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域传奇

第44章 意外土豪

向北有几分掮客的架势,朗声讨价还价道:“前辈,你的《魔王经》似乎在搞破坏啊!据我了解,所有功法应该都是顺行的,怎么突然出现了例外呢?你看我修习的功法《魔王经》被碰的歪歪扭扭、火花串串!另外,您根本没有付钱啊,住店付钱,天经地义!不管在哪块地方、哪个城池、哪个地域,都要讲道理的。”

“咳咳咳,最喜小儿无赖,山间笑谈营生。修士应视金钱如粪土,你怎么如此喜爱财货——罢了,罢了,所谓的财富不过如此,身外之物于我如浮云!”

嗜血魔王挥手,一杆灰色石矛浮出大殿,瞬间沉浮于幻山间,高高低低起伏,又化作万丈山岳,其间岩浆开始流淌,炙热骇人,天然灵力充沛的几乎能够溢出,让向北有些不知所措,还好幻山本身是虚幻的,并不会被石矛破坏掉,否则就会成了不可承受之重压。

幻山宛若有了骨骼、脉络,多了一杆顶天立地的巨大石矛:岩渊石矛。原来这石矛真是一座巨大火山岛演化成,内部有汩汩流动的岩浆,最终被强者寻到,祭炼成圣器,几经流转到了嗜血魔王手中。巨大石矛成了幻山中流砥柱,这可是货真价实、完整无缺的圣器,甚至是高品级的圣器!可惜了,除了稳固幻山,加快幻山实体化进度,向北根本无法调用这种大杀器,更没有使用圣器的海量源能。

山脚翠屏玉脉不甘寂寞,见幻山灵气陡然上升,似乎提起了精神,宛若有灵,聚纳八方精气,轰隆隆巨响传出,幻山边界向更远处开拓延伸,丝毫没有停滞意思,大半天过去,延伸了三分之一的山基,这是幻山境界的山脚,玉脉何其惊人!消灭了嗜血骷髅,庇护了翠屏城生灵,向北得到了这种莫大的好处,远远超出了预料。

向北心道:有如此程度增长,恐怕以后到了更高境界,依旧能够拓展——怪哉,无心插柳柳成荫,斩杀嗜血骷髅,这是得到了怎样的一件宝贝?浑然天成,纹理自然,看不出修者祭炼痕迹,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小修者,好自为之!不要打搅本尊修行了!”宫殿隐没于幻山山腰,云遮雾绕,渐渐看不清楚。

向北并没有被巨大喜悦被冲昏头脑,岩渊石矛中看不中用,圣器猴年马月能使用?壮着胆子,不知深浅地问道——“要是您当年有足够财货、宝物,获得使用幽冥心的机会,您还会用尽计谋去抢夺么?”

阴霾谷如同爆发了钢铁洪流!数十万把残剑、断刀、大戟、锈斧、甲胄等兵器,以及大小不等、品质不同的特异的金、银、铜、铁、锡、陨石等材料,也有许多不知何种材质的东西,激流般奔赴向北,倏然没入他的幻山中,堆到岩渊石矛旁边不再动弹。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过去不可假设,所谓的财富给你,看你如何把握!”这片殿宇渐渐成为一片阴霾之地,朦朦胧胧更加不真切。

向北尝试沟通山间高大的兵器冢,尽管非常吃力,可是仍然能够调动出来,内外源能终于可以交流了,这也是嗜血魔王入住的额外好处。向北心道:原来的幻山只是一座幻山,整天就知道吞入源能,现在这幻山终于是我家的幻山了。

千百年前,嗜血魔王大战天下一波又一波的修士、尊者,普通修士怎能敌得过拥有仙人之心与岩渊石矛的嗜血魔王呢?无尽的屠戮中多少残存灵器、圣器被俘获丢入;千百年间,阴霾谷中有多少修士自己进入探宝,彼时嗜血魔王还是原来的嗜血魔王,没有彻底炼化仙人之心,嗜杀如命,对送到嘴边的羔羊,并不能遏制住杀戮欲望,被杀死修士的兵器,被岩渊石矛裹挟到旁边。

“哗啦”一把大戟飞起,应该是某种金属材质,纹络密布,历经时光洗礼而泠然凛冽,向北全力灌注源能,随即向谷中巨石砍去,巨石应声而断,山间被劈开数百丈豁口,何其恐怖威力,难道这就是骨头所说的失去灵性的灵器、圣器?

向北幽幽道:“难道我爱财么?难道我能浪费么?哈哈哈,简直爱的要死去活来啊!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租地得一座宝藏天经地义!哈哈哈,发财啦!这个买卖做的合算啊。以后咱也常住霓裳阁顶层!”

等向北冷静下来,嗜血魔王的回忆仍徘徊于向北心头,让人震撼的无以复加。

“当年本尊寿元无多,试图夺取幽冥心,也就是这颗仙人之心,如此不自量力——夺取罢,仙人之心融合血肉,已然身不由己,此仙生前主修杀伐。尽管本尊拥有了仙人之心,寿元变的极为悠长,不必担心衰朽问题,可是神智为杀戮所控,根本无法真正驾驭仙人之心,几近没有清醒之时!当日,以幽冥心铸就的体魄,行尸走肉般径自回到师门,狂性大发,殷红手掌拍碎护山大阵,遇到生灵必杀之,如有灭世之威,屠灭师门!”

“随即恢复片刻清明,很快又被夺取清明,如同杀戮妖魔,开始一个城池一个城池,随机屠戮,不停向前方杀戮下去,随着杀戮体魄反而获得滋养壮大,数十年间造成了腥风血雨!终于,各大族联手将本尊击败,或者说将仙人之心击败,我获得了较长时间的清醒时间。”

“在各族强大的禁制和攻击下,我体魄受到严重伤害,把仙人之心释放的杀戮欲望降到了最低,可是即便是这样,飞扬跋扈的心脏释放的黑暗灵力,也是几乎不能承受的!若不袭杀生灵,有万蛊噬骨之痛,连带灵体痛彻颤抖,尊者亦不能忍受,甚至无法自我了断——仙人之心释放的再生之力,总能迅速恢复体魄,仙人之心更是无法破坏。”

“我在逃亡中,摆脱了各族诛杀,终于寻到了这片山野中的阴霾谷,极尽生平所学,布下重重禁制,把自己囚禁起来!间或清醒时候,参悟破解之法,此法揣摩千年,清醒时刻越来越长,终于得以修成秘法,克制仙人之心的杀戮本能,即《魔王经》……”

向北终于走到了阴霾谷外围,失去了嗜血魔王的阴霾谷,一片片大山轰然倒塌,一条条溪流渐渐干涸,众多沼泽开始陷落到大地之下,大量死灵生物不知道所措的奔走。

骨头和两头硕大骨兽,灰头土脸的站在山外。向北大喜,赶紧冲过去要给骨头一个拥抱,骨头吓得蹦到另一头骨兽脑袋上,传音道:咱俩没戏,非我族类!

向北哈哈大笑,率性为之。喜怒哀乐不入于胸次,喜怒哀乐入于胸次,皆大境界。完全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不但没有身死道消,反而成了土豪,心情大好!

阴霾谷黑暗灵气大减,阴霾范围缩小,连毒瘴也稀薄起来,恐怕再也孕育不出死灵了。这种境况,死灵极难修行,这处险地将逐渐恢复为寻常之地。

骨头传音:“你到底搞什么破坏了?为何谷中黑暗灵气锐减,毒瘴稀薄了,还有那片殿宇哪里去了?让你偷走了?”

向北道:“骨头,你那怪物师父已经不在阴霾谷了,这阴霾谷以后不能够自主聚纳黑暗灵气了。当然——你们任务已经完成,死灵毒咒解除,可以走了。”

二骨兽摇头摆尾,表示大为不满。若阴霾谷不能修行,对于死灵来说意味着彻底消失,连骨头都要腐朽于岁月中。

向北知道这三位死灵的战力,又循循善诱道:

“其实,那大殿中是嗜血魔王,换句话说就是你们阴霾谷的老大,这阴霾谷本来就是嗜血魔王改造的。因本人幻山雄伟,所以他老人家搬到本修者幻山山腰了,要不你们也跟着?”

“本人幻山中有充沛黑暗灵气,嗜血魔王与殿宇就在其中,可以说那儿就是更加精华版的阴霾谷,阴霾谷中最好的地方,成为我幻山中的风景。更重要的是,本人幻山间有《魔王经》可供参悟修行。”

“你们三个啊,空有硬骨头,有啥用呢?还不是被普通三阶修者打到解体,修炼才是生灵的大道,无论对于人族还是死灵。”

三个死灵商量,发现根本没有选择余地。阴霾谷被毁了,很快外界就会发现,到时必然有无数修者来探险寻宝,若被修士抓走,可谓生不如死,即便死了也讨不到便宜,骨头还要被拿来炼器。此间已被彻底破坏,没有修行的可能了,老大都入住幻山了,咱们还傻等什么?

向北认真道:“切记!逆行的《魔王经》可参悟,顺行经文不可修行——会身死道消。切记!只能在精华版的阴霾谷里修行,到幻山乱逛,会瞬间被源能淹死的。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旅店,适当时候你等应听我差遣!”

骨头传音:“我们还有选择余地么?被抓走拍卖或者研究,不若被你俘虏!”

向北道:“骨头,讲话凭良心,当然死灵也没有良心。本人的锤子,应付死灵还不是轻而易举?打死你们三个死灵绰绰有余。可是本修士高风亮节,连死灵毒咒都解约了,不威胁、不强迫、不打人、不骂人,怎么能叫俘虏呢?必须对本修士心存感恩,不能如此质疑本修士的善良用心!”

“你们既然要入我家阴霾谷,就得取个名字——骨头嘛,就叫谷大,大些骨兽叫谷二,小些骨兽叫谷三。嗯,如此甚好!有异议么?自己取个名字也行。”

看着山谷中不知所措的死灵生物,向北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历经无尽岁月终于诞生,尽管尚未有灵智,也不能这样白白送死。谷大、谷二、谷三,以后你们就负责统领、约束这些死灵生物,千万不要给我幻山上搞出什么乱子。”

向北心意微动,幻山内部黑暗灵气与外部瞬间沟通起来,像是形成了一条极为宽阔的大道,大量不知所措的死灵生物,歪歪扭扭的进入了幻山当中,随后连谷中黑暗灵气、毒瘴、阴霾和部分秀丽的山川、峡谷统统纳入其中。

此刻幻山的阴霾谷中,山川、峡谷、流水、沼泽逐步清晰起来。昔年被偌大阵法加持的阴霾谷不复存在,唯有大片山峦如若经历了天翻地覆变化,阴霾谷旧址荡然无存,只有些许裸露的荒凉岩石、土堆还遗留在那里,像是一个极为宽阔、幽深的大坑。

向北何止挖地三尺,直接将此间黑暗灵气充沛的山水搜刮一空,大致按照原来布局,规划在了影影绰绰的大殿周边。

随后,向北骑着大骨兽,谷大骑着小骨兽,向山外走去。到了伏击嗜血骷髅的狭长通道,向北将三个死灵收入幻山阴霾谷。向北大喜过望,幻山有如此妙用,嗜血魔王入住带来这般逆天好处,可以调动幻山源能了,在嗜血魔王大殿的牵引下,连大片阴霾谷都装入了幻山。

幻山中气象又雄伟了几分,渐渐有些山的形状,大字湛湛飞舞,有若流星,时不时噼里啪啦碰撞,有些粗糙与暴力,却愈加显得生机蓬勃。八星锤收入幻山,自顾悬浮于幻山之上,依旧墨绿色,依旧古朴,没有任何特异,向北感叹——还是老伙计低调,咱们就是在山顶盘踞,看山下功法顺行逆行,我自岿然不动。

黑水城,霓裳阁,林珊然阁主飘然而至,欢迎向北重返城池。

林阁主知晓这少年修士值得结交,且不说少年同龄修为极高,仅仅在组队中那份大度与超然,战斗中那份冷静与缜密,足以胜过绝大部分修士。难能可贵的是,向北愿意关心队员的安危,大宗修者能够如此,极为难得。

让向北诧异的是,阴霾谷口袭杀的两具嗜血骷髅,有修者愿意以两件灵器置换,大大出乎向北意料。那打坏的坚硬骨头也能有如此价值?

林珊然道:“向北兄,可有时间小住霓裳阁,可以在这儿休憩一番,巩固境界。若修炼,我霓裳阁开辟有各类修炼室,协助小哥提升境界。”

向北道:“咦?林阁主,我怎么没听说过霓裳阁有此种经营?莫非是刚刚拓展了营生?”

林珊然道:“霓裳阁本就是大势力,传承久远,并非表面经营那么简单。到了特定境界,才能够知晓更多隐世霓裳阁的秘密。否则,我乃修行中人,何必贪恋者这表面上阁主的位子。”

走出超然仙宗一段时间了,向北有些想念山上的滋味,那山、那牛、那人,那几位有趣的师兄弟,还有香喷喷饭菜,足以胜过余音绕梁。

突然听闻霓裳阁有如此秘密,本打算直接返回超然仙宗的向北,不禁问道:“这霓裳阁能交易各种宝贝,恐怕不仅仅是表面上摆设的那些罢?”

林珊然轻轻颔首,算是承认了。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流露出些许少女的调皮韵味,道:“若有足够财货,可以见到霓裳阁的真正藏宝,即便只看看这些宝贝,也得需要接近尊者层次的战力,即使我也没有权限查看全部藏宝,大部分宝藏由阁中元老保管。”

“若幻山境界想看这些宝贝,除非入股隐世霓裳阁,缴纳大量天材地宝。若如此:一者可以观看那些宝贝,二者可以获得优先置换的机会,三者获得霓裳阁各种分红。”

向北兴趣大增——“没想到霓裳阁有这么多秘密,以为入住条件就够奇特了,现在内里更是别有洞天!若能获得分红,需要缴纳多少宝物?”

林珊然主动拉拢向北,不过看好其潜力,认为向北将来或许有机会,成为霓裳阁股东。

林珊然皓齿明眸,缓道:“修者最爱自然是灵器与灵药,若能够缴纳打造50柄灵器的材料或者20件无缺灵器,就是前些日子你置换的那种灵器,就可以成为霓裳阁的小股东了。灵药等量价值视之。其它宝物,可由霓裳阁长老评估。”

“成为股东,可以调动部分霓裳阁资源,比如各类消息、人身保护、免费使用修炼室等等。当然,对大部分修者来说,似乎并非明智之举,若有这么多宝贝,修者自己可以使用与修炼,甚至成立自己的修者组织,逍遥一方天地。”

她轻叹道:“纵然灵器可以炼制,可是大部分三阶修者并没有灵器;甚至有些幻山境界的修者也没有合适灵器,极大限制了他们的战力与修行,殊为可惜。”

她低声道:“我为阁主,处理霓裳阁普通事务,可惜连我也并非股东,毕竟自己灵器都不够用,怎么有足够财货入股呢?”

房小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