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手轻一点:傲娇少主的诱惑

第88章 禁忌之恋 风雪之殇1

张赤心和几个弟子疲惫的守在门外,他们已经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但他们知道真正心神交瘁的是大厅里的大师兄。

林风师弟走了,大师兄一定是最伤心的那个。

大师兄一带回林风师兄的遗体,就下令封锁了大厅,不允许任何人进来,而他已经将自己锁在灵堂中整整三天了!

厅堂里一片素缟,白色的招魂幡层层垂挂在内,一阵冷风吹过来,白色摇曳,狂乱作舞,呜呜作响。

严立行双脚盯在原地,他维持着这个姿势很久了,整个人就如同木雕泥塑,不过数日,他的双颊深深凹陷下去,嘴边冒出了一周青黑色的胡渣,数日没有休息他的双眼已经赤红不堪,他瞪着眼睛,视线胶着在身旁冰冷的人身上,眸色空洞。

黒漆棺材里,静静躺着一个青年男子,白衣素裹,面色青灰,眼球突兀,仍定格在人世最后一刻的不可置信画面上。

那是他的二师弟——林风。

门窗紧闭,也不知是哪里吹来的风,刮得白幡招展,猎猎作响,呼啸的“呜呜”声回响在整个厅中。

身上一阵激灵,他从冷意中抬起脸颊,望向空无一人的大厅,轻声道:“小风,是你回来了么?”

没有回答,只有“呜呜”的风声,他苦笑一声,望向静躺的少年。

他眉目俊朗,面容青涩,棱角柔和,脸庞还未退去稚气,人生定格在这一刻,永远像是个未长大未成熟的孩子。

他好像听到了一声声略带稚气的声音--

“大师兄——大师兄——”

眼前开始恍惚,他好像又回到了漫天鹅毛飘雪的太宵山。

那一年他才八岁,是师父齐宴真人唯一的亲传弟子。

那一天,大雪扑簌簌堆成一片银装素裹,水缸的边沿结下晶莹的冰凌,屋内炭火烧得正旺一室如春。

师父下山沽酒,却比往日回来的晚了一个时辰。

严立行等了好半晌,一听到门前“咯吱”踩落在雪地上的脚步声,急忙打开门。

刺骨的寒风卷着雪沫飘入,却又瞬时被屋内的暖意融化,他惊异的瞪大了眼,师父手中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两岁婴孩!

那个孩子,软软的一团,脸色冻得发白,嘴角还流着晶亮的口水,他好像刚刚哭过,脸颊残留着泪痕,卷翘的睫毛上润湿,被粘作几束分明的黑,他的鼻翼一颤一颤的。

他睡得不安宁,似乎在梦中还梦到什么可怕的事,偶尔轻轻抽噎一声,十分惹人怜惜。

八岁的严立行好奇的看着这个孩子,听到师父说:“风雪之日,拾到这个孩子,不如就让他随为师姓,起名风雪如何?”

严立行瘪了瘪嘴,极其不赞同的说,“师父,风雪听着未免太过女气了,干脆就叫风吧。”

“也行。”师父点点头同意了。

严立行很是高兴,他从师父手中接过他,小心地放在床上,为他拉上被子。

他揉了揉小孩柔软的毛发,开心道:“林风,听到没有?你叫林风。”

小林风似乎不满被打扰,瘪了瘪嘴巴,闭着眼“哼哧,哼哧”两声,严立行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大哭,却见林风睁开眼睛,眨了眨,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咧开嘴一笑,严立行愣愣地看着他,直到林风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伊染姒

作家的话
这里要很严肃的说一下,这几章的内容如题,讲的是严立行和林风两个美男之间的禁忌之恋,涉及耽美,不喜慎入勿喷!不喜慎入勿喷!不喜慎入勿喷!重要的事说三遍。
写到这里我很纠结,这个故事是去年写的,内容也是之前设定的,这个情节与后面的情节也有关系,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保留了下来。
之前以为这个文会在另外一个地方发,那里很盛行耽美,所以你们懂的~
请大家谅解一下,我有在用心写,谢谢!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