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神冥

第118章 再见黑山

黑山部落内,姬华盘膝而坐,手掌握着一块散发着强烈血光的石头,身下血池翻滚不已,可他自身却波澜不惊,面对着疯狂扑杀而来的妖兽,神色不变,冷静的操控着护族大阵的光幕抵抗。

两年前,曾有天蛮殿的使者降临黑山部落,欲要增援,可无一例外的都被姬华打发了。其中的原因,一是兽潮虽说凶猛,可比起其余部落来规模较小,无需天蛮殿增援也能抗住。其二,那便是姬华对于天蛮殿目的的了然。

天蛮殿对外一直存在着一种神秘且高高在上的感觉,可对姬华却并不管用。姬华年少时在外游历,也和天蛮殿打过不少交道,其自身也是人族贤者的弟子,深知天蛮殿暗地里的行事风格,和一些不为人知的嘴脸。

以黑山一个小部落,根本无法入天蛮殿的眼中,即使在整个人族,也算是随时可以当做诱饵的弃子,居然有三位魂境使者前来助阵,以天蛮殿的人手,若是每个部落都如此分配下来,绝对不够。其中的缘由,存在蹊跷。

姬华轻叹,他也并非不能模糊推测天蛮殿的意图,无非是为他而来。要知道姬华是贤者弟子,所修因果道,其本身的实力也绝对不俗,再加上结交众多强者,种种种种,才让天蛮殿派出三个魂境强者。

若是其余部落,即使知道其中诡异也会欣然接受。可他人不知,但姬华可是能实在的看清天地间弥漫的灰煞之气,若是放了三个魂境强者进来,那么黑山部落总体外散的气息就会成倍增长,兽潮的规模,也会随之扩大。而天蛮殿自不会白白出手相助,其中的谋求,必然存在着诸多凶险,可能连姬华的命也搭进去。

姬华以因果道推算,最终明确拒绝天蛮殿的相助。天蛮殿使者几次三番的被拒后,三人也没有强求的离开了。对于整个天蛮殿来说,多一个姬华不多,少一个姬华不少。使得整个人族之中,黑山部落是少有的几个没有天蛮殿相助的部落,而其余的那几个,无一例外全是实力强横的大部。

对比之下,黑山部落这等小部居然敢如此逞强,若不是姬华人人皆知是一个心智超然之辈,所有人都会觉得其是自寻死路。

失去了天蛮殿的帮助,奇异的是,整个黑山部落却没有弥漫出丝毫不满或者慌乱的氛围,死死抗衡兽潮。姬华也同样临危不乱,因为早在三年前,一个人突兀的来到部落内住下,且带着一条口信,和无法看透的高深修为而来。

也因这条口信,使得即使作为族长之子的姬云这么久没有归来,也没引起整个黑山部落的慌乱。

此人散发的气息紊乱诡异,趋近于妖兽,可丝毫没有被灰煞之气所影响。也因为他身上的妖兽气息和自身掩盖能耐了得,使得他自身不会引起兽潮的增长。而他多次出手,也数次让黑山部落从覆灭的边缘中救出,即使族人被兽潮淹没,也能其出手下及时救出。所以即便是现在,整个黑山部落虽然疲惫,可居然鲜有人战死。

此时此刻,黑山部落的边缘,一片废墟位置。

所视之处,残檐断壁一览无遗,随处可见****相互厮杀的场景,每一方身上都沾满鲜血,落下不少的伤痕,妖兽一方咆哮着扑袭而来,而人族一方同样嘶吼着气血翻滚,蛮器挥舞,一式式蛮术神通施展而出,轰击在妖兽身上,轰鸣声不断炸响。

这里是黑山部落的边缘位置,可没有被护族大阵护住的区域。随着兽潮汹涌,部落积累的资源渐渐不足,难以完全支撑护族大阵的消耗。不得已下将大阵收拢,而族人们则靠着各种建筑和地形为屏障,和兽潮展开厮杀。

这战场之中血腥味浓重,细看下百余人族和数千妖兽相互拼杀,可诡异的是,地上尸骸几乎全是妖兽,除了几条断肢或者被群妖瞬间咬杀分尸的一两个倒霉蛋外,难以见到一具人族尸体。

这其中的缘由,被灰煞之气侵蚀得癫狂的妖兽也不会去思考,它们也没有在意到,为什么这些人族战了这么久,虽然伤痕累累呼吸紊乱,杀心浓厚,可瞳孔中丝毫没有被杀气侵占脑袋,丧失理智的模样。

自然也没有发现每个人族在接近死亡时,都会莫名其妙的瞬间消失。还有空气之中,始终弥漫着的黑绿两色雾气。

而在其余两个战场处,同样有着黑绿两色雾气弥漫,可明显除了黑山族人外,还有其余两样区别于生灵之物助阵。

其中之一便是傀儡,这些傀儡看上去仿佛石雕一般,若是姬云在场,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些傀儡居然和蚩夜部密室通道中的有着七八分神似,若是利用推演之术看到其中的构造,也能发现其中有多个灵识节点存在,这些节点通过阵法连接起来,相互融合下仿造成具备一定灵智的灵魂,冲杀向兽潮。

而这傀儡内部又有着些许不同,因为其中加入了机关之术的构造方法,使得内部结构更加复杂,也同时让傀儡更加灵巧。

第二样同样是傀儡,可不同于石雕傀儡,而是尸傀!这些尸傀全是黑山部落于兽潮之中斩杀而亡,生前皆被毁的面目全非,几乎全部肢体崩溃得无法行动。

如果事先预备要炼成尸傀的话,毁的如此破烂也有些不明智。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被灰煞之气控制的妖兽,即使还有一口气,也会疯狂肆虐,不废去它们的行动能力的话难以灭杀。所以这些尸傀身上,随处可见用灵矿填补的躯体,行动较之于前一种傀儡,略有不便。在尸傀的脑袋上,明显有一缕烟丝连接于雾气,被雾气所操控。

这两种傀儡,虽然远不及黑山族人灵活,可本身就没有生命,对于那些被灰煞之气侵蚀的妖兽而言,感知傀儡远不如寻常生灵,若是不靠近的话很容易会忽略。加上傀儡悍不畏死的围攻,配合上黑山族人的攻击,屡屡取得奇效,斩妖杀兽。

在其中一处战场,三只背甲上拖着巨树的玄龟咆哮冲出,每一只身上都散发着强烈的波动,三阶中期的强悍修为。撞击之下,四周的十几个黑山族人不受控制的身子倒飞出去,大口喷出鲜血,受了极重的内伤。有几个在雾气的笼罩下瞬间消失。

玄龟猛地撞在血色的光幕上,轰的一声巨响,使得光幕泛起涟漪,不时发出咔咔的碎裂声。托树玄龟神色癫狂,一击不成后正要再次撞去,可就在这时,大片的锁链骤然从右侧激射而出,缠绕在三只托树玄龟的脖子上。

这锁链通体灰白,其上烙印着许许多多的奇特符文。此刻符文闪烁,大量的气息透过锁链传入到三只玄龟体内。玄龟身子蓦然一震,猛地转头看向锁链源头之处。那锁链内传来除了大量生机勃勃的人族气息外,还有一丝对妖兽极其诱惑的气味,瞬间转移了玄龟的目标。只听低吼咆哮间,笨重的身体居然如奔马般疾驰而出。

三只玄龟所望之处,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冷峻青年。此人面容清秀,可神色极其成熟稳重,浑身上下却散发一种淡漠的气质,而这淡漠中,却暗藏着一抹锋锐,如入鞘的利剑般藏匿起来。这青年全身缠绕着灰白色锁链,正是其放出的锁链引来玄龟的注意。

若是姬云在场,定会惊讶的失声,因为此人正是他年少的好友,如同老大哥一般存在的,湛言!

只见玄龟狂奔而来,湛言嘴角勾勒而起,双手一抖下立刻锁链从玄龟身上倒卷收起,重新缠绕在上身。与此同时,血色光幕内蓦然射出两道青色的流光,这流光不瞄准玄龟,疾驰之下正中湛言。下一刻流光崩溃,化作一股风灵之力附着在湛言身上。

湛言顿时感觉身子变得轻灵起来,一跃后身子一转,刹那冲出,其疾驰的速度隐隐与玄龟持平,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将三只玄龟引开战场。

一阵过后,湛言和三只托树玄龟便跑出了百余丈距离。顿时湛言猛地转身,看向玄龟时神色露出狰狞凶狠,如利箭般蓦然冲出,眨眼间就站在中间的一只玄龟背上。

那只玄龟发出一声怒吼,背上大树晃动间大片藤蔓出现,狠狠鞭打向湛言。湛言身子一个抖动,顿时身上的锁链离体而出,似是感应一般无一例外将鞭打而来的藤蔓瞬间拦截。只见湛言在腰间储物袋一抹,立刻一把巨斧凭空出现,狠狠的砸在了背甲之上。

背甲被砍出了一个血色的大口,托树玄龟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与此同时湛言双手抓住锁链对着两旁扫射而出,鞭打在两旁玄龟身上。其余两只玄龟顿时回头,咆哮中挥出藤蔓,可湛言身下的玄龟因剧痛而身子剧烈晃动间,让藤蔓失去准头,没有困住湛言不说,反倒是缠在玄龟身上。

我是周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