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炎的魔女

第81章 归来的皇子

走廊的另一端,那个赫非提斯像是在宇宙漫步一般,逐渐靠近了那个白色的骷髅甜心城堡,在那个城堡最顶端的王座上坐着的是疤比凯恩斯之心墨菲比特斯,也就是与赫非提斯十几年前一体同胞的双生子姐妹,那是在十几年前因为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被施加了罪行关押进了疤比凯恩斯监狱的姐妹,那个纯白意志的本体。“你便是疤比凯恩斯的心意吗?”“嗯,是的”我便是疤比凯恩斯的心意,我就是长眠在这片土地的王者,我憎恶这王国的人,我发誓要将这个国家埋葬,是他们夺走了我的自由,将我囚禁在此地。”莫非比特斯几乎惨叫一般地说道,“是的,我一定会的”莫非比特斯的神色考试扭曲,“不是的,莫非比特斯,不是你想的那样子,那不是父王与母后的心意,当时的父王与母后被血案花的人给控制了,所以……”赫非提斯喊道,“什么父王母后,连父王母后都不要我了,还给我提什么父王母后,我明明亲眼听见看见牧王亲口答应将我关押进去的命令”墨菲比特斯痛苦地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当时的父王被血案花教会的人给操控了吗,就连母后也是,大家一直都是关心着你的”赫非提斯也喊道,“真如你说想的那样吗,赫非提斯,要是真如你那样说,我,我才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忽然一阵疯狂的气流席卷过赫非提斯的头顶,巨大的异空间的气流席卷过来,差点将赫非提斯吹到十万八千里。“请你一定要相信,所有的人都在等待这你的回归炮”只见赫非提斯伸出去了一只手,“真的吗?”“真的,现在的你只是被怨恨给迷了心,所以……”赫非提斯说着,“别骗我了,赫非提斯,我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时候的到来,我要亲手将王族埋葬,我要将监狱的巨大负能量引导到外界去,毁灭整个王国”墨菲比特斯双手高举朝着头顶,衣服宣布这这个国家死亡的宣言一般,忽然朝着前方摊开的手掌的手指上吐着漆黑色的指甲油,像是号召一般将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监狱亡灵引导了出来,那是万千的被关押埋葬在这里的历史上的罪恶们,魔女,巫师,流浪为武士,罪恶炼金师,王族的罪人,都一直遵循着疤比凯恩斯之心的心意,将王国埋葬。“哼哼哼哼……一定要将这篇布满人来私欲与罪孽的大地埋葬的,就用这双手亲自埋葬把……”在骷髅城堡顶端端坐着的疤比凯恩斯之心疯狂地大喊,“不要再任性了,墨菲比特斯,你只不过是是被太多的仇怨给蒙蔽了双眼罢了,你只不过还依旧保留着当年那颗痛苦的赤子之心罢了,回头吧,趁现在还来得及。”赫非提斯朝着血红色的光芒伸出了一双手掌。

“赫非提斯,你知道吗?其实一直以来我就十分低羡慕你,因为羡慕你,所以嫉妒怨恨你,为何偏偏是我遭遇此种劫难,为何偏偏是我遭遇此种劫难,我恨你”说着,墨菲比特斯的面色再次因为太多深埋在内心深处中怨恨而扭曲的面庞,因为太多痛苦因而变得有些冷漠,因为太多的怨恨因为变得排斥一切的态度,将一切任意践踏冷漠对待,对一切不报关怀,依然像个小孩一般不成熟,这就是现在的墨菲比特斯,但是现在的墨菲比特斯根本无法冷静下来,因为一看到赫非提斯,她内心就平静不下来了,似乎内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让他尽心倾诉与发泄的光明之处一般,忽然,在咒力的加持下,忽然从赫非提斯的背后生长出来了一个巨大的绞刑架一般的东西,芭比凯恩斯监狱可以在一秒内创造出一个新的事物,也可以在一秒内毁灭一个巨大的王国与城池,所以拼着依附在灵魂世界的力量来说,可以任意地创造与诞生,顺应着外界的自然规律,有生就有死。忽然,赫非提斯被很自然地四根手脚被绑在了哪个绞刑架上,像是一个因为犯大罪而等待着被处刑的罪犯一般,让得赫非提斯动弹不得。“现在是处刑时间。”说着的时候,只见墨菲比特斯的身躯离开了王座,飘移了过来,当赫非提斯充分靠近了那个绞刑架时,终于看清楚了赫非提斯的双眼,那是一双泛着无尽忧伤的面庞,在这一瞬间,墨菲比特斯竟然有些动容了,忽然回头去有些不屑的模样。远离了呗绑在绞刑架上的赫非提斯,墨菲比特斯依然远望着赫非提斯,为了能够更加看见赫非提斯惊慌失措的面貌,墨菲比特斯道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赫非提斯,你还记得七年前的夜晚发生在王城内的魔物大屠杀是件吗,明明城堡周围被王城的巫师们施加了强力的抗魔结界,但是为何却会出现那么多的魔物呢,答案当然就是那些魔物其实都是我引导出去的哦,在七年前,我找到了诞生在里界的强大界灵(双界齐鸣),当我释放出他的力量时拥有了一次也是仅有的第一次可以与外界发色还能够一次联系的机会,于是,为了毁灭城堡,我就利用那次机会将魔物引导到了外界去,那是我与双界齐鸣与我初见时的机遇。我所舞步珍视的机遇。还有记得莫名失踪的皇族兄长伊昂赛丁伯爵吗?他,他其实被我拉回了监狱中哦,或许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片白骨了吧,哼哼哼哼……”墨菲比特斯嬉笑着,“七年前七夕那件发生在城内的血腥夜祭难道就是你一手创造出来的吗?”“嗯,没错,就是我,就是我创造出来的,而年轻的赛丁·捷克伊昂伯爵也是被我掳走的哦”“为何要做那样的事,为何要讲兄长抓走,那一次战役的发生原因到现在还是个谜,还有兄长的下落就连尸骨都没有被找到,为何回事如此的……”赫非提斯呐喊,“因为寂寞呀,寂寞所以需要人来陪伴,但是那家伙好像无法适应这个世界的新鲜空气,很快就化为了一对白骨了呢,真是经不起时光的雕琢呢”说着,只见墨菲比特斯就一只手一挥,忽然在疤比凯恩斯的暗处就出现了一个向上蔓延的巨大藤条,在那个藤条的上边形成的一条条缠绕的细小枝蔓,在顶端竟然形成了一个人形的枯萎白骨,那是一堆腐臭的白骨。上边沟壑纵横,“瞧,这就是那个可悲的赛丁·捷克伊昂伯爵,这就是你日夜思念的兄长”赫非提斯望过去,发现那果然是年轻的兄长,那棱角分明的轮廓,那清晰的索骨,那分明就是当年身形俊美的兄长大人,一瞬间,赫非提斯感觉到胸口一阵气流卷动,“为何,为何,为何要做这样的事件呢,墨菲比特斯”忽然,赫非提斯满腔积愤在胸口跳跃着,眼前的那道白影子似乎根本就不是所谓的自己曾今熟悉的那个人,只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纯白色的恶魔罢了。忽然浑身燃烧起来的气质将捆绑着自己的绳索给燃尽烧断了。赫非提斯终于摆脱了束缚,然后一瞬间就挣脱出来了,顿时拔出了花皇剑,燃烧着火焰的刀毫不留情低朝着墨菲比特斯砍去,“呀呀呀呀呀呀呀……墨菲比特斯”赫非提斯大喊着,可是正当赫非提斯的刀剑快要触碰到墨菲比特斯的皮肤时,刀剑忽然发抖低停在了空气中,“怎么,不敢下手吗,赫非提斯。”只见墨菲比特斯的表情依旧淡定从容,那一根纤细的白色手指拂过刀身,微笑地看着赫非提斯,“放手吧,赫非提斯,你难道忘记了吗,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骗人的哦,所以……”忽然,只见墨非比特斯双手指一扣,忽然那个正被缠绕在高大蔓藤条上的尸骨在一瞬间就化为了人形,就是那个赛丁·捷克伊昂伯爵,忽然,被复活的伯爵开始大喊起来“赫非提斯,你怎么也被抓到这个地方了”伯爵一看到自己的妹子就心急地大喊起来了,“赛丁·捷克伊昂哥哥,原来你还活着……”赫非提斯疯狂地大喊,但是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欣慰。一瞬间两个人的目光对视,两兄妹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与感动,互望了好久,这是相隔七年之后的就别重逢,因此两个人都感动了好一会儿,“原本以为你在那场血腥夜祭中死去了呢,”“没有,我只是这样悄无声息地被抓来了这个世界来了”赛丁·捷克伊昂伯爵像是安慰着地说,“嗯,我还活着哦,所以你不要担心了”伯爵大喊,“真是让人动容的兄妹重逢呢,这是相隔七年的再次相遇的故事吗”墨菲比特斯说着,忽然整个身体飘向了赛丁·捷克伊昂伯爵,在在双清澈明净的双目边停滞下来。

天使仓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