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笑生死

第1章 偏心小师妹

天净沙第1章偏心小师妹

星州境内的布罗山,风景秀丽、草木郁葱。虽然没有大山脉的巍峨雄伟,却似小家碧玉格外清新。

山上有个江湖门派叫罗天派,方圆百里远近闻名。

丁五峰的瀑布下,沙秋正在练剑。

罗天派的罗天剑法,和天下多数武功一样,招式一般分基础和正式。基础招式其实是每位习武之人最初练习的基本招式,所以不管何门何派大多一样。

基础剑法多称平剑,刀法称平刀,拳法称平拳,依次类推。

沙秋练的就是罗天派的平剑。刺、挑、劈、斩、削,点、抹、挂、截、带,八字要诀。

别人练剑,图一个快。沙秋练剑,却是一个慢。有时候甚至慢如蜗牛,没有耐心观看还以为他一动不动。

十二年如一日地练基本招式,沙秋有他的理由。他发觉如果用力猛、速度快,就无法感受体内筋肉传劲过程。于是他才会这样慢练,不断感受动作过程中,力的传递大小与方向,如何让各方面达到完美的统一。

其实他现在已经有断木后期的实力,只是行事低调别人不知道而已。

江湖中对练武的等级大概分入门、断木、开碑、折铁、化石、外气、摄物、返璞、破空。同级又细分为初期、中期、后期。

反正师门规定没有开碑的实力,不能独自下山。所以别人误会他只有入门实力或者断木初期,他也不介意。

为避开别人干扰,沙秋常常变换地点,在后山偏僻地方独自练剑。此刻,他正在达到忘我的状态。

即使前面是座大山,我也要把它刺穿。

沙秋把全身的精气神附在剑身上,没有丝毫杂念地刺剑。最简单的一招平刺,沙秋却刺得额头出汗,就象吃力地举着一把千斤重的剑一样,缓缓刺出。

又象真有座大山在前面阻隔,他此时正在全力把剑入大山当中。

累与汗水,连同周围的一切统统抛于脑后。所有的所有,只化为手中的一把剑。

没有人能够影响,无人能阻止。

“哟哟哟,看看是谁躲在这里练绝世剑法。”李刚从瀑布顶上冒出头,发现沙秋后叫嚷起来。

跟着两个脑袋在他旁边伸出来,一个叫王宏,另一个是宋强。

王宏乐道:“我说怎么最近找不到他,原来躲在这里练剑。”

“我说傻秋,你就算再换地方也换不出布罗山。躲来躲去的,何必呢?”宋强也开口说。

沙秋根本听不见,仍然专注练剑。剑尖缓缓刺向前方,仿佛在前面有千斤阻力一样。

三人也是罗天派的弟子,与沙秋不是一个师傅。看到沙秋在瀑布下面后,他们高兴地寻路走下瀑布。山谷间回荡着他们的说话声。

“傻师弟,你说你来罗天派十五年,六岁开始正式习武,这都十二年了,还是在练平剑。我说你是傻呀,还是笨啊。”

“每年比试,你都是最后一名。你还好意思呆在罗天派,我真替你师傅伤心。”

“你说你这么笨又这么蠢,为什么没有自知之明,还对师妹死缠烂打。你真是罗天派的万人恨啊。”

“师妹就象一只高贵的天鹅,岂是你一只癞蛤蟆难沾惹的?你看她一眼,都让天鹅洁白的羽毛蒙上灰尘。”

“躲,你躲得到哪里去?只要你在罗天派,我们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师弟不要如此无礼,同门怎么能相残?我们是公平比试、切磋学习。”

“师兄教训得对,是师弟我口误。”

“哈哈——”

这三人,说话肆无忌惮,显然来者不善,而且多次与沙秋作对。可是沙秋还是那么平静,心中波澜不起,手中的剑纹丝不抖。

“看看,看看,我们的傻师弟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不把我们罗天三杰放在眼里。”

“屁,什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那是傻。”

三人此时已经下到瀑布底,宋强块头最大,脾气也较暴躁。他转到沙秋身后,抬腿要踢沙秋。“我教他一招黄狗吃屎。”

李刚和王宏分列两边,与宋强成三角形把沙秋围在中间,双手交叉于胸前等着看好戏。

“住手!宋强,你敢踢他,我永远不理你!”

一个女声娇斥,宋强犹豫片刻,最终放下脚。转头看去,果然是大家心爱的小师妹穆婉婉来到。

这个沙秋,真是走了****运,小师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算了,暂且放过你。宋强心想,对着小师妹笑道:“婉婉师妹,你怎么来这里?”

“哼,幸好我来,否则你们又要欺负沙秋!”穆婉婉生气地说。门派里的弟子都欺负沙秋,尤其以这三个自称罗天三杰的家伙最甚。

“师妹你可是误会我了。我是在训练沙秋师弟,让他小心背后偷袭。”宋强狡辩说。

王宏连忙打掩护,转移话题:“婉婉师妹,你拿的是什么好吃的?”心里却强烈嫉妒沙秋。这个傻小子有什么好,师妹总是护着他,还给他送吃的。我们都没有这么好的待遇,难道是师妹母爱泛滥?把沙秋当万傻小孩?

“是什么都没有你们的份。你们快点离开,不要再骚扰沙秋师兄练剑。我看,沙秋师兄练不好,就是因为你们从中捣乱。”穆婉婉生气地说。

没能踢沙秋的屁股,宋强心里最不舒服。每次踢都没有成功,越积越累踢沙秋屁股已经是宋强心里的一个执念。以前宋强就在欺负沙秋时想踢沙秋屁股,可惜沙秋不是提前摔倒,就是先被别人打偏。仔细想想,他们虽然总在欺负沙秋,侮辱性的动作却是没有一次成功。

现在听到师妹维护沙秋,心里不由躁怒。他问穆婉婉:“师妹,这个沙秋有什么好,你总是护着他。”

李刚也帮着说:“对呀师妹,我就不明白。全罗天派的人都知道这个沙秋又蠢又笨,哪一点值得你关心他爱护他?”

穆婉婉看着仍然在专心刺剑的沙秋,对李刚说:“沙秋师兄根本不笨,是你们误会他而已。”

不笨?三人不相信地看向沙秋。

此时沙秋还在向前刺剑,没有招式的平剑,刺诀。仿佛这天地间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周围其他人都不存在,就连争吵也影响不到他。

“不笨?就他还不笨?师妹,他十二年都还在练平剑。他不笨,天底下就再没笨人啦。”宋强不服,争辩说。

“师妹,你也不用帮他申辩。我让他一只手,只要他能打赢我,我就承认他不笨。”李刚也不屑地说。

“师妹,沙秋又不是你父亲的徒弟,我们才是你父亲的徒弟。你为什么不对我们好点,反而对沙秋那么好呢?”王宏往重点说。他们甚至怀疑穆婉婉是不是喜欢上沙秋,但却没有人敢问出来。

“是啊师妹,你对外人好过自己人,你父亲他都不高兴了。”

“师妹,你知道江湖上怎么说我们罗天派吗?就是因为这个沙秋,让我们罗天派在江湖上丢尽脸面。没有哪个门派有徒弟练了十二年,还在练基础招式的。”

“师妹……”

“行了,你们都不要说了。”穆婉婉阻止三人再说下去。“什么外人自己人,沙秋虽然和你们不是一个师傅,但同样是罗天派的人,是自己人!”

“师妹,和你明说吧。明天就是每年一次的门内大比,师傅他们同样也要比试,选出掌门。新掌门将会订立新门规,连续三年大比末尾,劝离门派。”

听到这个消息,穆婉婉顿时着急。“真的吗?是谁要订这样的规矩?”

“不用管是谁,反正你也护不住他。我们走。”

宋强不甘心地回头叫道:“沙秋,明天的大比,我一定要踢你屁股!”

“宋强,你不踢,以后在罗天派就踢不到了。”

“沙秋,你不可能永远躲在女人后面,让女人保护你。”

三人嘲笑着离去,好象沙秋注定明天门内大比又是最后一名,然后被劝离门派。如果不愿意离开怎么办?那就逐出门派。

穆婉婉着急地在旁边看着沙秋练剑。她不想走来走,怕打扰沙秋。可是内心着急,只好不停用手揉搓手绢。

等了许久,沙秋终于刺直这一剑。剑直,手臂也直。剑与手,仿佛融为一体。剑是剑,手臂也是剑。

满意,沙秋露出笑容,收剑。

“婉婉师妹,你来了。”他看到穆婉婉,招呼道。

穆婉婉上前用手绢给沙秋的额头擦汗。“累吗?”她轻声问。

“累。”

“我给你带了点心,过那边吃吧。”

沙秋提过糕点盒,走向水边的大石。那里如同天然石桌,休息吃东西最合适。

“真好吃。”不需要穆婉婉问,沙秋咬上一口后立刻称赞。“你也吃。”他拿起一块精美的糕点,想要喂到穆婉婉嘴里。

穆婉婉脸颊飞红,用手接过糕点。“我吃过了,这些全是你的。”心里高兴得怦怦乱跳。

在她心中,沙秋并不笨。只要是两人独处,沙秋就会表现得和普通人一样。但是如果有别人在旁边,沙秋就会变得不爱说话。

沉默、孤独,让人误会他傻。

武功没有进步,比试最后一名,让人认为他笨。

打不过又不主动认输,让人觉得他蠢。

骂他,他不还口。

欺负他,他不还手。

在罗天派中,简直就是又傻又笨又蠢的懦弱弟子。

可是穆婉婉知道他不是,这是只有她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让她注意沙秋,接近沙秋,最终导致喜欢上沙秋。

女人千万不要对男人产生好奇心,那往往是爱的开始。

“沙秋,他们说的你都听到了吗?”穆婉婉本想等沙秋吃完再说,可是内心着急,终于忍不住开口。

“他们说什么?”

沙秋边吃边看穆婉婉。这个小师妹是二师伯穆轲的女儿,不知为什么总喜欢找他玩。日久生情,对于花季的少男少女来说,如同春天百花齐放那样自然。

眼前的穆婉婉就象一朵花,春天里盛开的野百合,洁白、无暇。白色的衣裙,让她在树林中宛如花仙子。

“你真的没听到?”穆婉婉很奇怪,明明就在你旁边说话,你竟然还能没听到?

沙秋挠挠头说:“真没听到,我练剑时特别专心。天地间只有我,还有手中的剑。”

如果是罗天三杰在这里听到沙秋说这样的话,肯定会说沙秋在装。装高手、装宗师,因为这样的话只有高手以上的人才会说。

问题是沙秋是高手是宗师吗?十八岁的宗师?想想都觉得搞笑,没有人会相信。

“明天就是一年一次的门内大比。他们说这次你如果还是最后一名,有可能因为新门规劝离门派。明天还要比试选出新掌门,这个规定是新掌门定的。”

“不是明天比试才选出掌门吗?怎么就知道新门规一定能实施呢?”沙秋奇怪。

穆婉婉摇头道:“我不清楚,可是看他们说的样子,好象十分肯定。沙秋,怎么办呀。你明天能……”

飞在天空

作家的话
此章已修改,加了些沙秋练剑描写和等级。如果和后面章节有重复,不必理会。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