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冥

第148章 飞仙宗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老爹给我寄东西的?”周策从乔儿的话语中,立刻感受到了不对。

“知道就是知道,就你这种榆木脑袋,顽固不化,我才只好勉为其难的,帮你收下那些厚礼了。”

乔儿一副语重心长的表情说道,丝毫不顾周策神色露出愠怒,大吼大叫的像把她甩下来。可乔儿好似一块磁铁一般牢牢的钉在周策背上,更是直接将两条细腿盘在周策的腰上,像一个龟壳一样附在背上一般,怎么也摔不下来。

从那天相遇开始,已经有五年了。

虽然那天的记忆让周策有种不忍回想之感,只记得一口下去后昏死过去,醒来后浑浑噩噩,乔儿好像说了什么,可周策记不清了,大脑一片空白,嗯嗯啊啊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山里木屋的床上,天黑了,乔儿像是累了一般在一旁睡了过去,屋里没有以往的邋遢,整整齐齐,即使是他这个主人看去也是焕然一新,第一感觉此地并非自家的感觉,想来是乔儿帮忙打扫的吧。

可他不记得有说过木屋的位置,莫非是自己昏死时说了梦话,还是老爹告诉的,那是当时周策的一个小小的谜团。

从那一天过后,乔儿拿着护身符,在半威迫的情况下,直接住进了周策的屋子里了。

接下来的每一天,都刻骨铭心,想忘都忘不掉。

乔儿的修为仿佛被什么遮蔽了一般,让周策怎么也无法看透,可每一次显露,都要比起周策强上那么一些,让周策很是火大,可总是被压在头上面,被牵着鼻子走。

每天都为了烧菜的主导权费尽心思,到如今居然学会了烹饪,且在那种缭绕心神挥之不去的危机感压迫下,周策烹饪的能耐突飞猛进,到了最近,也是让乔儿不得不心服口服的地步……虽然期间如果乔儿一个兴起,周策也是提心吊胆就是了。

为了筹集进阶的炎阳晶玉,和乔儿一起游历四方,出入处处险地,或是采药或是杀妖,每一次都是惊险万分,可也正是在这种压力之下,才让周策修为提升迅速。

每一次生死危机,乔儿都好似会未卜先知一般,找到逃生之路,使得每一次险象环生,都还保留着一条小命。

连周策也没有注意到,每一次的生死危机过后,那平淡都觉得异常温馨,两人的距离也在慢慢的缩小,乔儿的称呼,从原来的公子,到了如今的周大哥。

“周大哥,不如我们拜入飞仙宗吧。”乔儿搁在周策肩上的俏脸直接贴了过去,和周策脸颊贴在一起,忽然嘿嘿笑道。

“怎么,你这寒凤族族女,也会想进那种小门派不成?”周策闻言轻哼一声,反道。

飞仙宗,是近五百年来兴起的一个宗门,势力不小,足足囊括了近百个凡人国家的范围,称霸一方,每过十年都会开放一次,在各个凡人国内收取门徒,甚至在飞仙宗之内,已经有三个结丹老祖。

可虽然说起来霸气,可也只是晨灵国眼中的一只小虫子罢了,不然又怎么会放任在国境内开宗立派,因为飞仙宗即使再过五百年,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乔儿虽然没说过自己的身世,可五年相伴,多次出生入死,周策自然能看出乔儿施展的种种神通有着眼熟之处。加上乔儿身上不时逸散出的冰灵寒气,周策又如何不能推断出,乔儿是晨灵国大族的寒凤族族人。

毕竟,周策的娘亲,便是来自此族。

被周策一语点破,乔儿却丝毫没有表现出尴尬之色,依旧嘿嘿磨蹭着周策,一边说道:“就去么就去么,周大哥,也是对你好啊!”

周策眉头皱起,许是被乔儿蹭得烦了,像是放弃一般叹气,说道:“那去吧去吧,等过两天准备好后再出发!”

其实也正如乔儿所说,进入飞仙宗对他没多大坏处。

踏入锻体境后,对于资源的消耗也是上百倍的增长,如果身后没什么宗派的话,单单是一个散修,很难继续修行下去,否则周策就只能回晨灵国,可他暗自发誓,不将紫阳功达到第三层,誓不回去。

虽然那宗门的名字有种妄自尊大的意味,方圆十万里内,也除了一个飞仙宗外,也没其他选择了。

“而且我算过了哦,周大哥会在那飞仙宗里,得到意想不到的造化……乔儿的心愿,或许也能在此行中,得以完成。”乔儿目光闪烁,没有将此话说出口。

她如瀑般的秀丽长发披散着,能看见那长发中,夹杂着几缕冰蓝发丝。

两天后,在远离赵国数万里的一处荒郊,一抹闪光一闪而逝,乔儿和周策两人蓦然出现在了那里。

只见乔儿一脸笑容的左看右看,还欢乐的哼着小曲,而反观周策,背着一个大大的行囊,手里拿着一块碎成两半的玉佩,眉宇抽搐,最终化作一声长叹,内心暗道:“如意瞬印,想我省吃俭用近十年,可赶个路而已,居然直接败完了,唉。”

那碎成两半的玉佩,名字赫然叫做如意瞬印,是如意宗炼制的独特法宝,虽然是一次性的,可其内藏着的瞬移神通,瞬息万里,就连一些高境界修士都很是喜爱,用作保命逃亡之物。

这如意瞬印自然是价格不菲,根本不是锻体境修士可以购得到的,可没想到,被乔儿随手就是一块,要知道这几万里距离,他们两个只要花上半个月,也是能走完的。

看了一眼左顾右盼的乔儿,周策内心再次一叹,被着两人份的行李,向前走去。乔儿见周策离开,也是跟了上去。

此刻二人身穿布衣,虽然相貌不俗,可一眼就会被判断是寻常凡俗家的孩子,甚至在二人身上,也没有丝毫修为波动散发而出,仿佛真的如凡间童子一般。

这是因为在二人的手腕上,一个烙印的符文所致。周策抬手看了一眼,目中露出奇异。这符文很小,只有指甲盖大小,甚至一眼看去,也没什么复杂的纹路,乍看甚至会错认为胎印,可烙在手臂上之后,却将周策的修为气息完全掩盖,即使是他自己内视,也无法探查出丝毫灵气存在的波动。

“依乔儿所说的,这符文叫天掩文,虽然看上去平凡,可隐蔽居然如此奇效……可不像是我晨灵国之术,应该也不是寒凤族所传吧。”周策目中露出一丝疑惑,内心暗道。

两人一路前行,如凡人一般,没有动用丝毫修为之力,脚踏实地缓缓前进着。

两人对飞仙宗没多大研究,可出发前的晚上,乔儿便对周策提出掩盖修为之事,以凡人的身份进入飞仙宗。

乔儿没有说是为什么,只是说一到飞仙宗周策就会知道缘由。周策虽然诧异,可还是选择了相信乔儿,略一沉吟后,便答应了下来。

这是基于信任,五年相伴和出生入死,否则以周策看上去稚嫩的外表下,藏着的不俗心智,也绝对不会选择盲从。

两人走着走着,这一走就是三天,三天的路程虽然对凡人勉强堪忧,但他们两个已经踏入锻体境,以灵气洗刷凡根,达到真正的修仙体质,体内的每一滴血肉,都是蕴含着超乎寻常的力量。三天不吃不喝的赶路,也没有丝毫疲倦,依旧精神抖擞。

翻山越岭,经过一个个城镇,最终在一个明日高悬的晌午,两人停下脚步,踩在山崖前遥望而去,抬起头抹去一把汗水,惊叹一声。

“蹡蹡,周大哥,这就是凡人口中相传,进入后能一步登天,成为天外飞仙的飞仙宗哦!”乔儿立刻上前一步,装模作样的摆起手势,指着对面,让周策不禁苦笑起来。

只见山崖的那一边,是一座万丈高山,直插云端,透着一股磅礴之感。在山腰之上被浓郁的大雾弥漫,无法看清,让人生出一种震撼,仿佛所看的,是一座仙上,那山顶居住的,是传说中的仙人!

那是飞仙宗的宗门所在,飞仙山!

此地方圆百里被群山环绕,据传这里的上百山脉,是那百年前已逝的飞仙老祖建立宗门时,用大法力搬山,用作镇守山门之用。

经过数百年的扩张,不断从凡间选取具备灵根的孩童收入宗门,使得虽然飞仙老祖因操劳宗门事务,最终耗尽心力下仙逝,但也让当初那个小小的门派,扩展到如今的规模,方圆十万里之内,没有一家门派与其抗衡,因为那些门派,要么被其吞并,要么被其覆灭!

就连周策也不得不感慨飞仙老祖是一代人物,他从一些残旧的卷宗中得知,飞仙老祖当年只是聚气修士,只是在一个凡人国度中收纳门徒,形成的一个小帮派而已,且名字也并非如今的飞仙宗,除了两个庞大的宗门占据这片底盘,还有数个小门派压在他的头上。

只是在飞仙老祖经历了无法想象的拼搏,期间不知道获得了什么造化,居然修为暴涨,一跃成为半步魂蜕修士,横扫之下,才建立起了飞仙宗这个庞然大物。

我是周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