴,呼啸席卷着出现落下。但令人诧异的是,他斩出的剑芒明明是耀眼的白光,却在成形的那一刻化为万千黑影,将苏刚笼罩。

铺天盖地的黑影中蕴含凌厉剑芒,将天光遮暗,将苏刚的身影吞没。

然而,苏刚依旧不为所动,他抬头,眼睛睁得很大,里面有锐利的锋芒迸射,十分惊人。而后,他提刀,右脚跨出,落下时,身形已经移动出好几丈的范围。他不是向后退,而是向前进,向着满天黑影冲去,向着李荒奔去。

一时间,竟有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壮烈气势,仿佛狼烟般燃起!

“匹夫移山!”

苏刚一声大喝发出,同时手中长刀猛得斩落。瞬间,仿佛他的身影变得如山般高大,他的长刀似乎变成了千万年的挑担和锄头,只为将眼前的高山移去,不能阻挡自己的道路。

这一招,只是一招,只是一记刀诀,可给人的感觉却好像千万招的武技同时施展,为的只是将眼前阻挡的高山移掉,哪怕用来填海!

“那是劈山的第四式!”

“这……苏师兄真不愧是当年最有修炼刀诀天赋的弟子,竟炼成了四分之一的开天诀!”

“此次他无论成败,都是能进入内门了!”

许多弟子开始惊呼,包括一些执事甚至普通的长老。

须知,劈山宗老祖的成名武技便是《荒古开天诀》,乃是一门无上的刀诀武技。具体等阶无人知晓,但劈山老祖将其分为两个部分,其中一部分给内门弟子修习,另一个部分给外门弟子修习。

而在给外门弟子的那一部分中又被分为两层,这第一层大圆满正是劈山第四式!因为这两层分别是劈山四式和开天四式,谁能将四式修炼圆满都是了不得的。

……

……

此刻,这般强大的刀诀施展,哪怕李荒的剑招已然迅猛,但依旧被那道仿佛持续了千万年的刀气斩破,那些剑芒形成的夜色,浓郁深邃,却猛然在这一瞬间被撕开,好像朝阳初上,一道光亮透了进来。

在这一刻也就意味着,李荒的优势失去,因为苏刚已经开始反击了。

在破开那些剑气形成的夜色瞬间,他的身形已然比刀芒还要快那么一分,率先离开那黑暗的阴影,冲到李荒面前,旋即斩出可怕而迅猛的数刀。

其战力之可怕以及战斗经验的丰富和手段的狠辣,都是令大多数弟子心惊肉跳。

这苏刚并不是没有实力才一直排行在十五名,原来是人家懒得去挑战而已。今日遇到李荒,不得不出手也罢,惺惺相惜也好,但他一出手便是没有丝毫留情的可能,无论他是谁!

苏刚怀着必胜的信念,哪怕李荒是他的表弟,他也不会留情,他的刀道中就没有柔弱和收回这两个词。

眼看着那恐怕无比的刀芒要将李荒撕裂时,李荒眼神深处有着无尽的寒冷涌现,他身形流转,猛得出了一剑。

“虚无剑影!”

只是一剑刺出,却有一道极其庞大的宝剑的影子忽然自李荒身后出现,而后朝苏刚直刺而来。

“嘭!”

轰然间,剑气与刀芒迸溅洒落,地面发出无数道金铁之声和产生了大量跳跃的火花,若不是擂台的材质是以极其坚固的天材地宝铸造,恐怕此刻早已经崩裂了。

一击不得手,苏刚猛得后退,身形拖起劲风,来到三丈开外的地方,与李荒对峙着。

“哼!就知道躲!”

接连吃瘪,反击却没有讨到丝毫好处的李荒怒道,同时豁然出手。

他要超越这个一直以来就压过自己一头的表哥,他不服输而且倔强,所以他的剑招也凌厉无比。

面对他的再次攻击,苏刚终于开口道:“也许胜负不重要。自你奴的那一刻起,你已经输了。但你的真正实力已经不弱于我,我很高兴!”

苏刚的话在李荒听来却像是长辈的训斥,所以他更加愤怒地说道:“这些不用你说,你的任务只是输给我,让我证明我足够强!”

苏刚摇摇头,道:“师弟,你以陷得太深,心魔萌芽时,你的武道便已经落入下乘!”

“不!”李荒大喝道:“你一定输!”

同时,他再次斩出漫天剑气,将苏刚笼罩。

苏刚无奈摇摇头,再次出手,长刀挥动如雨间,直接破开无数道剑气。

而后,苏刚并没有继续与李荒纠缠,而是直接开始躲避,除非没有办法才接几招。这令得李荒有些暴跳如雷,却有无可奈何。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实力比苏刚强,却无法打败他!也许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会明白。

于是,两个人开始了游斗般的比武。时不时地接对方几招,而后离开防卫,这样使得争个挑战赛的时间也延迟了许多,但也不知怎么回事,李荒竟战李荒许久都分不出胜负,令人疑惑。

但其实明眼人都知晓,苏刚并不想与李荒打,所以不断拖延时间,等裁判宣判。

果然,过多了一个时辰,二人还没有分出胜负,虽然打得酣畅淋漓,但看得人却有些兴趣乏味了,开始有些不耐之色。

这时候,裁判也是站出来宣布道:“李荒挑战苏刚,因战斗时间超过两个时辰,判和!两人名次不变,请即刻停手!”

“啊?!”闻言,李荒在施展攻击,却忽然呆了下来,这是他不能接受的,他不相信自己最后还是没能战胜苏刚,但事实却是如此。

“住手吧,李师弟!”苏刚低声道。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李荒不敢相信地说道。

“这也许是对你武道之心最后的磨炼!”苏刚道。

“不……我是可以赢你的!”李荒有些失魂落魄的垂下手臂,手中宝剑光芒消散,他自顾自地摇头着。毕竟,再如何厉害,如何骄傲,他也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而已,如今没了骄傲,立即就仿佛鸟儿再风暴中折了翅膀,慌张失措。

其实每一个比赛大都会有限制时间的规则,毕竟有些人如果恶意拖拉个几个时辰那怎么办,所以宗门的比赛自然也有着这些规矩了。

李荒不想接受,可是宗门规矩如此,他再骄傲,也无法公然反驳一个大宗门的规则,只能黯然离场。倒是苏刚看了他一眼,神色略微担忧。

“二一五牧天对第四季如云!”裁判高声喊道。

果然,下一个是轮到牧天,但令众人震惊的是,三次机会,在第二次是牧天就已经跳到这么高的名次。

须知,每一次挑战赛几乎没有新人弟子敢去挑战前十名的弟子,这几乎是一个默认的规则,可牧天今日却似乎要打破这个规则。

当然,牧天主要在意的不是这个。经过与秦益一战,牧天对自己在劈山宗的实力也有了一定估算排位,他既然能战胜排行第五的秦益,对战第四名定然也是可以的。

除非那秦益真的徒有虚名,或者第四名的那位真的很强!这般想着,牧天已经平静地上了擂台,而耳边,传来许多弟子们议论的声音。

那些声音大都是惊讶和夸奖,也有不少贬低和批评,但这一切牧天都没有去在意,他的目光看向擂台的对面,那道慢慢走上来的身影。

叶落流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