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光终见你

拂光终见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8章 不是过客

陆明珠发现了顾星冉在看自己的试卷,心虚的遮住了自己画的魔头CP,朝顾星冉吐了吐舌头。

吐舌头也没用,顾星冉已经看到了,悠哉悠哉走回讲台。

下午只有一门英语考试,这是这次月考的最后的一门,考完就可以放学了,下考铃响后,所有考生都出了教室,顾星冉和陆沉一留下收试卷,收试卷时顾星冉还特意瞟了眼大家的试卷,忍不住叹了口气,这真的是学渣考场啊……

陆明珠在外面等他们,见他们出来连忙蹭过去,“哥,顾姐姐!”

她的眼睛还在往陆沉一手上拿的那一摞试卷上看。

陆沉一掂了掂试卷,懒得理陆明珠,直接对顾星冉说道,“我先去送,楼下见。”

顾星冉点头。

见陆沉一迈大步子离开,陆明珠心如死灰……

“一起去吃晚餐吧,想吃什么?请你吃,看在你……考试辛苦了的份上,怎么样?”

陆明珠垂头丧气地摇摇头,“我还要上一对一辅导呢,不能跟你们一起去吃了。”

“上补习班也得吃饭呀。”

陆明珠叹了口气,“考试前老师就说了今天要提前去,她教完得早点回家。”

顾星冉只能拍拍她的肩膀,“你不要对学习视死如归嘛,游戏打得那么好,你才读高中呢,都已经是知名技术手了,学习有什么难的。”

陆明珠丧着一张脸,趴在护栏上看天空,刚下过一场小雨,天空晴蓝,可大多数高中生都很少有时间抬头看一看这样纯净的天空,陆明珠闷闷地开口,“就是觉得这些东西没用啊,真的好枯燥,以后哪里用得到什么sin,cos,会加减乘除不就好了,英语也只要会一些简单的就好了嘛!出国玩可以找人带路呀,背那么多单词有什么用。都说学习源于兴趣,可是我真的不怎么感兴趣……”

顾星冉也上前,倚在护栏上,侧头看陆明珠。

“兴趣总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嘛。”楼下地面被小雨淋湿,水泥地呈深灰色一片,花坛上的树枝正在冒出绿色嫩枝,似乎在告诉大家,冬天过去了,顾星冉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就像下过小雨之后空气中这种雨的味道,有点清新,又有点泥土的潮湿,你能听懂我说的意思吗?”

陆明珠有点儿迷惑。

“这种只能闻、只能意会的味道,我们可能需要用很多词来形容,但英语里就有一个单词叫petrichor,它的意思就是雨后空气中泥土的味道。”

“语言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中文也是,我为什么学中文呢?很多人会觉得……中文嘛,大家都会,有什么好学的,但只有你真正深入的了解它,对它感兴趣,才会知道它的魅力。我有个朋友喜欢数学,他的梦想是当一名数学家,你哥喜欢计算机,可能在我们眼里看来像天书一样的密码在他那儿又有别样的不同的趣味,再拿你熟悉的游戏来说,不懂的人会觉得这有什么好练的,AP又能怎样呢?可只有你知道,全连一首歌能收获怎样的喜悦。”

顾星冉看向陆明珠,“我说这些,不是想给你灌鸡汤,让你觉得学习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的确有时候它会很枯燥很枯燥,我也有很多很多时候不想学习,可是我们都要高考,既然你不能去改变这样一种大家都要接受的现状,那就去改变自己,与其每天受学习的折磨,不如去发现学习的好玩的地方。我知道你家庭条件很好,完全有条件以后送你出国帮你铺一条很好的路,但是学习不像爱情,爱情里没有天道酬勤,可学习是一件很务实的事,你付出了,就能得到回报。我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这个社会,的确有很多东西可以让人忽略你的学历,但没有东西能取代你的实力。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陆明珠点点头,“其实我也挺沮丧的,明明我哥学习那么好,可我却是个学渣,有时候也会觉得这样混日子挺没意思的……”

顾星冉拍了拍她的脑袋,“没关系,你还有一年半的时间。”

陆明珠大声应道,“嗯!”

顾星冉笑了笑。

陆明珠赶时间,没有久留就匆匆离开去补习了,顾星冉在护栏上倚了好一会儿,正打算下去找陆沉一时,陆沉一在她身后开口,“没想到你还有给人当心灵导师的潜质。”

顾星冉回头,陆沉一从一边楼梯上来的,大概是已经来了很久,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刚刚还说得头头是道,现在顾星冉只觉得哪哪都不自然,“之前……在办公室……”她抓了抓头发,“当时给陆明珠开家长,被老师叫住了,我们情急之下才说那个……”

陆沉一挑眉,点了点头,没有刻意调戏顾星冉也没有为难她。

他们在城光的校园里转了一圈,又在星光湖坐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去吃饭,回S大。

回S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路过映雪广场时看到一片张灯结彩,热闹非常,大屏幕上显示着“笑春风”三字,顾星冉才想起今日是文院一年一度的春日游园会活动的第一天,去年的主题是“春日宴”,今年的主题似乎是“笑春风”,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进入大三后,很多活动就跟他们无关了,想起去年她还和陆沉一在这里临时组成的“星沉”组合,顾星冉有点儿怀念。

她看向陆沉一,“要不要去看看?”

陆沉一没有意见。

看得出文院的新鲜血液都很有活力,今年的活动比往年还要热闹不少,除了传统的春日小吃、猜灯谜、唱歌,还有汉服展,书法展。

两人走至灯谜处,随意挑了一盏灯,打开谜语,顾星冉念道,“春初夏末,打一字?”念完她就笑了,“这题真应该曾子麦来答。”她拿起笔写下一个麦字,将谜底挂上,小学妹见她写出了正确答案,告诉她,“学姐,猜中三个灯谜就可以拿到一份小礼物哦!”

顾星冉颇有兴致,这时陆沉一已经拿起了另一个灯笼,谜语是“秋尽江南草未凋”,打一植物名,顾星冉皱了皱眉,一时想不起是什么,而陆沉一已经拿起笔开始写答案,他写了两字,“冬青”,小学妹对了一下正确答案,他也答对了。

两人在灯笼摊位上答了六七个题,小学妹由一开始的高兴到后来哭丧着脸,“学姐,你们再答下去我们就没题目了……”

最终陆沉一和顾星冉带走两只送的公仔,好巧不巧,一只是小兔子,一只是起司猫。

顾星冉把起司猫紧紧抱着,不给陆沉一,上次没抢过手套,这次玩偶可不能丢了。

陆沉一只觉得她很幼稚,把自己手上的兔子也递给了她。

他们看了会儿魔术表演,又去看了画展,最后去了书法展,现在的小学弟小学妹还写得真不错,不过两人更感兴趣的是书法展旁边还有供人写字的笔墨纸砚,有人纯粹是好玩,在纸上乱写一气,还有人画小动物。

陆沉一取了两张对联纸,写了两句诗,“星沉海底当窗见,雨过河源隔座看”,顾星冉愣了愣,她想到了陆沉一的微博名,耳朵有些发红。不过陆沉一的毛笔字写得也还不错,和他平时写字一样,都有一种自成一格的飘逸。他写完之后似乎不打算把字留在这儿,晾在一旁等它干。

顾星冉就着一张斗方,提笔写了一句,“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中文专业有书法课,课上练的都是颜体,可顾星冉更喜欢柳体,私下总是练习柳公权的《玄秘塔碑》,写出来的一手字很漂亮。

陆沉一写的那幅已经干了,他将其折好打算带走。

看到顾星冉写的,他开口问,“为什么写这一句?”

顾星冉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

“我最近总是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春天了,情绪起伏比较大。”顾星冉没有带走自己写的词,两人背着包往回走,她的声音听来有点儿落寞,“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可能是快毕业了吧,方之原、沈佑南、温嘉敏都走了,范同也去实习了,好像到这个时候,总是有无数的分别,就像高考那会儿一样,大家总会走上不同的道路,大家都在保证以后还会再见,可是就是会觉得很难过,感觉一晃神的功夫,自己就从抱怨学习穿着校服的小孩变成了要自己独立生存的大人了。”

陆沉一没有她那么多感慨,他习惯独来独往,朋友三两足够,分别在他看来也是自然,“你之前告诉陆明珠用petrichor来形容雨后泥土气味,其实你现在的感觉也可以用德语来表达,sonder,意思是没有,用来表示他人在你生命中只是匆匆相遇相识的过客,交汇之后各自前行。”他顿了顿,“但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些人,不是过客。”

青鸢菜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