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朝堂

第32章 晏家有郎(下)

当晏明德带着那个驼背的老仆施施然走到城门口时,守城的军官一眼就认出了他,急忙上前想要行礼。却被晏明德抬手阻止了,只见晏明德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声张。

守京都城门的人是直隶于禁军的左都尉,能在这个军队中任职的,不一定很有能力,但是一定是有一些背景。今日守城的是清阳崔氏家的子弟名为崔颢,虽不是嫡出主家,但也是支家中的嫡子,晏明德的母亲便是这清河崔家的嫡女,从辈分上来说晏明德应当叫他一声小叔。

“小叔。”

晏明德敛眸轻唤了一声,崔颢立即让道“县公大人折煞属下了!属下不敢!”

晏明德微微一笑“今日我不曾带着仪仗出门,也没有令人清道,你就当是寻常的子侄便是了。”

“属下不敢,不知县公来此有何贵干。”

见崔颢坚持,晏明德也就没有继续强求,他用手指了一下队伍里沈云朝乘坐的那一辆马车说道

“可否想办法,让那辆马车,快些通过。”

晏明德的话外之意就是希望可以做到无声无息,崔颢听懂了这层话外之意,看了一眼那辆马车,却没有立刻着人去办,而是冲着晏明德握拳问道“不知县主可否告知这辆马车内人的身份,这样属下才好办事。”

晏明德闻言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他平时只是听过名字的所谓的叔叔,崔颢虽是躬着身子,但是做事却是不卑不亢。晏明德此时方才知道了为什么崔颢从一开始就极力的同自己分清尊卑的理由了。

既是可以和此事撇开关系,同时也可以不得罪自己。难怪可以以一介支脉,坐到这个队正的位置。旁人也许看不出这区区守门队正的位置的重要性,可是晏明德如何不知。这个位置一向是世家大族往禁军中输送后辈的重要位置,只要崔颢呆满三年无错,那么成为禁军的队长就会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人,是曾祖名我接的,至于身份,是商贾。”

“属下明白了。”

说罢,崔颢便招了一个手下耳语了几句,那名手下听完了以后,立刻就下去办了。只见他跑到了盘查的城口处,挨个的同那些盘查的士兵说了几句话。建康一共有一个朱门,四个侧门,朱门非外来使节来到一律是不开的。那个手下说完后,晏明德明显看到除了沈云朝所在的那一门,其余三个门速度都慢了下来。晏明德不出面,无非是不愿惹人注目。他要向那辆马车里的人示好,不希望让那个人觉得受到了怠慢,能得这个骨子里看轻百姓的世家子弟的尊重的商贾,崔颢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他通过降低其余三门的速度来让沈云朝所在的那一门速度“加快”,既不引人注目,用达到了晏明德的目的,最后也很好的保全了自己,手段不可谓不高。

“庄主,其余三门的速度慢下来了。”

听到肖笑的话,沈云朝不紧不慢的翻了一页书,说道“你看城门那里是不是多了一个华衣的人。”

肖笑往城门那里望了一眼,一眼就看到了鹤立鸡群的晏明德。

“有,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锦衣少年,哎,还是一个县主呢,腰上围着雀羽图案的腰带。”

几十米的距离在肖笑的眼里与近在眼前没什么区别,沈云朝微微一笑,说道“是晏家的嫡子,晏明德。京中出了名的贤德之才。”

“那不是修哥的弟弟?”

“可别在他面前说这个,不然他生气,我可管不了。”

听到沈云朝的挪愉,肖笑圆圆的小脸立即皱成了一团“知道了,我才不会闲的没事触他霉头。”

说话间的功夫,沈云朝一行人就已经缓缓来到了城门口检查的地方,几个士兵立即围了过来。

“慢。”

晏明德在一个士兵手立刻就要掀开车帘的关键时刻,缓缓从暗处走了出来,并且出声阻止。士兵虽然不认识晏明德但是他看自己的头崔颢跟在这个人身后,便知道这个人一定是身份不凡的贵人,一个字都没说的,就乖乖的退了下去。

“让沈庄主受惊了。”

沈云朝掀开帘子,第一眼看的便是马车前的晏明德,与三年前相比,现在的晏明德无疑成熟了许多,从样貌到做事的手段,虽然仍有不足但是比沈云朝上一次见他已经老练了许多。他生的端正,长得颇肖其父,眉宇间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贵气,却又不显得过于傲慢,让人讨厌,只会让人觉得理所当然。他的眼睛被人说是极像晏相,可是在沈云朝看来这双眼睛灵动是不假,可是论像晏相,还是那个人更像一些。

沈云朝看着晏明德的时候,晏明德也在看这个被自家曾祖颇为忌惮的商贾,怎么说呢。晏明德对沈云朝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像,不像商人,倒是像一个温和无害的书生。眉眼俊雅,儒生气十足。但是当晏明德看到沈云朝的眼睛的时候,漆黑如墨玉,平滑如明镜,他竟然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家的曾祖。

这个人果然不简单!他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对待沈云朝时的态度就更加平易近人。

沈云朝用恰到好处的疑惑的语气,问道“敢问阁下是……”

“在下晏明德,见过沈庄主。”

沈云朝一愣,随即便下了马车,向晏明德行了一礼,说道“草民见过继昌县主。”

晏明德连忙上前扶住沈云朝

“哎,沈庄主这是做什么?我是晚辈便不要这些虚礼了,沈庄主唤我表字行正便是了。”

“礼不可废,草民不敢。咳咳。”

“沈庄主身子不好,就不要在外面了,快些回马车吧。我知道沈庄主在京中有间宅子,若是沈庄主不嫌弃,让行正送你一程可好?”

“那就有劳县主了。”

……………………………………

走在建康城里,因着有晏明德开路,他们行走间倒是方便,只是不知是晏明德的缘故还是沈云朝的缘故,明里暗里窥探的视线都是不绝。

大约是走到了街中间的位置,沈云朝放下书,掀开了窗帘的一角,看着街边的铺子,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

一间茶楼的临街的二楼包厢,一个修长的身影背对着窗笔直的坐在桌边上,一只修长葱白的手端着一杯清茶,另一只则是有节奏的在桌子上敲打着,光是背影就令人移不开眼睛。

忽然,他打节拍的手一停,站了起来,回过身,露出了一张妖娆绝代的脸,气质虽然冷清疏离,可是眼角眉梢却于不经意间流露出点点媚意,勾魂摄魄,风情无限。要不是他喉间的喉结十分显眼,那他一定会被错认成倾国倾城的女子,引来无数的狂蜂浪蝶。

西北的严浩虽然也是长了一张毫无男子气概的脸,可是最起码只是漂亮,可这位的长相已经脱离了漂亮的程度了,女子中长得如此勾魂摄魄的都是极少,说是靠着一张脸倾国,也是不无可能。

他缓缓走到窗前几步处站定,嘴角擒着一抹邪笑,抬手就将自己手中的茶抛了出去,茶杯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然后稳稳地落在了窗棂上。

街上的沈云朝的目光缓缓划过沿街的商铺,一杯尚在冒着丝丝缕缕热气的清茶,就这样闯进了沈云朝的视线。看到那杯茶,沈云朝微微一笑,放下了帘子。

“晏家有郎啊。”

山海传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