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无限进化

第38章 纯看手气了……

“哈……一千金币?”见得新的主线任务,阳叶不禁眉头一挑,“这一任务……正好和先前从中年男人那儿得到的情报契合起来了。看来……【在破败之馆赢得金币】这种行为,似乎是某种情节的必要触发条件?”

考虑了一阵之后,阳叶决定还是先把这件事后置,毕竟只要进去完成了任务,自然能够知道后面会有什么触发剧情。因此,他直接打开了第二项道具的详细说明,并观看了起来。

【道具名称:三色罗牌】

【品质:普通】

【类型:?】

【功能:?】

【特效:?】

【属性:?】

【是否可以带出任务:否】

【备注:瓦洛兰大陆上在孩子间流行的三色罗牌。崔斯特身上常常带着一副,一共三十张,有蓝,金,红三种颜色。

“蓝色代表欲望,金色代表灵魂,红色代表鲜血。三色混杂,倘若命运。”——不知名的赌徒。】

“嗯?类型功能,特效属性这些……竟然都是问号?”阳叶见状,微微愕然,“这就让人很尴尬了啊……不过,咱的技能栏里有个技能叫【致命牌技】,好像就是以这玩意儿当弹药用的。姑且……把它当消耗品算吧。”

略略思考一番之后,阳叶定下了第二项道具的性质,并将其重新揣回了上衣口袋之中,紧接着,便直接打开了第三项道具,也就是那枚圆球的说明。

【道具名称:海克斯通讯核心】

【品质:优秀】

【类型:任务道具】

【功能:发送一道难以屏蔽的固定信号。】

【特效:无】

【属性:无】

【是否可以带出任务:否】

【备注:崔斯特用以联络某人的工具。】

“嗯……这个【某人】有点儿值得玩味啊……”阳叶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虽然我大概也猜到是谁了……不过,现在也不好妄下推测。那么,东西也都看完了,也该正式行动了。”

这样想着,阳叶的目光从物品信息上收了回来,随手将眼前的光幕挥去之后,他的双眼,直直地望向了破败之馆的入口。

“呵……魔法实验的名额,我要定了。”

立下不可磨灭的Flag,阳叶脸上渐渐浮现出崔斯特固有的,玩世不恭的轻浮笑容。只见他微微拉下帽檐,身躯竖得笔直,一脸灿烂地踏上了破败之馆的台阶。

踏。踏。踏。

随着他走上破败之馆的台阶,两位迎宾的女郎双眼一亮,一脸谄媚地迎了上来。

“这位客人……”左边的女郎轻轻地握住了阳叶的手臂,并用自己饱满的胸口不住磨蹭着,眸中眼波流转,“请问有预订么?”

“预订?”阳叶心中一动,微笑着取出一枚金币,塞进了女子的胸口之中,“请问小姐,需要什么预订呢?”

虽然阳叶脸上挂着微笑,但面对着美女的左拥右抱,他的目光却很平静……这并不是因为他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而是因为……

——眼前的女性除了脸以外的其他部位……全都被打上了马赛克。

噗,想象一下吧……阳叶只能心中蛋疼地望着一团模糊的像素在自己眼前挤来挤去,而且因为系统的限制,就连手臂上的触感也被屏蔽掉了……这种情况,还他喵的能有什么感觉!?懵逼的感觉?靠。

“抱歉,既然客人没有预订,我们也不能过多透露。”望见金闪闪的钱币,女郎脸上的笑容更甚了,不过,仍是缄口避过了阳叶的问题,微微一拱手道,“您里面请,祝您玩得愉快。”

阳叶嘿地一笑,摇摇头,也不再顾左右两位的热情似火,径直便踏入了破败之馆的门口,一进门,便有道道喧闹的杂声传出。

“押大!我押大!”

“去你妈的!这次老子一定赢!”

“大爷我全推了!你们这群****有本事就跟!”

“我****……”

门外金碧辉煌,门内的声色却不尽人意,只见团团上身赤膊的人群围绕在一张张赌桌之前,口中脏话不断迸出,看着赌桌之上的筹码,气氛灼热。阳叶见状,不由得皱了皱眉。

他并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不好意思……这位贵客。”旁边的一位侍女看见阳叶的神情,迎了上来,低声在他耳边解释起来,话音软腻,带着娇嗔的意味,“这里是众人区……大部分的佣兵都集中在这里。若您不喜欢这里的氛围的话,我可以带您去贵宾区游……”

“不了。”阳叶伸手,打断了侍女的话语,“就先在这里玩一会儿吧。”毕竟,完成任务才是第一需求,相比于贵宾区可能会有的一群精明的老赌棍,面前这些头脑里都是肌肉的佣兵反而更容易对付一些。

“那好,请问您需要兑换多少筹码?”侍女脸上泛起职业性的微笑。

“筹码么……”阳叶想了想,“我第一次来,请问这儿的筹码制度,是怎样的?”

“是这样的:一枚银币可兑换一枚银色初级筹码。一枚金币可兑换一枚金色高级筹码,两者之间的兑换比例是一百比一。直接以钱币作为赌注是不被允许的,每轮游戏结束,破败之馆将从赢家手中收取1%的抽成。”

“这样么……”阳叶瞥了一眼佣兵们桌子上堆叠着的大堆银色筹码和几十枚寥寥可数的金色筹码,不动神色地皱了皱眉,“在这里下注的话……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赢得到一千金币。”他似乎有些高估面前这群佣兵的财富值了。

这也在情理之中……阳叶本就不清楚诺克萨斯的GDP。一个在冒险者协会有高级证明的佣兵,一个月拼死拼活最多也就挣到一百金币。大家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人,明白钱财的重要性,自然具有自制力,不会把钱都挥霍到赌场之上,拿出十分之一来玩就算很奢侈了。

“算了……当练练手也好。”阳叶摇摇头,对着侍女微笑道,“还请帮我兑换一下筹码。”说着,他将手伸入怀中,做了一下必要的伪装,然后……掏出了一大袋金币。

“五……五百枚金币!?”侍女惊讶而欣喜的话音从胸口迸出,“您……!请您稍等!我立刻为您兑换!”

瞬息之间,侍女已经将面前这位装扮优雅的成熟男士认作了大客户,她提着金币,踏着棕色的鹿皮靴急匆匆地奔跑向破败之馆的深处,那上下起伏着纤细躯体展现出数道柔软的曲线。

“啧。是不是有点拿多了……”阳叶瞥了一眼还剩497枚的金币数量,显得有些无奈,“咱还以为一千金币挺少的……没想到崔斯特这货还是个大款,金币的购买力这么高么。”

正在他思索下一步的行动之时,侍女已是香汗淋漓地跑了回来,手中端着一大盘筹码,金色充盈,顿时闪瞎了周围人的狗眼。

“我靠!”

“这家伙是谁!”

“妈的,这群该死的有钱人!”

佣兵吵吵嚷嚷,都朝着阳叶这边望了过来。

“哎呀呀呀……引起注意了啊,这可不太好。”阳叶嘴角微微勾起弧度,优雅地接过筹码盘,正正端着,走向了一张被围观群众堵得水泄不通的赌桌。

“那家伙朝着这边来了……”

“这身装扮看起来不好惹啊……”

“这人是谁……?”

佣兵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但很识相地为阳叶让开了一条路,露出了一只还空着的椅子。

阳叶上前,正正地在椅子上坐下了,他将手中的托盘轻轻放下,接着,抱拳行了个礼。

“谢谢各位捧场。”

阳叶皮笑肉不笑,将帽檐再度拉低了半分,“在下就只有五百金币,可否一起玩玩呢?”他指了指场中的赌桌,这张桌子他之前便已经看好了,玩的是一种牌制游戏——牌上印着诺克萨斯的各个人物,如德莱厄斯,泰隆,斯奎因等等。规则大体是用厉害的角色去干掉弱小的角色,有些像斗地主,又有点像三国杀,总之,是一种运气与技巧参半的游戏。

他之前并没有玩过,现在来到这张赌桌,也是为了实战演练试试手。

周围大约坐了十几个装备各异的佣兵,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坐在桌子的最顶端,下巴蓄着一蓬大胡子,看模样应该是领头的赌徒。

听闻阳叶的话语,大胡子微微虚起双目,瞥了一眼阳叶身旁的筹码,面庞之上闪烁过贪婪的神色,但接着便止住了。他深深地呼了口气,盯着阳叶,目光灼灼。

“这位朋友,生面孔啊。”

“呵……那是当然,我第一次来,自然是生面孔。”阳叶轻笑一声,“下赌注难道还需要和熟人玩么。”

“说得好!那就参你一个,反正这游戏越多人玩,筹码越多。”大胡子看从阳叶身上套不出话来,也就作罢,“一局一枚银币,随牌局增加数额。这筹码还入得了您的法眼?”他话语之中的意味隐隐排斥着阳叶,似乎想要将其推到佣兵们的对立面去。

本就如此,阳叶一身行头精致而考究,明显和周围的佣兵格格不入,大胡子这话,是在表明咱们阶级不同,您这种出手阔绰的大人物往往看不起我们这些在生死线上摸爬滚打的人,从而将阳叶推到佣兵们的对立面去,为自己占据有利地形打好基础。

“来到这里的人,谁眼中没有钱?”阳叶显然领会到了后者的意图,然而他并不吃这一套,反而用巧妙的话语将其带过了,顺便博得了周围赌徒的认同感。

“真正敢于下注的人,是不在乎金额大小的。”

大胡子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没有回话,似是感到有些棘手,目光变得凛冽了起来。他将自己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看样子,是想要拿出自己所有的本事来打牌。

阳叶见他没有回话,也不再追究,只是对洗牌的侍女点头示意道。

“既然都坐了上来,咱们便开始吧。”

侍女点头会意,将桌面上的卡牌推着给聚拢了起来,整理好后,用熟练的手法开始哗啦哗啦地洗牌,一双玉手在空中飞舞,行云流水。

待到洗好之后,侍女按次序将牌发到了每位赌徒手上。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阳叶的身上,并瞪大了眼睛,心中不约而同地浮起同一种想法:

“这位装逼装得这么足……怎么着也得来个大杀特杀才对吧。”

然而……一接过牌,阳叶的眉头便紧紧地锁了起来。

周围的人看得分明,他的角色手上是一张【厄加特】,一张【魄罗】,还有一张【提莫】。

“哈……这,这……”

“噗,这种垃圾组合……这把有点悬了。”

“我觉着这家伙输定了。”

愿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