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冠英雄传

全冠英雄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碰面

凌剑来到酒馆正在独自饮酒,突然上楼来了一位失魂落魄的少年,那少年眉清目秀,但是一脸的失落和沮丧之情,那少年披头散发,提着一只酒壶边走边饮,上得楼来,摇摇晃晃的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没有人过来招呼,就在这时,凌剑发现门店外聚集了好多的人,手持棍棒,叫到:神笛子宋晓你快过来,吃我一棒,我看你没有了神笛,还怎么嚣张,你真以为我还是以前的我吗,我早就知道了你是一个胆小之辈,整天只知道饮酒作乐,如何称得上大侠啊。我知道你就是一个窝囊废,你给我出来。出来。对,出来。神笛子宋晓委实有说不出的苦衷,自从神笛丢失,找神笛子解难的人是一波接一波,可是勉为其难的是神笛子宋少侠也是有苦难言,迫不得已见死不救,导致许多的人不理解其中的原因,纷纷降罪于宋晓。宋晓也觉得自己无用,每日饮酒一时消遣,惹得众人大骂不止,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真是一个窝囊废,平日里谣言说他如何如何能耐,可是这里的亲眼所见缺没有一点的同情之心。宋晓也不辩解,任由大家猜忌谩骂,诬陷埋怨。宋晓哪里能够不想念自己的神笛的,他知道自己就是出生入死的拼命也是取不回神笛的。就是这里的环境还不错,能够让宋晓静心的饮酒,可是这一群人又跑过来堵住了门口,让宋晓更是难堪,谁这么大胆,堵住了门口的去路,凌剑道。店小二慌忙跑过来拦住去路,道:爷,您消消气,这里的路不是您自己的,何必生气呢。店小二把这里的情况一一说清楚,你就再等一会,凌剑心想:看似这个少年不像坏人,但是一干人等追到这里,看来是要有一场苦战。凌剑一提,可是发现自己并没有带着自己的剑柄,道:我没有带剑,否则定救这少年于水火之中。凌剑见到少年并不慌张,还是慢慢的喝酒,放下一定银子叫到来最好的菜,快上。少年独自吃菜喝酒,不管那么多,凌剑此时也略微觉得,这个少年似是不一般,若是寻常人等,躲命还来不及,怎可在这里偷偷的伤心饮酒。凌剑坐下来默默观察.只见那少年平常饮酒,平常吃肉,等待过了一个时辰,那一干人等却不曾上得楼来,而少年已经酒足饭饱,正要出店门口,却一把被凌剑拉住道:外面那么多人你要小心为妙啊。他们人多,你出去势必送死啊。少年哈哈一笑道:这又有何妨,我乃神笛宋晓。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你不用管我。喜鹊来到门外,见许多的人围堵在外,瞬时间明白了当场的情况,喜鹊站在门外道:我家少爷实在是有事情在身,他不方便与各位谈话,就让我家小姐出马一试,如何。说完,小姐已经现身来到酒馆的外面,为了解救宋晓的尴尬的境地,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好凭借自己的良好技艺一丝一毫试着模仿师傅的手法,她已经做好的准备。只是等待大家的确认。大家能够允许自己一试伸手吗。小姐借着人群的缝隙望去。喜鹊说完看着大家的眼神,非常的诚恳。大家也不寒暄了。道:我们要找的是神笛大侠,你是哪一个,竟敢来这里替神笛大侠说话。喜鹊道:我知道大家的心情,但是神笛大侠近来确实有事情,我可以帮助大家,请大家放心,我可以以我的人格担保。请大家告诉我什么事情。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大家。大家只要放心的相信我。我会替大家尽量的解决的。大家面面相觑,不住讨论。那里面的神笛大侠呢。喜鹊道:他现在有别的事情。我是他的得力助手,愿意给大家带路,要知道有事情不一定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包括神笛大侠。别的人也可以的。凌剑道:兄台见这位小姑娘有情有义舍命相救,你也可以宽心了。为何还是眉头紧锁。看不开世间种种。那少年醉醺醺的道:兄长真是看得起在下,在下有劳大哥看重,开脱于我,我本是神笛大侠,能够给世间种种善恶予以开脱,可是我救得人数也数不清,一旦我出了事情,又有谁能够救我呢。我可以看开世间的种种烦恼,可是我的性命又有谁人能救。我还是生活在世间的普通人罢了。我能救世人,但是世人谁能救我。这是我的宿命吧。哈哈。我又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反正早晚是个死字罢了。凌剑道:少侠宅心仁厚,小姑娘能够救你,我也能救你呀。你打可以放心。世间的人善恶区分开了。我们知道你是善良的。我们会救你的。你年纪轻轻,有何谈生死呢。言之过早。好高骛远罢了。凌剑道:怎么样。我来救你。宋晓醉醺醺的看着凌剑道:你,就凭你,你能力还不够,你救不了我。能帮我找到神笛的人,除了我还有谁。凌剑道:解铃还需系铃人,确实需要你来完成。但是我们还有更多的人来帮助你完成心愿。帮助你度过难关。

谁在这里大言不惭,试着你看自己的本事,怎么能护得住他,两个个子不高的蒙面少年巨剑便刺,飞身而下,由于凌剑没有带剑在身,不得不暂时后退,推桌向前,两个蒙面少年将桌子劈成两半,继续强攻,凌剑破窗而走,飞身在院落,提起一根长木棍旋转拒敌,蒙面少年剑指犀利,将木棍一局一截一半的斩切,凌剑道:敢问两位少年何以拼命相搏,我们之间好像并没有深仇大恨,两位少年嘻嘻一笑道:可是我和能够帮助宋晓的人就是有仇,我们要击垮他,他自以为恃才傲物,可是也有不堪一击的一天。他曾经痛言训斥过我们,今天我们是来回报的。凌剑道:哦。怎么回报方法。两位少年道:曾经我们的父亲病重,他说是我们两个人练剑所致,可是这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但是我们偏偏不信邪眼,我们知道我们并然没有错。错的是他,我们只想让他看到我们的剑是多么的厉害,根本不是我们将父亲打伤的。我要证明给他看,也是要证明我们之所以有今天,我们发誓要有一天将精进的武功展现在他的面前,不可能看轻我们。我们不是好惹的。也不是任由他们摆布的。我们有今天是拜荔枝二老所赐,我们怎么可能将自己的父亲刺伤,这是愚蠢的行为。凌剑道:哦。原来是荔枝二老的徒弟。这个我也有所耳闻,荔枝二老向来以和谐甜美著称,他们俩个人从来不可以交手,如果他们两个人过招的话,都是躲在夜深人静的僻静之处,否则伤的是旁边围观的人,别人感到是剧烈的阵痛,需要就医来疗伤,因为荔枝二老的武功精进非常特殊,自己的尖峰从来不对自己的人下手,但是你们二人那时练剑,肯定是有一个人的心神出窍,想要致对方于死敌,才导致你父亲看到后,痛不欲生大病复发。你们两个人是他的徒弟,就不足为奇了。我道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荔枝二道的徒弟。两少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凌剑道:因为十几年前我也使用剑法,和荔枝二道交过手,也就是你们的师傅。两少年道:别管他们怎么说,反正今天我就是要这个宋晓知道我们的厉害。凌剑道:知道我的名号,还不赶快退下。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凌剑边打变厚退,进一步躲过一剑,伸手抢过来剑,剑飞炫而起,搁下来人之剑,飞身而起,两掌给了少年。少年受了内伤,逃跑道:后会有期,我们会记住的。转身而逃。舍弃剑柄。凌剑回到店内,发现宋晓已经走了

书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