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炎的魔女

逆炎的魔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3章 冰海之葬

黎明之时,冰雪吹拂的上空依旧有些昏暗,一片天寒地冻的地带,此时此刻,位于迦南纳错之海西南边的海岸峭壁之上,此时聚集着一群生存在冰锥平原上的原住民,人烟有些闹哄哄的,只见几个壮汉合力将一位少年抬了起来,然后买着沉重的步伐朝着冰雪包裹的峭壁边走去,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似乎谁也无法阻止这件事情的转移变化,身后族长一脸长叹,没有什么行动,奎因斯的一头银发在风雪中狂傲不羁地摇摆着,目光头屑得意忘形,所有的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杰逊克的身影被拉入峭壁之下的天池之中,唯一有伊苏亚还想要爬起来去拉扯着那几个壮汉的背影,阻止暴行,“不是那样的,杰逊克只是想要跟我一起~~”伊苏亚还在吼叫着,可是自己细小的胳膊无法阻止壮汉的身躯,眼看着,杰逊克的身体快要滑向冰河之中,这是属于族类的冰葬刑法之一,直接最干脆的刑法,将犯人抛入迦南纳错之海中接受乌纳尔的洗礼,死后灵魂原本污浊变为纯洁无污垢,升入夷维源山麓重生,族内人相信他们的灵魂本源将会死后回到那个地方重生。于是,随着几位高头大汉的齐声吆喝,少年的身躯随着四周的风暴一起卷入了下边的深渊中去了。宛如一片树叶一般没有抵抗力地滑入那下边去了。无辜的少年就那样地坠落到了冰海中去了。随着杰逊克沉入到了冰海之中,忽地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带忽然吹起了即使是在冬季也难以见到的硕大的强力(海瑟拉),海瑟拉就是一种冰雪龙卷,巨大的冰雪龙卷风似乎从峭壁之下的海中升起来,将这一带的森林吹得呼啦啦作响,顿时混合着伊苏亚的一阵惨叫,响彻海岸的少女的悲鸣之音扩散,跟寒风一起呗越来越广泛地传播到了四周去了。

少女的惨叫声宛如引导来亡灵们的歌谣一般,忽地在身后的人群中,有仔细的族人听见到了身后的冰雪坡道上有一阵阵急促促的马蹄声他过来,那哒哒的马蹄声匆匆地来,在冰雪的大地上弹奏着不只是救赎还是毁灭的音乐节奏。于是所有的凯特内亚人的后裔朝着身后森林的背面望去,只见在树荫的夹缝间,隐约看见到了一匹匹银白色的马匹赶来,“那是疾冰烈马,难道是冰硫宫国的人吗?”人群中有些胆怯地说道,顿时,人们的面容开始畏惧起来,对于这一带生存在冰锥平原上的凯特人来说,他们与北方大地上的由冰封永世之主所率领的王族比起来,就像是奴役主与奴仆的关系一般,是要受到冰硫宫的管辖的,所以骨子里就有一种甘心臣服的扭曲的心里作祟,也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可是原本在很早以前被诡墓之蛇的耶和园管理时候,就被悲惨地刻着自卑的血液的她们或许骨子里已经自认为低人一等了,还有是因为毕竟冰硫宫的势力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过于庞大不容侵犯的缘故,使得生活在这一带冰雪大地上的凯特人时代都对于冰硫宫的统治唯唯诺诺,显得麻木不仁了,没有任何的反抗残暴统治意识,甚至要是谁有反抗的用意的话,族人甚至会加以严惩的卑劣行为。对于原本是从另外一个地方来的并且自身具有强烈反抗冰硫宫压迫意志的杰逊克来说自然是一直不受待见的。

那从遥远北方大地的伟大王朝上赶来的一群庞大的军队,从西北方来临这里,像是要踏平这片荒诞不公的大地一般,在冰雪的祝祷中赶来,那群从遥远的北方荒漠冰霜大路上赶到的军队人马毫不畏惧地果断穿越过有时间限制隔绝诅咒的冰荒凶森,似乎那里的诅咒一直对于冰硫宫国的人来说一直都毫无用处一般,或许是天极苍雪的加护,一直被当地的凯特人害怕绕道而行的那片森林如今竟然在那群肆意妄为的疾冰烈马的蹂躏下被随便地糟蹋了,这群人马那样地毫不畏惧地穿越过那个时间咒语的冰雪荒森,那些马儿的急促的鸣叫声将森林的树叶给叫了下来。这边的凯特人心开始跳动起来,“有什么要紧的事件吗,怎么会有冰硫国的人来到这里?”一些凯特人开始纷纷猜测着,明明距离征收纳税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啊,生活再此方平原上的凯特人时代要受到这里的冰硫王朝的强制收税,不过一般会每隔一顿时间准时派王朝的官吏来收税,可是竟然怎么会有人过来纳税呢,不过人们听到那中火热急促的战马的马蹄声,可以知晓或许并非来收税的,而是直接过来挑起事端一般,于是包括族长等所有的人都越发不安起来,为何这时候会有冰硫国的人来到这里,很快,一群骑着疾风暴烈马的冰硫宫的冰霜骑士们就抵达了这里。这群冰霜烈马上个个都坐着来自冰硫宫的冰魄骑士们,浑身神采飞扬,威风凛然的模样。“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忽然,在几位将领中,一位全身披着厚重的白银铠甲,脸上带着三角面盔的像是从冰海亡灵一般出没的死亡骑士一般来临,浑身倒影在寒月的铠甲内,手臂上镶嵌着一个冰雪精心制造成的骷髅,(冰铳)凯西弗利亚此时坐在疾病烈马上,朝着下边的所有人走了过来,忽然中途抽出了一把锋银之剑,在抽出那把剑的时候,周围人们的心都提在在嗓子眼了,作为镇守冰硫宫北方重点防伪边境的将领,凯西浮利亚一走过来就将锋银子剑直指向这边的族长,“原本一片祥和的圣海边上怎么会忽然又这么多的族人来犯,你们不会不知道迦南纳错之海是你们不能轻易冒犯的吧,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此时在这里打扰乌诺尔之神的安眠?”凯西浮利亚吼道,将锋银子刃朝着族长伸过去,“这位将士,我等也只是才在这里聚集起来惩戒我族一位触犯了族规之人的仪式,并非是故意要来这里打扰神的安眠~~”族长面色淡然地说,“哦~~?是这样的吗,你们方才难道实现了冰葬吗,真是可笑的凯特人呢,竟然对自己的同族人下手~~”后边忽然又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只见一个疾暴之狼骑在马上踏过来,同样是浑身装在寒冰铠甲内,双眼像是挂在两颗奥迪蓝宝石上一般,银白色的发丝从脑后垂落,在戴着的铜面具额头部位雕刻着玄月的印记,威武干练的苍狼骑士出现在这边了。“真是可笑,一向不是自称作和平为上的凯特族怎么会有这么不堪入目的画面呢,竟然对自己的同胞下手?”(岚牙)芬里尔·格雷比克说道,“那小子才不是我族之人,是从别的支系部族派来的奸细才对~~”忽然,在人群中,奎因斯吼叫道,“是别族派来的奸细吗,这么说你们还私自收留其他族的子嗣吗,这可更加是罪加一等了哦”格雷比克说道,“我们并没有私自收留那个孩子,只是他当初在战乱中残存下来后,见他如此可怜,我便同意将他收留下来的”“还真是有同情心呢,可是已经触犯了刑法了哦,我们冰硫国是无法容忍你们族随意收留别他族之人的哦”格雷波特说着,“这位将士,具我所知道的关于那个冰硫宫的事情,似乎在上一次天极苍雪实施了开疆辟土的大仪式之后,就顺便连带着将国内的一些宫规给强行地实现了更改,似乎对于包容其他外族之人的条例也一并废除了呢~~”作为族内的预言师,斯特拉斯站出来说着,对于信息天生把握敏感的她对于这些事件几乎全知道,“真是狡猾的预言师,既然如此善辩~~”岚牙说道,“并非是我故意造谣,相信作为冰硫国的你,臣下应当比我更加清楚吧”斯特拉斯继续说,“总之,你们这群无聊生事的凯特人竟然在此黄昏时分无聊生事,竟然打扰到了乌诺尔的长眠,实在是有些不加罪过就过不去的感觉”凯利福西亚说着,“重点是竟敢阻挡了我们军队的去路与行程路线~~”忽然,凯西浮利亚朝着旁边的格雷比克视了一个眼神,暗示他不要越来越嚣张了,于是格雷比克停止了声音打岔,“既然是这样的,那就姑且纵容你们这群低贱之人一回吧,要是下一次再遇见你们私自闯入禁地,打扰了神之休憩的话,我必将~~~”说着,只见凯西浮利亚将手里的锋银之剑朝着旁边的一个凸出来的枝干一划,只是那样轻轻地一挥舞着手里的锋银之剑,只见忽然身侧的那一排的漆黑的森立就一排连着一排地连天倒下了。忽然一边的森林变得空旷起来了。此时此刻,凯特人双眼视野下的右边一整侧森林都被锋银之剑搞得个精光了,人们顿时惨叫一片,就连族长见此场面都打了个哆嗦,于是嘴巴里只好稍有畏惧之色地说了一句“嗯嗯嗯,我会注意的,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失误了~~”忽然所有的族人都不禁微微地下了头表示同意地说着。于是,凯西弗利亚俩迷茫抽回了锋银之剑,然后准备将手心里的缰绳一甩,继续朝着东南方向带领着部队挺进。就在凯西弗利亚大帝一般威信地带领着身后的岚牙还有其他将士以及兵士们准备继续朝着东南方挺进的时候,忽然,一道奇迹的光辉在迦南纳错之海的距离海岸线的东方升起来,那时一个忽然不知名地从海底下升起来的光芒,像是炫阳一般地从海中升起来,升入了高空之中,在那里爆发出了宛如北极星一般的神采,刹那间将整个天空照亮~~~

而此时此刻,天边刚好已经发霞,黎明时分的阳光已经在天边散开。

天使仓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