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娘种田好发家

第7章 是我男人

也不管自个的身上有多脏臭,站在院子中央的徐美娇,看着气得够呛的董敬业,心里更来劲了,她就是要气死他们,气死这俩老不死的,只有他们死了,这脚下的风水宝地才会是自己的。

“也就你没得这般骨气,老婆子把和野男人生的野种领回来,你还闺女闺女的叫着,这董家祖宗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气得从棺材里爬起来啊!”

徐美娇的话越说越离谱,越说越难听,就连围在院门口的相邻,都皱着眉头听不下去。

这都是知根知底相处多年的老邻居,这事实是大伙都清楚的,怎的她还能胡编乱造出这么多难听的话来呢?

这要是传到不知情的邻村,徐美娇说的这般有鼻子有眼,他们铁定都以为会是真的。

“董家老祖宗是会从棺材里气得爬出来,娶得你这般没有教养的孙媳妇,怎会不气得活过来!”再也看不下去了,站在院口的巧慧,不顾自个娘亲王婶的阻止开了口。

“哎哟!这不是巧慧妹子吗?”看到隔壁王家的闺女巧慧突的跑出来替董家说话,徐美娇立刻将矛头指向了巧慧

“声音这般响亮是要吃了我吗?怎的这徐秀才还没有考上功名,你就这么仗势欺人了!这徐秀才真要考上功名了,以后还指不定有多嚣张跋扈呢!”

徐美娇的这番话不止让巧慧很难堪,就连带站在她身后吃了饭原本打算回去的徐天祥,也窘迫的不得了。

徐天祥和徐美娇的娘家是一个村的,他早就知道了徐美娇的恶名,原还想自个和她毫无瓜葛,没成想今天却让她在这么多乡邻面前,给了自己难堪。

徐天祥俊秀的脸庞上,因为窘迫难堪而皱在一起,脸色更是红一阵白一阵。

“你……”巧慧没想到徐美娇会无端端把矛头指向徐天祥,刚还要开口和徐美娇对骂起来,却又被自己的娘亲拉住了。

王婶知道读书人面子薄,这真要吵起来,指不定徐美娇会说出什么更难听的话出来,于是她立刻对巧慧指了指旁边的徐天祥

“别为了这般无理的人伤了自己的脸面,天翔要家去了,你去送他到村口!”找了借口让巧慧别再和徐美娇吵,也给徐天祥一个台阶下,让他不在这么多人面前难堪。

“可……”巧慧担忧的看了看,站在院子里的孟可君,她被徐美娇方才那些话噎的说不出话来,她自己算是能说会道的了,这和徐美娇都吵不上几句,这脑子刚好的孟可君,怎么能是这个恶婆娘的对手,铁定会吃亏的。

院子里竟一下子静了起来。

月光洒在院子里相对而立的两个人身上。

孟可君的圆脸上,双眉紧紧皱在一起,雪白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乌黑的眼眸,紧紧的盯着自己对面的徐美娇。

她知道,要自己在董家没有个有份量的身份,以后在她徐美娇面前只会永远都吃亏,恐怕把自己赶出这个家门,只是早晚的事。

自己原就不是董家的什么人,出了这个家门也无所谓,只是恐怕这剩下的老小,真要会被活活饿死的。

脑子飞速的运转着,现拿出来唯一能和她徐美娇抗衡的身份,就只有一个。

于是,她紧紧咬着下嘴唇的牙齿松开了,薄薄的嘴唇动了动,说出了让在场所有人都惊掉了牙的一句话。

“青峰是我男人!”短短的几个字,铿锵有力的从孟可君的嘴里吐了出来。

围在院口的乡邻,都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才听得这句话,各个都张着大嘴巴,看着站在院中央的孟可君。

他们这才发现,已经瘦了一大圈又不再傻的孟可君,竟变得比以前好看了,虽然身子还是很肥硕。

“青峰是我男人!”孟可君把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在董家,能拿来和徐美娇抗衡,又不让两个老人难堪的身份,只有这个,董青峰的婆娘,董家的小媳妇。

“你……你胡说!”孟可君说出来的话让徐美娇也吃了一惊,但一想这一没过文定,二也没摆酒正式迎亲,这青峰怎么可能会是她男人,只怕这都是她信口胡诌出来的。

“果然是个没皮没脸的无赖婆娘,竟然不要脸的说青峰是自己的男人,这怕是想男人想疯了吧!这要这么想男人,去打别家男人的主意,别打我家青峰的主意。”

“我为什么要胡说?”徐美娇难听刻薄的话,并没有让孟可君有一丝的退缩和畏惧,相反的她盯着徐美娇的眼神,更坚定了

“如果青峰不是我男人,我为什么现在脑子好了不去寻自己的家?为什么要留在这个牙缝里抠不出一个子儿的董家,照顾这一大家子?”

“只怕你现在心心念念想的,是我董家这块风水宝地吧!这青峰一死,等这两个老的死了,这块地成你的,也就名正言顺了!这算盘打的可真是够远的啊!”

这才是让徐美娇最担心的,原青峰没有失踪的时候,她就一直担心这块地最后到不了自己的手,青峰失踪了,原还想这地早晚都会是自己的,没想到这个孟可君,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说出青峰是她男人的话出来。

“谁跟你说青峰死了?”突然,从院门口冲出一个壮硕的身子出来,只穿着短褂的王满仓,露出胳膊上结实的肌肉,他对着院子中央的徐美娇怒目圆睁,紧紧攥着的拳头颤抖着,好似一副要随时把她撕碎的模样。

徐美娇被突然蹿出来的王满仓吓了一跳,再看到他攥得都快比自己脑袋还要大的拳头,原本还想叫嚣着的滚到嘴边的话,硬是生生的又吞回了肚子里。

王满仓和董青峰的关系有多好在村子里是有目共睹的,青峰失踪的这些时日,还是王满仓四处张罗着寻找,还没得到确切的消息,这徐美娇怎么就敢说青峰已经死了。

“谁要是再在这里乱嚼舌根说我兄弟死了,别怪我手上的拳头不认人!”这句话虽然是对着在场所有人说的,但是王满仓抡起的拳头,却是独独对着徐美娇的。

“还有!可君是我兄弟青峰的女人,那她就是我的嫂子,这董家老爹和老娘就是我的爹娘,谁要是敢欺负这家子的任何一个人,我王满仓第一个不放过他!”

红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