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笑生死

第89章 江湖不只那些险恶

来到飞雁山,已是冬日。记得上次离开,也是飞雪的日子。

罗杰的家人说,他一直在山上。于是沙秋慢慢爬山,感受不用内力的发力有何不同。此时他已经恢复到断木实力,心中自然高兴。如果真的失去武功,说不定他的心境又会跌落成普通人。

好友相见,两人欢喜。吃肉喝酒,再听沙秋讲江湖中事,两人喝到醉倒在火堆旁。

第二天醒来,罗杰发现沙秋竟然比他起得早。出去看见沙秋在崖边远眺,他走过去问:“想什么?”

“想世间情,想人间义。江湖险恶,你我却肝胆相照。如今想来,却是难得。见惯尔虞我诈,没想到我们四人却没有因为武帝秘籍要自相残杀,有时候想起来,真觉得不可思议。”

听到沙秋这样感叹,罗杰就说:“这有什么,单说化天书与你师傅的情义,不也如此吗?难道江湖只有欺骗只有陷害,江湖同样也有信任与友情,区别在于能不能遇上。”

沙秋哈哈一笑说:“你说得也许不错,也是奇怪,当初为什么就这么相信你?也没想过你会背后捅刀子,更没想过你拿到净心天经后真的分成四册,每人一册。这个说出去,江湖上恐怕没有人相信吧。肯定说是编的,世上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事。”

罗杰挠挠头。这几年过去,他已是二十四岁的人。没想到在好友面前,会作出挠头这个动作。胖没减下来,反而高了不少。

他说道:“说句真心话,当年还真有过这个心思。不是想着打不过你们嘛,只好装大方点。”

沙秋变得严肃地转过头,问罗杰:“真的?”

罗杰也严肃地回答:“真的。当你们特意来困龙岛救我时,我已经当你们是生死兄弟了。所以你问我,我就不想欺骗你。当时曾经有自己拿走净心天经的想法,只是既打不过你们,又不想辜负你们对我的信任,我才分书的。”

沙秋忽然又笑了,罗杰看到他笑得很真诚。沙秋说:“看来当年我真有点傻。”说完重新看向远方。

罗杰说:“你不傻,是我傻。我学会阴险狡诈,还是被你感染得相信情义与信任。看你拼死为东鸫,让我觉得你好骗,把你骗去武帝古墓当探路的。顺便我也看看能不能和东鸫好,想财宝与美色兼收。”

沙秋说:“是吗?你知道东鸫是什么人吗?她是摘星楼的杀手。化天书死了,只有她知道。可是肖远山却知道了,是肖远山亲口说摘星楼的女杀手在我身边的。”

罗杰摇头说不相信,沙秋把事情经过说给他听。罗杰听后久久不语,最后才说:“就算如此,她也没有对不起我们。其实现在你这样说,我却想明白了原因。你是当局者迷。”

沙秋问:“什么当局者迷?原因是什么?”

“她喜欢上你了。你自己不知道,我在旁边看得可是酸溜溜的。她和楚霓菲暗中吃醋,我可是看得明白。”

“她喜欢我?我何德何能,让她喜欢?”

“你一路对她的照顾,我都嫉妒。你对人的信任,感染了象我这种有良知的人。如果是遇到险恶之人,你当然要倒霉。可如果遇到象我们这种好人,就是你八辈子大福。再说,你也不是盲目的相信人。”

这样的讨论是没有结果的。人与人的相遇,遇到坏人就算你不相信对方,也可能受害。罗杰被蒋辽抓住就是例子。

罗杰说如果沙秋是贪图东鸫的美貌,那么在东头镇客兴酒楼,就不会明知不敌还为东鸫挺身而出。在古墓里面救东鸫更证明了沙秋的人品。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说不清楚的。男女之间有一见衷情,罗杰说沙秋与东鸫之间,沙秋与楚霓菲之间就是如此。换作东鸫要杀的对象是罗杰,恐怕罗杰就不会活着。

男人与男人之间也可以一见如故,罗杰和沙秋就是如此,沙秋的师傅赵木与化天书就是如此。

罗杰对东鸫的看法与沙秋不同,他认为东鸫不会害他们。她因为喜欢上沙秋,所以也将沙秋的朋友楚霓菲和他当成朋友。

他让沙秋如果遇到东鸫,两人坦白说清楚。误会可以增加仇恨,难道你想要这个江湖的仇恨增加?不,江湖的美景由你们书写。

或许,东鸫不是个合格的杀手。

罗杰还是那样,喜欢装斯文显摆渊博学识。

沙秋将第二册抄给罗杰,并说出要寻访神医华直。没想到罗杰听说后,也要一起去。他知道沙秋的武功需要重新练,理由之一就是保护沙秋。

另一个理由就是在困龙岛,楚霓菲可以奋不顾身前来搭救,他罗杰当然要为楚霓菲出点力?还说这是沙秋将这种肝胆相照的豪情传染给他,他也要当英雄。

沙秋在山上静思。罗杰下山与家人度过十天,背熟第二册后两人一起去寻找神医华直。沙秋抄给他的四册书,前三册早就烧毁,这册他背完后同样烧毁。家里没有人练武,无须保留。

要找神医华直,肯定是要找个客栈酒楼,买些消息打听情况。那些消息有的假有的过时,否则神医就很容易找了。不管怎么样,总归是条途径。

从飞雁山出来去福城,经过的第一个镇叫桐镇。桐兴客栈在镇上是最有名的一家客栈,南来北往的江湖客都喜欢在那里落脚。

沙秋和罗杰进去时,嚯,人可不少,而且大多是带着兵器的江湖客。两人在角落坐下,悄声问过来的伙计:“这大冬天的,为何如此多江湖客?”

伙计问:“客官不知?可是久未出来行走?”

“正是。”

伙计说:“客官在吃点什么?”

罗杰生气道:“你这伙计太过小气,难道我俩问了消息就走,不点你吃的?好酒好肉尽管端上来,多的我们带走路上吃。”

沙秋把酒葫芦给伙计让他装满酒,顺便如果店里有葫芦卖,也打上酒送来一并算钱。这个罗杰路上总抢沙秋的酒喝,让沙秋很恼火。

为什么这里这么多江湖客呢?大冬天的,他们不呆在家里,还跑出来晒雪吗?

打听之下才知道,有传言全州也成立了全州武盟,即将开始攻城。所以福城开始禁止带兵器入城,听说城里卖兵器的店铺都已经关门被封。

不带兵器进城,那些用兵器的江湖客是不会愿意的。导致许多原本想要进城的江湖客只能返回,住在附近村镇的客栈。

武盟只吸取武林门派的加入,那些没有门派的江湖客或者武林散修是不会轻易让他们加入的。除非有门派担保,否则有可能是官府派来潜伏的人。

说到底,武林门派和官府的战争,可以追溯到三百年前的恩怨。

武帝手下曾经有十二地支护卫,三百年前他们争夺地盘。打了几十年后停止战争,各自在占领的地盘上立州称州主。

那些战败的城主和势力逃往山中,依靠山高地远,州主又无力再战而逃过劫难。这些势力在山上成立门派,意图东山再起。

这一等就是三百年,终于以星州战争为起点,拉开乱世纷争。

飞在天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