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婚记

第1章

医院看病也得有规矩,不是懂得看病的人就会是医生,院书记和主任级别的人物,可不是什么病都给瞧的。

可就有这么一位爷,看病不去科室,直冲主任办公室就去了……

“死开!告诉你们主任,我看病!”许念儿脚踏黑色运动鞋,蓝色紧身牛仔裤,黑色夹克衫,外带一副黑超太阳眼镜,染成金色的短发,有点儿玩世不恭的味道,特别是嘴里嚼着的口香糖,让人一看就知道:别害怕,爷不是什么好人……

主任助理为难的瞧着眼前的许念儿,那股子坏样还真不招人待见,但以礼相待是服务行业的基本,助理小姐咧出一憋屈笑脸,说:“这位……同志,看病请挂号,到科室就行,主任是不……”

“不什么不?!闭嘴!告诉你,你不知道我看的什么病!再不让我进,我可就割腕放血了啊!”许念儿猛拍桌子,黑超墨镜后面也不知道是双什么眼,怎么就这么令人害怕?

助理小姐拗不过,刚要拿起电话拨号,却见许念儿旁若无人的……一脚踹开主任办公室的门!

助理小姐忙起身制止:“同志!您怎么能……”

“夹住!再张你的嘴,今儿晚强上了你!”许念儿这一句算是将人震着了,也包括办公室里的男人——赖雅伦。

助理委屈的瞧着赖雅伦,想向自己的领导求救,岂料身为主任的他,只是淡淡瞅了眼许念儿,竟说:“带去神经科。”

许念儿冲去赖雅伦面前,双手猛的拍上办公桌:“你就是主任?”

助理小姐见没她的事儿,忙退了出去,顺道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赖雅伦低头审着病例,完全无视这么个无礼的家伙,直到许念儿坐上他对面的椅子,将双脚放上他的桌子,他才紧皱了眉头,说:“五分钟之后,你会被带去保全科。”

赖雅伦有着极度的洁癖,别说穿着鞋翘上他的桌,就连谁的手不干净,他瞧上一眼就浑身不舒服!索性拿起电话,拨了串保全室的号码……

“哐!”没通,只因带着黑皮手套的小男,竟一拳将电话锤的粉碎……

一个电话不算什么,旁边还有好几个!继续。

可当他拿起第二个听筒时,小男竟从怀中抽出扁酒壶,将浓浓的烈酒倒上电话,随手掏出打火机……

“哄!”电话燃烧了。

赖雅伦咬了咬牙,抓起手边报纸,将两部电话推进垃圾桶,反手一抓,只听“嗖~”的一声,垃圾桶向窗外飞去,还有不知谁中招时的喊叫:“啊呀!谁他妈丢垃圾连桶一起扔!小心生儿子没屁眼!”

赖雅伦右手将笔杆捏的死紧,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许念儿悠哉游哉的嚼着口香糖,顺手喝了口烈酒,吐出两个字:“看病。”

若不是这人太不注意卫生,赖雅伦还真想跟他较量较量,可这家伙实在太彪悍,赖雅伦根本吃不消!只好被牵着鼻子走,说:“什么病。”

小男人摘下墨镜,眨着闪亮亮的眼睛对他说:“艾滋病。”

“哔~”赖雅伦按下了第三部电话上的助理按键:“我确定你要带这位病人去神经科……”

“哐!”第三部电话,粉碎了,许念儿拍拍手上的电话碎屑,说道:“我前几天跟一男人睡了,那家伙是一同性恋,昨天他告诉我他得了艾滋,我今儿个就来检查检查,狗屁科室我不放心,主任以上级别的才够资格给我看病,医德啊医德!你们得满足病人要求,知道不?”

这小子是个疯子!赖雅伦心底已经有了这个定义,可人家的话没错,要满足病人要求。他气急败坏的拉开抽屉,随手丢给他一支试管:“拿点你的东西来化验。”

许念儿一愣,问:“我的什么东西?”

赖雅伦撇着白眼瞧他:“你要么放管血给我,要么取点儿你的‘小宝贝’来,懂?”

许念儿冷笑一声,放下脚起身,吊儿郎当的走去赖雅伦身边,一把抓起他的手,猛地伸进自己的夹克衫,放上前胸!待赖雅伦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柔软,许念儿继续嚼着口香糖说:“虽然有点儿小,但还是有点儿货。”

话说,一个二十好几的男人,不该因为只摸了女人的胸部就脸红吧?然,咱们赖雅伦就是这么个货色!别看人平日不苟言笑,酷的像座冰山,可说到女人,他不是不懂,只是懒得去碰。

手上的感觉像握着一把棉花,待反应过来时,赖雅伦忙将手抽出,按下最后一部电话上的助理按键:“带她去化验。”

许念儿爬了把金色短发,瞧了瞧他桌上的名牌,冲赖雅伦一抛媚眼:“谢了!脸皮超薄的赖主任,哈!”

许念儿离开之后,赖雅伦用了整瓶的消毒水,将那只抓过“棉花”的手,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

赖雅伦,赖氏集团总裁之子,简单来说,赖氏集团名下有三所医院,二十几家连锁医药超市,一抓一把的售药门面店,还有数不清的加盟产业,总之,凡是与医疗有关的行当,他们全都折腾,还折腾的越来越神乎……

说起赖雅伦,此人打小洁癖,婴儿时就皱着小眉头,憋死都不肯尿裤子,赖妈妈省事儿了,连尿不湿都省了。只是两天不换婴儿床床单,他就不肯睡觉的话,赖妈妈可是头疼的很,再加上奶妈的衣服有点污渍,他就不许人家抱,这一连串的事儿搞下来,只是赖家的婴儿用品,就摆了一仓库……

然,这可不是最麻烦的,麻烦的是这家伙,打从上了小学,便不会笑了!一门心思的钻研病理,赖爸爸怕儿子因为学医落下功课,更怕钻研的心劲儿让他闷闷不乐,就将医用书籍全部锁了起来,可赖雅伦却把成绩单丢去赖爸爸面前,除了音乐外,全部满分……

对,赖雅伦五音不全,一张嘴能嚎死一片,儿时考试音乐,为了节省时间,两个人一起唱,搭伙的女孩儿声音小,扛不过他,那音阶从四川盆地一路跑到喜马拉雅,想必神仙也拉不回来,唱完后,女孩儿哭到抽搐,能说话的时候,只丢下一句:“不会唱就不要唱,你一嗓子喊出来,我以为我唱错歌了……”之后,转校。

月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