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的懒后

第9章

于是,半睡半醒的杜晓月就这么被红绸青竹及一群宫女们扶到了正殿,跪在地上听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来宣旨的太监尖着声嚷着,可杜晓月在听到第一句话就是老掉牙的电视台词时,就没了兴致,将那半睡直接改为全睡。

三分钟后,圣旨念完了,宣旨的太监笑眯眯地对跪在地上,脑袋也搭在地上的杜晓月说:“皇后娘娘,请领旨谢恩吧!”

只是一句话说完,杜晓月没有反应,脑袋还是搭在地上。一旁的红绸和青竹相互对视一眼,不用说,杜晓月早已经睡得不知人事了,把脑袋搭在地上也能睡,也不怕这天冷地寒!

“小姐,圣旨念完了,叫你谢恩!”红绸轻声地说着。

“小姐,快醒醒,要谢恩了。”青竹也在一旁小声地说着,同时暗地里拉着杜晓月的衣角。

杜晓月感觉耳边有两道很小的声音吵闹着,就像蚊子一样,正想伸手把那蚊子挥开时,又觉得额头一阵寒冷,冷得瞌睡虫都跑了一大半。猛地抬起头,看着一个有些年纪的太监手里正拿着一黄色的东西,笑眯眯地递向自己。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脑子里停止思考一秒钟,接着才想起好像刚才有在接旨这一回事来着。

“那个……公公念完了?”杜晓月愣着把话说了出来,“我可以起来了吧,不用跪着了对不?”

“呃……请皇后娘娘起身接旨吧!”刘公公从上一任皇帝时就服侍皇帝,现在的皇帝是他服侍的第二位皇帝了,算起来也有三十余年了,宣了不少的圣旨,见过不少人在接到圣旨时的表情:惊喜、害怕、担心、忧愁、欢喜、疯狂……只是没有见过有人接了圣旨后居然是一脸呆愣,也不立即接旨,而是说着不着边的话——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早说嘛!杜晓月心中埋怨,一个破旨有什么好念的,又不是认识字,拿给别人看就好了,还非得跪下听人念一次才行!埋怨的同时,杜晓月慢慢地起了身,接过刘公公递过来的圣旨,边打开圣旨自己看那上面写了什么,边说:“公公请坐,青竹上茶。”

“谢谢娘娘的好意,只是老奴还要回去给皇上复命,不能耽搁太久。”刘公公笑着说,“还请娘娘辰时二刻之前到太和殿,接听皇上的册封召书。”

“哦,好!”杜晓月向刘公公微笑着回答,然后又继续看那圣旨上的东西,省去那一堆看不懂的东西外,杜晓月抓着了几个关键的字眼:太和殿,听封后。

“那老奴就先告辞了!”刘公公向杜晓月一揖。

“好,红绸,送送公公。”杜晓月再抬起头,微笑着说。

刘公公转身离去的时候,杜晓月忽地将那圣旨扔到了桌上,一转身,随意地坐在一张椅子上,边打着呵欠边问:“青竹,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卯时三刻了。”青竹见杜晓月又半眯着眼去了,赶紧说,“小姐,现在先别睡了,先换好衣服,不是要去面见皇上吗,要到朝上去的吗?那是必须穿朝服的。”

“哦,我有朝服啊?我怎么不知道?”懒懒的声音响起,眼没睁。明明说了发个召书就行了,那就发啊,干嘛非得要去那边谢恩?有召书不知道昨天发过来啊,事到临头了,才发过来,而且还是大清早的,分明是扰人清梦嘛……

“小姐,朝服是昨天送来的,那会子小姐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看书,那会子也给小姐说过了,小姐也是答应了一声啊!”青竹回答着。

“哦!”有这回事吗?杜晓月在脑子里回想着,但也没什么印象,就自动放弃,“好了,那就去换衣服吧!”唉,既无聊又不清闲的一天开始了,也不知太和殿里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啊!

当杜晓月再次跪在冰冷的地上时,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古代帝王们长寿的没有几个,若问他们怎么都不长寿,除了花天酒地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总让人对着他跪,比他年纪小的跪也就罢了,就连那些年纪可以当他老爸的大臣也得跪,不折寿才是怪事!

比如这位叫谈文昊——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吧,听红绸提过一次——的皇帝,此时正坐在太和殿的正中央的皇帝宝座上,去昭阳殿宣过旨的公公又拿着一张圣旨对着跪在殿下的一般群臣及杜晓月念啊念的,念得杜晓月想再次睡觉——这种感觉就像读初中时校长大人的每周一训一样,听着就想睡觉。

不过,杜晓月不敢真睡,红绸和青竹没有跟在身边,如果一会儿真睡着了,宣旨完毕时,就没有人提醒要接旨了。当最后的“钦此”两个字准确无比地跑入杜晓月的耳朵时,杜晓月有种在晚上见着太阳的感觉——光明冲破了黑暗啊,可以不跪了,可以起身了!

不过,杜晓月再次犯难了,这谢恩时应该说些什么?唉,第一次受封,没有经验啊,怎么没有早点想到这个问题,拿出来和红绸、青竹讨论讨论也好啊——就算三个臭皮匠抵不上一个诸葛亮,但半个总抵得上吧!

“臣妾谢皇上恩典!”杜晓月想了想,实在想不到用什么词来谢恩,忽然想着以前在一书中看着有一百姓给当官的跪着时,嘴里最爱说的就是“恩典,恩典”,顺口就这么说了出来了。

“皇后平身吧!”谈文昊冷冷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空旷又威严,“皇后到朕的身边来。”

“是!”杜晓月回答了一声才站起身,微微颤颤、惶惶恐恐地走向金銮宝座。并不是杜晓月在怕什么,只是想把那种对皇帝的恐惧演得像一些。同时每走一步,心里就默数一步,而心里的不安就增大一次,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杜晓月,你似乎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当杜晓月站到谈文昊的身边时,朝中的大臣也慢慢地跪下身,口中念着:“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杜晓月看着杜康永也跪着,虽然在杜晓月的心里并不承认他是她的父亲,可是他始终是这具身体的亲爹,算起来也是长辈,长辈给晚辈跪着是要折寿的!

“哎,折寿……”杜晓月无意识间再次将心中所想给念了出来,可话一出口,杜晓月赶紧闭上嘴,看着下面的人三跪九拜的没完没了劲,杜晓月看着又觉得无聊了,唉,以前看电视里演的那些皇帝皇后被人跪拜似乎很风光,但站在这上面来就知道有多么无聊了,高处不胜寒,可能就是这个道理了。

拜完了,杜晓月也很大方地说:“你们起来吧!”地上跪着挺冷的、挺硬的!

可是一句话出来,没有人起身,杜晓月愣着了。扫视了旁边坐着的谈文昊一眼,他只是一脸平淡,冷眼看着那群跪着的人。再转过头,想着以前电视里所演的一些情节,杜晓月试着轻声地说:“众聊平身吧!”

果然,那群大臣站起了身。唉!真是一群无聊的人,一定得说平身才起身吗?如果不说那两个字,是不是要一直跪在地上了?!

“好了,退朝了吧!”谈文昊淡淡地说着,声音里透着不容拒绝。说完站起身,也不看杜晓月一眼,走下金銮殿。杜晓月不知是该跟着走还是留下来,直到一旁的公公对杜晓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才知道她也得跟着皇帝一同离去。亦步亦趋地跟在谈文昊的身后,走过弯腰送别的群臣们的面前时,杜晓月在杜康永的面前微停了停脚步,杜康永只是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杜晓月反而看见了与杜康永容貌有三分相似的两位大臣,正看向她。杜晓月微微一笑,心知那两人便是一直无缘相见的两位兄长——杜夜寒和杜初阳了。

轻轻点点头,表示招呼,杜晓月也不敢多做停留,跟在谈文昊的身后,出了正殿。杜夜寒和杜初阳两人对视一眼:这小妹的胆子似乎变大了几分,以前见着两兄长时,如同老鼠见着猫,而现在居然会打招呼了!可刚才看她到皇上身边去时,明显可以看出她全身都在发着抖,似乎很害怕哪——这也就是表明,她还是胆小了!

出了正殿的大门,杜晓月还是跟在谈文昊的身后,而大殿外守候的红绸和青竹见杜晓月出来了,也紧跟了上去。五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着,一路沉默。

“皇后有什么事要对朕说?”谈文昊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正埋头走路的杜晓月。

“呃……”杜晓月见眼前的身影停了下来,也赶紧停下脚步,同时也在想着怎么回答这皇帝突然间的提问——杜晓月跟着他走,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主要是因为出了正殿,不知道是该跟着他走还是直接回自己的寝宫,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就跟在了皇帝的身后。

落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