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无限进化

英雄联盟之无限进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看我打开嘲讽光环……

【主线任务三:到达演武场,已完成。您将在完成所有主线任务后获得任务奖励。】

【主线任务已更新】

【主线任务四:拯救戒。】

【支线任务已更新】

【支线任务一:杀掉深层意识中的戏命师·烬。】

四声提示相继传来,两人的神情更严肃了几分。

“……支线任务出来了。”孙不紧瞥了一眼玩家菜单,沉声问道,“杀掉面具男……咱们干不干这一票?”

“咱们两个肯定是打不过面具男的,他枪法很好。”阳叶小声回道,“这样……我们先救戒。戒恢复意识之后,肯定会帮咱们一起干面具男。”

“好……”孙不紧应下话语,“不过……”他顿了顿,又问道。

“怎么救?”

“废话……你是他老师!你是尘!《均衡戒律》就在你手中!”阳叶狠狠比了个手势,“所以,拿着《均衡戒律》扇他丫的!打醒他!”他咬咬牙,“我会为你争取时间。”

“那就这么定了。”

两人交谈一番,已是定下了计划,接着……他们互相对视一眼,脚步一踏,同时冲进了演武场之中!

【主线任务三:到达演武场,已完成。您将在完成所有主线任务后获得任务奖励。】

【主线任务已更新】

【主线任务四:拯救戒。】

【支线任务已更新】

【支线任务一:杀掉深层意识中的戏命师·烬。】

四声提示相继传来,两人的神情更严肃了几分。

“……支线任务出来了。”孙不紧沉声道,“杀掉面具男……咱们干不干这一票?”

“咱们两个肯定是打不过面具男的,他枪法很好。”阳叶小声回道,“这样……我们先救戒。戒恢复意识之后,肯定会帮咱们一起干面具男。”

“好……”孙不紧应下话语,“不过……”他顿了顿,又问道。

“怎么救?”

“废话……你是他老师!你是尘!《均衡戒律》就在你手中!”阳叶狠狠比了个手势,“所以,拿着《均衡戒律》扇他丫的!打醒他!”他咬咬牙,“我会为你争取时间。”

“那就这么定了。”

两人交谈一番,已是定下了计划,接着……他们互相对视一眼,脚步一踏,同时冲进了演武场之中!

……

戒跪坐在演武场中,其眼瞳时而清明如水,时而猩红如血,他的身躯微微颤抖着,面庞之上冷汗淋漓,似是正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戒……别挣扎了。”烬低下身,与戒对视起来,“你早就被那老家伙给抛弃了,又何必这么苦苦坚持。”他话音带着一股磁性,“能够容纳你的,唯有阴影……唯有我们。”

戒双目紧闭,沉默不语。

“哈哈……”烬轻笑几声,话语之中,尽是冷蔑之色,“还在负偶顽抗么?不过是延长一会儿挣扎的时间罢了。你难道还指望有谁来救你?有谁来救你这道无人可依的主念头?”他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你不是想杀我么?现在我就在你身旁。怎么不动手了?”

戒依旧不语。

“呵……收起你那可笑的正义吧。”烬越说越起兴,神情癫狂(虽然并没有人能看到),仿佛独舞的戏子,“戒,你嘴上说着满口正义之言……但你的杀性却不这么想。你不妨猜一猜,在你的浅层意识之中……你的杀伐之念做什么去了?”

“你什么意思!?”戒的脸色终于变了,然而话音刚落,他的身躯又是一阵颤抖,一层猩红的血光从他眼中渗了出来,覆盖住了他的整个面庞,看起来甚是骇人。

“我的意思……很简单。”烬无声地笑笑(虽然并没有人能看到),“——很快……你便能见到你的老师尸首分离的……”

然而,烬正说着,一阵嗒嗒嗒的脚步声……却是从演武场的入口处传了过来,他闻声望去,不由得脸色猛变(虽然并没有人能看到)。

“尘!你怎么会到深层意识来!?”烬的话音骤然升高,“你这老家伙一道印象也这么阴魂不散!”他说着,目光瞥到了孙不紧身旁的阳叶,顿时释然,“呵……原来如此。”

烬爆出一声冷笑,“戒,你这家伙的执念看来仍旧不肯放松。那好……”他从喉咙中蹦出几个字来,“就让我在你面前杀掉这老不死的……效果还要出类拔萃一些!”

说着,烬从背后抬起一把巨筒似的手枪,并将枪口对准了孙不紧。其瞳孔紧缩,倘若蛇眸,目光阴冷,直盯得孙不紧心中发寒。

紧接着,烬缓缓……扣住了扳机。

就在此时,阳叶一声猛喝传了出来。

“水哥,放烟雾弹!”

“得令!”

随着孙不紧心中默念,一团烟雾以他的身躯为中心,骤然炸开!

嘭!

【遁奥义·烟霞】!

与此同时,烬却是被这变化给惊得一呆,握着低语的手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地手指扣紧,轰出了一发子弹。

(PS:低语是戏命师·烬手枪的名字。)

砰!

雕刻着繁复纹理的子弹被低语射出,疾若鹰隼,飞快地没入了【遁奥义·烟霞】所作用出的雾气之中……但很明显,那美妙的,子弹与肉体碰撞产生的声响并未传出——这一次的攻击,没有击中目标。

噗……

就在烬又惊又怒之时,一道漆黑的细小影子刺破了雾气,骤然从其中窜出,朝着他的胸口直贯而来!

“哼。”烬冷哼一声,手臂一抖,指尖扳机扣动,便见得一颗子弹再度蹦出枪口,将那道影子给拦截了下来。

叮!

子弹与黑影碰撞,传出一声金铁之音。子弹余力不减,射到了地面之上,再度向着远方弹去。那道影子却是停滞了下来,被子弹冲击得轨迹一偏,跌落到了地面之上,仔细望去……却是一柄黑漆漆的短刃。

“呵。”烬见状,一声冷笑传出,“戒,你这家伙的执念不是手段很高明么?怎么现在如此不堪?当初把你踹进浅层意识倒是费了一番功夫……现在看来,当初是有些多虑了。”

他的话音刚落……又是一个黑漆漆的影子从雾气中被仍了出来,朝着他直坠而来。

“无趣。”烬举起低语,再度一颗子弹倏然射出,朝着那个黑色的物体直贯而去,并撞击到了后者之上。

叮!

只闻得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传出,紧接着……又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破声响!

轰!

被子弹射中的跳跳炸弹骤然炸开,爆出了一阵明晃晃的闪光,强烈的冲击力携带着几块炸弹的残片,狠狠地扎到了烬的面具之上!

“什么!?”

“水哥,就趁现在!”雾气之中,阳叶在孙不紧身旁低声道,两人可以透过雾气清晰地看向外部,自然也见到了烬的窘态。

“好!”孙不紧低应一声,蹲着身子飞快地从【遁奥义·烟霞】的边缘窜了出去,他怀中抱着均衡戒律,急急地奔向了跪坐着的,动弹不得的戒。

阳叶也没有闲着,而是跟着孙不紧一同冲了出去,只不过,他们两人跑的方向相反,一人从雾气左边钻出,一人从雾气右边钻出。

烬被碎片扎了个结实,并未立刻注意到这一点。而演武场本就不大,等到他反应过来之时,孙不紧距离他与戒只有将近十米左右的距离了,阳叶亦然。前者朝着戒奔跑而去,后者则先冲去捡起了先前被击落的【阴影之刺】。

“尘,你找死!”戒用力拔出面具上刺入的碎片,猛地怒喝道,手掌之中低语光芒闪烁,最后一发子弹,已是蓄势待发!而且看这架势,若是让其轰中的话……半条命估计就得没了。

然而,就在他枪口对准了孙不紧,准备扣下扳机之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啪!

突然间,一枚雪球砸在了他的脸上,碎裂开来,散为白雾。

轰!

戒只感觉心中一股难以抑制的怒火汹涌而起,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他的身躯微微颤抖起来,瞳孔中爆起了猩红之色。

雪球的特效本就是吸引目标的仇恨值……现在戒心情本就不好,阳叶这样一掷,雪球的特效发动,更是让他的怒火再增一筹。

“你……你这是自寻死路,戒!”只见烬狂吼一声,枪口骤然调转,看也不看,手腕因怒火中烧而颤抖着,直接朝着阳叶轰出了最后一发子弹。

情绪波动之间,烬的精准度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如此仓促之间射出的子弹,只是堪堪擦过了阳叶肩膀,溅起一条血痕。见此情形,阳叶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一个嘲讽机会,只见他脚步顿了下来,与面前的烬对视起来,面庞之上,显露出讥讽之色。

“呵……戏命师·烬。”阳叶说着,不屑之情已言于表,“你的枪法……和你的脸色一样苍白无力。除了鬼鬼祟祟地做些小伎俩,你还能干些什么?”话及此处,他不动神色地扫了一眼孙不紧的动作,后者此时正趁烬没注意,悄悄地摸到了戒的身旁。

“嗯……还不错嘛,看我再拖一拖时间。”阳叶心道,嘴上的话语却没有停下。

“你……正是如此。戏命师?戏命?以玩弄别人生命取乐的家伙,不过是一只可怜虫罢了。”他讥讽地摇摇头,并发出了很欠打的笑声,“呵……呵呵呵……真是可笑。”

“你……!”烬听得怒火中烧,脸上的五官剧烈地扭动着(虽然并没有人能看见),“戒!你不过也就能逞逞口舌之利罢了!现在的你,早已经是瓮中之鳖!”

咔。就在两人互相开嘲讽的时候……一声齿轮转动的声音,在演武场中响了起来。

烬听闻此音,不由得一愣,但接着,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脸色一变,快速转头望去。

愿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