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木归元诀

至木归元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9章 方兄,好久不见

牧天走过去的时候,那些武者显然不知道,还在为难着他们身前的几个人,嬉笑不已。

而被他们围着的几个人中,有一个白衣青年,面容坚毅俊朗。也唯有他,一脸怒气地看着那些人,毫不畏惧。

“把你们的令牌,还有空间戒指都交出来吧!否则有你们好看的!”包围着白衣青年等人的武者中,有着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壮汉,嗡声嗡气地说道。

“阁下这是要做绝么?别人都是只抢夺令牌,你们还想抢夺空间戒指!”那白衣青年闻言,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地站出来道。

没错,在这玄天塔的宗门已经无数势力的争斗中,抢夺令牌获得进入五大宗门的资格是最重要,而若是抢了武者们的空间戒指,怕是直接就要火拼起来了。

毕竟令牌抢了就抢了,但若是空间戒指这等放置着身家财产的东西被抢,武者们铁定是要拼命的。

不过那壮汉似乎不以为意,他笑道:“难道我火月圣殿和天虹宗的师兄弟会怕你们不成?”说完,他还环顾一下,对着那白衣青年一方,露出蔑视的笑容。

“哼,难道我们就怕你了!”那白衣青年怒道。

“好!好!好!竟敢挑衅,那就先拿你开刀!上!”那壮汉说了一句话之后,便有着几个与其身穿一样制式衣裳的青年上前,将那白衣男子团团围住。

看样子,他们是同一个宗门的。

而那壮汉其实心中很是清楚,自己等人虽然与天虹宗的人联手,欲要压迫其他宗门的弟子,但眼前这白衣青年绝对不简单。

他们知道这白衣青年乃是玄罡宗弟子,而且修为已经是真气境后期巅峰,有着直逼半步灵境的修为,这样的人物即便在玄罡宗内想必也是一号人物,但自己只是普通的后期武者,自然要和其他人联手,相信眼前这白衣青年再怎么厉害也是禁不住他们人多的。

“方兄!好久不见!”

这时,突然从他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当他们转身时,正是一袭青衣,缓步走来的牧天。

“牧天,你怎么在这!?哦,是了,你也成长到了这等地步!”那白衣男子见到走来的牧天,眼神一亮,语气里有着再见故人好友的惊喜和对牧天成长的欣慰和高兴。

这白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方少寒!

如今他已经是玄罡宗内门弟子,虽然不是最强的那一个,但也名列前茅。而且若不是因为某些原因的影响,他甚至再过不久便能进阶灵境了!

“方兄,好久不见!可还安好!”牧天走到了方少寒面前,笑道。

“还行,倒是你小子,不错啊!”方少寒剑眉微挑,目中有着闪烁的光芒,打量着牧天。

“呵,一路而来,还可以!那个……少萱,少萱她没来么?”牧天想了一下,尽量让自己平静地说道。

那也是,方少萱毕竟在那传承洞府之时表达过自己的心意,但那时候的牧天对她只是像方少寒一样对她一样,看她看做妹妹,而且他肩负太多事情了。

“少萱,她宗门有些事情,便不来了!毕竟这次玄天塔之争,也需要宗门指定的弟子才可以进入!”方少寒平静地说着,但坚毅的脸庞有些闪躲之感,就连那锐利的眼神都是有些低垂。

牧天似乎发现了什么,方少寒似乎有什么隐瞒自己的,难道是少萱出事了!应该不可能的!

一瞬间,牧天想了很多,但毕竟方少寒自己不开口,牧天也不好再仔细问下去,他知道方少萱应该是没事的。

“哪里来的野小子,我赤鱼的事你也敢跳出来掺和!”那壮汉见牧天与方少寒这故人相遇,竟然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样子,一个劲地叙旧,当下火从心中来,扯大嗓门地喊道。

“你是谁?”牧天转头,眼中有着一缕锋利光芒,冷冷地问道。

“哈哈,我是谁?”那赤鱼大笑着看了周围的几个青年,继续道:“赤鱼大爷我是火月圣殿外门弟子第一人!也就是外门大师兄!”

其实不用说,牧天也知道这一群人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火月圣殿和天虹宗的弟子竟然联合起来,压迫其他三大宗门的弟子,这可是极其恶劣和严重的事情,因为对并立的五大宗门来说,若是发生这种事情,以后宗门的关系完全可能因此而改变,若是其他三大宗门联合起来,想必天虹宗与火月圣殿也不好受。

但牧天又想到了一件事情,神色略带古怪地对那赤鱼说道:“林杰龙,你认识?”

闻言,那赤鱼像见了鬼一般地看着牧天,但他旋即摇了摇头,觉得不可能,于是怒道:“林师兄的名讳也是你可直呼的么?林师兄可是我火月圣殿圣子,内门传承弟子。难不成你认识他?不过我觉得也不可能!”

那赤鱼似乎也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荒谬,接连摇头道。

“呵,那就行了!想必你这种人渣,勾结天虹宗应该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不然我得去找林杰龙算账啊!”牧天笑呵呵地说道。

“哎呦喂!你这小子是不是傻,怎么能说出这些话来,我们林师兄也是你能对话的人物!而且,你成功惹怒了我。小子,本大爷定然让你生不如死!”那赤鱼说道最后,嘴角已经勾起了一抹残酷的笑容。

而他们身后那些天虹宗和火月圣殿的弟子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对牧天议论纷纷。似乎在嘲笑他的狂妄和愚蠢。

“其实,你这么傻,这么蠢!林杰龙应该不知道,你干脆不要叫赤鱼。叫赤屎算了!”牧天认真地对那壮汉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小子,你再说一遍!”那赤鱼这时候眼睛大睁,几乎怒吼道。

“你让我说,我就说,赤屎!”牧天微笑着,还带着似有少年天真笑容地说道。

“啊~你……我要你死!”

猛然,那赤鱼一声怒吼,浑身气势一阵汹涌喷薄,那是真气境后期的力量,虽然此刻被祭坛压制,但在这祭坛里的人都会被压制,所以这样的力量还是足够横扫真气境以下一切普通武者的。

“虹裂山拳!”

那赤鱼身材本就高大,此时忽然一拳轰出,携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竟然隐隐带动了天道之力,仿佛一座山岳,又仿佛一位碎裂山岳的巨人,直接碾压而来。

那气势好不强大,令得那些幸灾乐祸的其他宗门弟子都是一阵惊呼,令得想要出手相助的方少寒只来得及说出“小心”二字,那一拳便已经来到牧天面前,重重轰下。

无论如何,在其他人看来,以牧天真气境初期的修为,若是直接对上这一拳,几乎不死也会残废。所以他们还在嘲笑牧天的无知和幸灾乐祸之时,这一拳已经让他们来不及改变表情,因为他们没想到牧天会那么不明智地去激怒赤鱼,明明修为只有真气境初期的小子啊!

而方少寒这里,他一直在警惕着赤鱼,唯恐他对牧天出手,若是在平时,以他的修为足够拦下赤鱼,甚至还可以反击赤鱼,但他也没想到牧天会这么鲁莽地去激怒赤鱼,毕竟这真的不明智,让他心中焦急欲要搭救,可是修为以及身体所处位置的限制,让他来不及救下牧天,这让他焦急万分。

但是,牧天似乎对这一拳没有任何反应,眼神里有的只是一贯以来的冷静和坚定,似乎还有那么一丝蔑视。

老实说,比起林杰龙,比起妖王,比起牧天遇到过的大多数真气境后期,眼前这赤鱼,其实真的差了不少。

就在那如山的一拳轰击而来时,牧天并没有躲避和退让,甚至任何技巧性的武技都没有使用,而是选择以硬碰硬!

他直接脚步一踏,真气初期的气势犹如山岳耸立,身形在下一刻模糊,右然后手猛然轰出一拳。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拳,却似乎凝聚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力量,竟也是仿佛一座山岳,或者说一座更加高耸强大的山岳。

转瞬间,两个拳头似的山岳,便撞在了一起。

“嘭!”

一声巨大的闷响,似乎连空气都被震荡那是山与山的碰撞,两者在瞬间便爆发出无比强大的力量。

在众人惊恐,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那赤鱼与牧天对上一拳的瞬间,整个人如遭重击,喷血倒飞了出去,划出去很远的一道血红痕迹,几乎临近阶梯的边缘,快要掉下去。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一幕,而且这一幕还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前后几乎不到一息的时间。

这样巨大的反差,令所有人都是立马呆住,无所适从。

叶落流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