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冥

第158章 出行前,吃了吧

在改变功法的刹那,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血肉,都发出轰隆隆的炸响之声,全部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吸力,轰然吞噬身上的火焰,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那燃烧全身的紫红色烈火,居然被吞噬个一干二净。

但并非完全吞噬,而是内敛,周策的皮肤在吸收了火焰后,化作了异样的紫红,不断发出咔咔的爆裂声,周策脸上的舒畅,也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痛苦。

周策的赤炎仙经虽然被改动,可只修炼前两层的话却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所以他就很不客气的拿着许权这便宜师傅给的丹药灵石,拼命修炼,如今已经是第二层大成的水准。

毕竟周策虽然有天掩文欺瞒许权,但天掩文的作用是掩盖,显现在外的只会是比自身低层次的修为而已,不能凭空捏造修为。

虽然第二重大成,可照周策看来,许权毕竟是锻体境中期,手上定然有威力强悍的法宝存在,想要将其瞬杀,如果不短时间提升实力的话,非常困难。

周策双眼开阖间精芒绽放,双手掐诀食指连点身体的几个穴位,身上的轰鸣声顿时扩大,皮肤上的紫红色越来越深,周策神色扭曲,仿佛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

他虽有一丝金乌血脉,可赤炎仙经是炼体之法,第二重的作用便是利用火焰灵力强行淬炼改造身体,和被血肉简单的吸收,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若要第二重圆满,则要洗筋伐髓,这是锻体后期的体现,对于现在的周策来说,无异于再经历一次锻体之苦。

只见皮肤上的紫红色越来越深,到了后面,仿若漆黑一般,就连周策自己,也不由得低声发出惨哼。

若是他想,能立刻停止改造,利用紫阳功将体内火焰吞噬,可他非但没有这样做,反而狰狞的神色中露出果断和凶狠,掐诀间赤炎仙经运转到了极致。

因为如果这时候放弃,他虽然还能强悍不少,却不能强悍到终点。

因为修道之人,不能畏生死,修行路上,苦难重重,退避开了这次,莫非下次,还要退避!

因为……

“这就是被火焚的感觉么,原来当初生下我是,娘是这么痛啊……”

一滴水珠从眼角中划出,可瞬息间,就被那高温蒸发无踪,只留下一声不甘的咆哮嘶吼,无法传出外面。

他这才知道,当初那一个女人分娩时的痛,火烧的痛。

他不知道,在山的另一边,一个女孩默默的看向他,黑白分明的瞳孔,藏不住哀色。

无形之气弥漫,将一切气息覆盖,其中蕴含的防护之力,将恐怖的高温抑制下去,不外散半分。

日升月落,日落月升,就这样三天过去了。

短短三天,对周策来说却好似三年般漫长,三个日夜,没有停歇的运转赤炎仙经,那钻心的刺痛无时无刻不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折磨着他的感官。

可周策硬是忍了下来,疼了就放声嘶喊,灵气少了就撕咬灵草,仿佛承受剧痛的不是自己,仿佛是在为什么而赎罪。

可他这仿佛自残般的行为,却是收获极大。

曾经历代修炼赤炎仙经之人,等到了第二重大成后,都是缓缓推进,等熬上几年才能圆满,因为无一不难以忍受那超乎寻常的剧痛,但周策扛下来了,只用了三天。

痛楚缓缓散去,周策力竭的摊倒在地上,全身大汗淋漓,如黑般的紫红色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略显白皙的肤色,配上周策俊美的脸庞,放在凡间,肯定能迷倒万千女性。

即使精疲力竭,但这看似瘦小的肉身,却蕴藏难以想象的爆发性力量,大口喘气间,浓郁的天地灵气如浪潮般汹涌而来,被大口大口的虹吸,每一次胸膛起伏,都会被每一块血肉贪婪的吞噬,补充消耗。

一个时辰过后,周策才站起身来,活动一下四肢,眉头一皱后很快舒缓开来,喃喃自语道:“果然,单单第二重圆满,也无法进阶锻体中期么,看来是要修炼真正的第三重,或者紫阳功突破到第二层才可以啊。”

略微感受一下,体内灵力汹涌澎湃,四肢百骸中充斥着难以想象的爆发性力量,只是随意的挥手,就响起阵阵音爆,比起刚上山时,修为要精进太多,但也只是在锻体初期的巅峰,无法突破中期。

宛如其中有一层薄薄的隔膜存在,仿佛触手可及,但即使用尽全部修为,也无法轰破。

松了下筋骨,周策朝旁边看去,只见那庞大的血球已然消失,沥血旗悬浮空中,阵阵血光闪烁不定。在他闭关修炼的时间里,赫然是将所有血液吸收殆尽。

吸收了妖兽血球后,沥血旗上的威压蓦然攀升不少,旗面上多出了几条妖异的纹路,浑然天成,周策一把将其抓起,凝神一看,便露出了满意之色,明显是看出了沥血旗成功蜕变才有的表情。

一手拿旗,另一只手掐诀在旗面上一指,顿时沥血旗飘扬而动,阵阵血光激射而出,呲呲几声直接射穿墙壁,射出了十几个婴儿拳头大小的小洞。

接着旗子再次一抖,十几只血影蓦然从他身旁出现,随旗而动,接着又试验了几招沥血旗的神通,检验了一下威力后,才满足的将其缩小吞入口中,在丹田蕴养起来。

接着他又收拾了一下后,紫意弥漫的双眼又看了一下四周,那些被阵图转化而成的无形之气缓缓消散,毕竟这段时间里被他弄出的声势消磨了不少,再过两天,就会完全消融于天地之中。

摇了摇头,周策对这种无形之气其实是非常喜爱的,使用起来非常便利,能用来做一些偷偷摸摸,非常不符合他高贵身份的事情,但奈何阵图的品阶不高,转化出来的无形之气他无法掌控,只能任凭消散。

加上周策在这个方面固执得要死,拉不下脸面找周元要,但听说这阵图是晨灵国的徐大师门徒炼制出来,周策盘算着如果哪天真的会去了,就换一张高阶的阵图来。

取出灵石来吸收恢复,周策闭目调息,两个时辰过去,双目睁开,感受到体内不再虚脱后,起身朝房门走去。

“以我现在的实力,配合上沥血旗,再加上神通术法,能杀许权的把握,估计有七成,但在其洞府中,一定留着什么后手,那样的话,就是五五,不,四六开么。”

周策眉头皱起,脑海中思绪翻滚,不断模拟着和许权厮杀的场景,但每一幅场景都显得有些模糊,很大几率会弄出动静,这里是飞仙宗腹地,第二层更是长老之地,危机四伏,不能贸然行事。

他预测的四六开,是他的胜机四成,毕竟他对许权的洞府了解较少,为了不让其生疑,几乎都是在石室里修炼,偶尔出来讨丹药,也是粗略的记住洞府的布局而已,更深层次的,他不敢探查。

毕竟伴虎在侧,虽然他实实在在的坑了许权一大笔,可他对自己的定位也是清楚,即便修为相差不大,即便他演技高超,聪慧过人,但他也就是一个十几岁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而已,能做到这样已经勉强了,做出小动作来,怎么可能逃得过许权这修炼百来年的老怪的眼睛!

所以他很聪明的没有这样做,自知之明非常重要。

这飞仙宗凶险暗藏,要步步谨慎才行。

至于逃出飞仙宗么,周策从来没有想过,先不提没找到乔儿,这飞仙宗始终没让一个弟子叛离成功,足以证明问题了。

即使他修为大增,即使他有后手,可周策不是那种天真懵懂的小孩,怎么会选择这样一条看上去希望渺茫的道路,何况他根本没有这样想过。

既然主动进来了,怎么能两手空空狼狈的逃出去!

而不空手的第一步,就是杀了许权,将他的洞府,一切,鹊巢鸠占!

“想要进一步增进修为,只有紫阳功到达第二层,只是手上是没办法做到了,那许权老贼手里,应该有曾经,我先前之人炼化而出的炎晶……”周策眉头皱起,如此想到。

“那许权老贼的洞府我大致了解,以我赤炎仙经的层次,配合上金乌血脉在体,每次见他时,却没有感应到炎晶的所在,怕是不在他身上的储物袋里,那么,应该是在那个被阵法封锁的石室了。”

周策目中蓦然迸发精芒,推开房门,正要豪迈的一脚迈出,回到第二层,实施他刚定下的杀人计划,这计划在他看来一刻都不能耽误,趁着现在许权未出关之时,必须赶快实行。

可房门咔擦推开,周策顿时表情一愣,迈出的脚生生悬在空中没有踏下。

因为在他面前,一个篮子摆在地上,上面盖着粗布,还有一张折起来的草纸夹在上面。

这房舍因无形之气的存在,即使在百丈之内,也少有人经过,这百丈之内,也就周策一人而已,加上那篮子中传来的很是邪异的气味,周策不由得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

沉默一阵,他像是鼓起勇气般捡起篮子,将上面的草纸翻开一看,只有寥寥一行秀气的字在上面。

“累了吧,亲手给你烙了烙饼,出行前,吃了吧。”

一阵冷冷的风拂过,将那块粗布吹在了地上,露出了篮子中,一张五颜六色的烙饼,散发出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气味……

第二天清晨,周策才离开了房舍,只是脸色有点不怎么好……

我是周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