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域传奇

北域传奇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2章 灵木之战

魔小四在空中灵活穿梭,如鹰似隼,身形化作无数线条,六把紫金枪化作耀眼光轮,锋芒火焰腾腾,给巨鳄连续造成创伤。魔小四持续的攻击避无可避,巨鳄嗷嗷狂吼,却无法近身攻伐对手,不能给魔小四造成实质伤害。

魔小五四方玄铁化作强横的千钧盾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迫下去,巨鳄大脑袋吃力不及,被压迫到地面上,一时间撞击到地面,四爪乌光湛湛想要爬起,依旧无法脱离压制。

魔小四的三柄紫金枪抓住间隙,携带万夫不当之势刺入大鳄的左眼,避无可避的鳄鱼顿时惨烈狂吼,终究不敌两位魔力修士的围攻。

巨鳄斑驳灵力疯狂涌出,在支离破碎的地面上剧烈翻滚,终于摆脱了两名魔力修士的围攻,在付出一只眼睛的惨重代价后,仓皇逃回了湖底,湖面溅起巨大水花,再也不肯出来。

远处穿山甲鳞片铿锵,神秘光华闪烁,烙印着山川河流影子,如有天生的神甲宝衣,此种异兽鳞爪皆是不可多得的炼器宝贝,若能加以祭炼,可以穿山破石,毫无阻滞。

显然硕大穿山甲战力不如蝠王和龟王境界高深,有如此强大防御,也没有公然挑战外来生灵,它们警惕的看着天上的修者,准备从地下钻将靠近灵木。当穿山甲钻到近处时,惊奇发现,地面已经被抬着的灵木,以及向北、魔大幻山压的坚若磐石,根本无法悄悄突破进入。

魔小二感知几个硕大生灵临近,脸上浮现出古怪神色,喉咙咯咯作响,随即状若疯狂,胳膊扭动,仰面狂舞,应和着奇怪节奏,手臂舞动越来越快,脚步纷乱又有迹可循,如上古部落的巫师施法,进行着神秘的仪式。

一个上古巨人的虚影从他背后渐渐生出,上古巨人只有勾勒清晰的投影,并不是血肉之躯,也不是灵力凝聚,不知是怪物炼制,还是召唤出了魔物。

虚影没有实体,双乳为眼,没有鼻子,阔口獠牙的嘴巴长在胸膛中央,舌头生满了倒刺,右手抓着一柄开天巨斧,左手抓着一柄星月盾牌,虚影被勾勒的极为清晰,肌肉虬扎,血脉、肌肤、骨骼都入木三分,显得非常饱满,画面给人非常鬼魅的感觉。

舞蹈着的魔小二嗓音沙哑,低沉声音响起:“有些杀伐非尔等异兽可以理解——虚神吞魔!”

愈加清晰的虚影连巨斧、盾牌都没有使用,大嘴巴森然张开如幽深洞穴,冲向一只穿山甲,俨然硕大无朋的影子扑向地面。

最前方穿山甲见势不妙,根本没有过招的勇气,大半截已经遁入土中,依旧被巨人嘴巴捕捉,如同真的吞掉了它,或者只是覆盖了穿山甲随即离开,像是扑了个空。

穿山甲半截身子还露在地表,鳞甲没有任何损伤,令人瞠目结舌:它已经气绝身亡。

虚神倒刺嶙峋的舌头舔舔牙齿,双乳形成的巨眼看向其它的穿山甲,明显意犹未尽。

魔小三并没有显示诡异秘法,没有什么强大灵器,也没有释放什么骇人气势,只是身影闪烁,出现于穿山甲脑袋前方,一脚踢向穿山甲脑袋,犹如蚍蜉撼树,看上去非常自不量力。

那只穿山甲见不是虚神攻来,豁然长啸:“小小人族修士,胆敢以弱小躯体袭来,纯粹羊入虎口,必将沦为血食!”

坚硬的灰青色脑壳迎着魔小三撞击了过去,神秘爪子更是闪烁着森然光辉,打算接着将魔小三拍死,再弄到嘴巴里。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画面如若静止,魔小四瞬间出现于穿山甲脑壳上!远处修者看到巨树般的穿山甲,直挺挺被踢飞,而且是向着虚神的嘴巴方向,蚍蜉将大树踢飞了!

虚神如有感知,摆好姿势,嘴巴张大,等待享用血食。猎物倒飞而来,得来全不费工夫,虚神轻松吞入腹中,明明什么都没有吃到,虚神却极为满意的摇摇脑袋,空洞大眼睛乐滋滋眯了起来,像是有生命的活物。

穿山甲硕大身体透过虚影,重重坠地,尘土飞扬,已经失去了生机,唯有肌肉还在本能的颤抖,满身鳞甲依旧光芒熠熠。最后方的穿山甲行动疾速,见势不妙遁入地下,逃得性命。

眼见魔小二、魔小三的诡异攻击,向北不觉感叹:逍遥魔派果然非凡,藏龙卧虎,秘术层出不穷,端的是出乎意料。若双方生死比试,自己未必能够占到便宜。

魔小二、魔小三配合的天衣无缝,一个召唤的虚影能够剥夺生机,一个体魄力量已经达到极致,双方配合战力叠加,纵然众多修者来袭,一时半会儿也占不到便宜。

闹出如此大动静,消息不断散布到更远的地方——灵木没有攻击力,价值堪比圣器,这就是最大的诱惑。

东莲、西斧、南甲、北兽,圣器出世已经自动血洗了大量修者,纵然仙气氤氲、瑞霭缭绕的神莲亦是如此,毫不在意的将靠近的生灵化为碎泥,并非其不显慈悲,只是其气势骇人,修行不足贸然靠近,只能被反噬。

泥泞沼泽中,佛家弟子面色恬淡,神情虔诚,双手合十,默诵佛法,缓缓走向莲花。恶僧居于队前,唯有他面色变的更加凶恶起来,空中的铁质锡杖坑坑洼洼,样式古朴,并没有什么雕龙画凤的精致打磨,可是每当锡杖摇动,叮当作响,梵音大盛,佛光悠悠,有超凡脱俗的意境。

佛光远的万佛手串升腾而起,犹如金乌临空,绽放万千柔和光华。锡杖和万佛手串一前一后护佑佛家弟子,彼此遥相呼应,远望似漫天神佛诵经,又若佛国降世,佛门果然深不可测。

长风吹过暗淡的森林,西方巨斧上空黑云渐渐散开,阳光透过层层云朵间隙照射下来,等到照射到巨斧附近时,已经变得浑浑噩噩,冷气森森,全然消失了暖意,哪有任何光明的属性。

冥月、冥星两死灵兄弟,全力迫近幽冥大斧,大斧偶尔剧烈震动,黑暗灵力涌动如万千剑芒,瞬间击杀了大量靠近的修者和生灵,连死灵兄弟都被扫出数百丈,其威势丝毫不亚于莲花。莲花与巨斧根本没有大阵阻隔,只是圣器自身发出的强烈威压,已然让修者望而却步。

一头强大鹰型异兽从空中取巧,企图靠近巨斧,从上空抓住巨斧。等待靠近时,才发觉不妙,已经被笼罩于大斧的灰暗中,被定格于那儿,无法飞走,亦无法降落,只能苦苦哀鸣,无济于事。待到大斧震动,鹰型异兽唯有鲜血和羽毛洒落空中,异常凄惨,饮恨收场。

南方苍茫大山中,圣甲岿然不动,甲胄宛若隐藏于虚空,亦真亦幻,让附近生灵摸不着头脑,感觉大为怪异。只有靠近时才发现甲胄沧桑无比,有各种武器的烙印,胸口一处甚至有破碎的痕迹,留有一处豁口,不知道被什么兵器打碎胸甲——这处伤口必然曾给甲胄的拥有者带来巨大的伤害。

随着附近生灵愈加靠近,甲胄隐约有铿锵之音响起,各色灵力相互碰触,旷古一战延续到甲胄上来,依稀有模糊的虚影彼此缠斗,昔年修者已经不见踪影,而彼时兵器缠斗痕迹犹在,旷日持久延续到今天,仿佛此刻都没有分出胜负。

北方苍茫草原深处,兽头仰面长啸,啸声直冲云霄,兽头不断吞吐天空中的雷光,渐渐诞生出一具雷光的猛兽躯体,猛兽霸道非常,身影闪烁,主动冲向一名道门修者,接连吞噬其两具化身,幻山境界道士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只能被动躲避。随后,猛兽端坐于一片起伏的山梁上,睥睨八方,摆出一副若有修士胆敢迫近,立即大杀一场的气势。

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成功破入圣器范围,远方几处圣器,比灵木周边更要惨烈。灵木反而最先被夺取过来。这当然得益于七名狱宗弟子驾驭法宝《狱法》全力破阵,否则向北他们必然要大费周折。更重要的原因是:灵木本身没有任何暴虐气息,反而不断施舍出大量灵气。

前方尘土飞扬,龟王驮着蝠王疾驰而至,龟王脑袋上冒出黑烟,明显给气坏了,正是所谓的七窍生烟,怒火上涌。

当下四个大脑袋同时扫射前方,如同四条腾蛇,疯狂舞动,煞气腾腾,两个修士躲闪不及,被咬在口中,全力挣扎,尽管暂时没有生命之虞,仍旧无法破开龟王的利齿。龟王利齿强度堪比上品灵器,只是没有各种法阵罢了。

龟王并没有立即吃掉两个修者,传音道:“赶紧大声吼:给本王滚开,挡路者统统吃掉!”它一路狼烟滚滚,比巨鳄、穿山甲竟然快上许多,不愧为秘境王者之一,不但震慑秘境水族生灵,连巨鳄都不敢轻易露头,刚刚战斗中,在陆地之上也能够将蝠王打伤。

小牛刚刚躲在灵木上方,尝试弄点儿好处、却无法得手,此刻听到蒙格力传音,飞过称赞道:“蝠王,你将这厮龟王降服了么?怎地这么乖顺了,驮着你成了坐骑——不过这坐骑实在丑了些。”

蝠王笑道:“巨大坐骑不够生猛么?难道要学李耳尊者,骑个青牛优哉游哉么?或者骑着一头红牛也能差强人意。”

小原牛自讨没趣,只得尴尬笑起来。蝠王自顾修复了肉翼,舒服的抖了抖耳朵,舔了舔獠牙道:“本蝠王全力攻伐,不过斩了老王八一个脑袋,自个儿还弄伤了。王八防御惊人,几乎无法突破。幸好来了个小哥,道行了得,足智多谋,趁着这老王八没留神,钻到王八壳里面了,说是要开涮大宴群雄。肚子里装着小哥,现在终于俯首帖耳了!”

小原牛道:“什么王八,这是乌龟!两面有壳、防御惊人的乌龟!乌龟是乌龟,王八是王八,通常说乌龟王八蛋是一石两鸟的骂法,打伤你的是乌龟,与王八有何关系!”

龟王更恼怒了,曾几何时受过如此戏弄,也只能全力压制下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死亡威胁面前,速度有增无减,直奔灵木方向。

壳里面传来蒙格力的爽朗声音,他浑身伤痕,都是拜树妖所赐。此刻倚着被蝠王砍下来的龟王脑壳边,拿着夺来的大斧敲打着龟王牙齿,清脆的叮当响声传出:“龟王老兄,肉嫩的很啊!平常没少吃仙芝灵草吧,保养的油光水滑。若老兄胆敢耍诡计,不听候我的差遣,从内部大卸八块,架上火锅!供我们小队吃个半个月了,肉质堪比源能丹,犹有过之!”

“当然,若龟王老兄能够将帮助我等夺宝,再协助运送出秘境,我等必然释放之!修士一言,驷马难追。若有战斗自然会确保你的安全,彼时你返回秘境内继续当大王吧。”

话音才落,恩威并施之下,龟王已经风驰电掣般跑到灵木下方。一番沟通,向北与魔大如释重负,收起了自己的幻山,暗道:幸好蒙格力收服了秘境龟王,否则鹿死谁手也未可知。

若不是二人幻山灵力积累惊人,根本无法长时间笼罩灵木,两人幻山阻隔了妄图分一杯羹的各色修者们,若他们突破外围防线,只能由向北与魔大直面强敌了,彼时必然非常被动。

房小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