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炎的魔女

第31章 追忆之篇(三)

在高高的阶梯之上坐落着一座露天庭院,这里花团锦簇,芳草萋萋。

时不时地传来了兵器划破空气声,打破了此方宁静。

太阳的金色光辉洒落这片庭院,在一片模糊的光影中有两个移动的身影,一阵阵的声音从那里传过来。

等到视野靠近,便看见一位全身穿着轻便的白袍长裳,头戴阿拉伯礼帽,脸庞的正面被一块黄金的铜面遮盖,胸前挂着巨大的一串串黄金币穿凿而成的项链,两肩上佩戴着坚硬的盔甲,一只手里拿着一把黄金雕凿的大剑,另一只手里拿着圆盾,一位身穿阿拉怕拖地白长衣的骑士正在光线中舞动着他那矫健的身躯。

另外一边,一个小女孩身上穿着波斯长裙,一只手里拿着一个骑士手剑。

两个人手里的刀锋彼此交戈在一起,响起传遍大厅的声音。

刀锋在微光中荡漾,激起微妙尘埃。

小女孩手里的剑一个不留神就被那个身着阿拉伯装束的骑士给挑飞了,只见纤细的骑士手剑从小女孩的手里弹飞了出去,在半空中舞了几下,一下子就直直地插入了旁边的一根大理石柱上。

小女孩的面色有些意外,回头看了看那把已经刺进了大理石柱的剑。

“看来刚才用的力度过猛了,”(金驭之御手)哈德雷欧斯冷静的声线回荡在这块不大不小的露天庭院内。

“不好意思哈德雷欧斯,我刚才有些走神呢,”小女孩忽然低下头,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与其说难为情,从那目光中显露出来的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自责。

“我还需要更多的练习。”

“的确,你的剑技未免太过于虚华而无实,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似乎太急于战胜对手呢,叛逆的修炎,从你刚才那火急的眼神中可以看出。”

似乎一下子看透了自己的心思,小女孩双眼一震。

“在新约的人类中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欲速则不达,要是太过急于战胜对手的话,搞不好到时候先被对手看出破绽,”一边说着,哈德雷欧斯逐步走到了那根插着骑士手剑的大理石柱边,伸出手拔下来了那把石铁打造的剑,目光却锁定到了大理石柱的裂痕上。

“啊,看来(浮道天工)可塔尔的杰作有瑕疵了呢,”哈德雷欧斯打趣地一说。

“浮道天工,那是谁?”小女孩回过神来问道。

“可塔尔他呀可是个出了名的性格怪癖的神呢,追求完美的他对于自己的作品要求极高,他就是鼎鼎有名的旧约(万能巧匠)建筑之神,传闻三圣域的宫殿都是由他建造出来的,”哈德雷欧斯说着。

“就是那个一手创建了炎縭宫,盘龙遗址,梵天殿三大圣域宫殿的那个界世魔神吗?”小女孩眨巴着眼睛说,记得曾经无意中在哪里听说过(浮道天工)的名讳。

“是的,伟大的建筑师创建了三个圣域的建筑,据说可塔尔他在建筑宫殿的时候,严格到连一根石柱的高度都要仔细考量半天呢。”

叛逆的修炎将目光投向了眼前这个辽阔的宫殿,是那么地庞大富丽堂皇,这是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够办到呀?

结束了一上午与哈德雷欧斯的武艺练习之后,叛逆之修炎一如往常独自进入更深处的列柱大厅去面见天煌帝火亚菲斯托斯了。

自从与天煌帝火见面后不久,天煌帝火就将炎縭宫强大的御神徒之一的(驭金之御手)哈德雷欧斯叫唤到自己跟前,让他作为自己的武艺老师,陪伴自己磨炼剑技。

小女孩身着火焰一般绚丽的波斯长礼裙踏步列柱宫殿来到神台之火旁边,眼前神台之上的莲花般的建筑内摇晃着前万年不熄灭的火种。

独自来到神台前,在列柱大厅的左侧站立着宫殿的御前侍卫(施卫匿),宛如雕塑一般安详地站立在那里。

小女孩两只手分别提着长长的波斯裙跪下去,嘴里似乎在默念着什么。

神台之上的火焰燃烧起来了。

“叛逆的修炎,你来了吗?”亚菲斯托斯说出话语。

“吾主,我如往常一般准时来到你的神台前祷告,望你的神威使整个炎縭宫大放光华,我等将永远精心追随在你的爢下,愿你的荣光永垂不求,照亮整个神圣威严的宫殿。”

清晨,叛逆的修炎在与老师哈德雷欧斯过招后,像是往常一般来到列柱大厅精心祷告,赞颂天煌帝火的永垂不朽。

“你已经成长成这个样子了吗,叛逆的修炎?”天煌帝火亚菲斯托斯说道,语气中略微带着几分欣慰。

“多亏在您的照料下,我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成长,真的是十分感谢你,亚菲斯托斯大人,”叛逆之修炎俯下脑袋。

“我想我没有后悔当初收留你,你以后就安心地呆在炎縭宫内做一个御神吧,”回应了燃尽天荒之神的要求,叛逆之炎的表情很镇定。

午后的宫廷御花园内,一个圆形的欧式亭台内有一位美丽的女子正坐在圆桌边饮用着桌子上香甜的斯里兰卡红茶。

这个精致的欧式亭台由六根大理石柱构成,上边的天顶是由一个半球状的镶嵌着花纹的镂空顶棚做成,看上去奢华又精致。

乌黑的披肩长发垂落在臀部,身上穿着红殷花的盔甲,优雅的红色短裙下双腿交叉在一起,带着雪白色手套的手指正将一杯红茶送入嘴里,双眼紧闭在一起,安然地享受着午后的安详。

在宫殿内传过来一个稳健的脚步声。

一头黄金色长发夺目地摇曳着,穿着白银质地的钢铁长靴,腰间佩戴着圣骑士的剑,威风凛凛地走过这条直通深宫花园的走廊,两边的神宫侍卫纷纷将头低下来,奥赛迪尔兰嘉德就要穿过走廊到达赫妃缇丝所在的神宫花园。

眼前忽然变得雪亮,奥赛迪尔似乎一下子跨进了另外一个世界,这里光线那么地明亮,周围充满了鸟语花香。

穿过了郁郁葱葱的花坛与一条条蜿蜒的青石板路,奥赛迪尔兰嘉德的双眼里显出来一个亭台,奥赛尔迪尔兰嘉德看见了坐在亭台内的赫妃缇丝,慢慢靠近过去。

赫妃缇丝耳畔传来了声音,将头转过去发现奥赛迪尔兰嘉德正巧走过来。

“原来你在这里呢赫妃缇丝,我还在到处找你,”奥赛迪尔兰嘉德微笑着。

“有什么事情吗,炎縭宫最伟大的御神徒奥赛迪尔兰嘉德大人?”赫菲缇丝朝着迎面走过来的奥赛迪尔兰嘉德笑了笑。

“没什么事情啦,在如今这般和平的年代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只是找你聊聊罢了?”奥赛迪尔兰嘉德在赫菲缇丝对面的座位坐下。

“上一次的(圣典保卫战)的结局是怎么回事?”奥赛迪尔兰嘉德一坐下就问。

“那一次原本以为会胜利的战役啊,因为缺少了你的原因吧,最终魔族的魔犄军在南方战线上成功击溃了盘龙遗址的界神军队,以极快的速度就入侵到了盘龙遗址的圣域内部,”赫妃缇丝双手端着茶杯,闭上眼睛像是冥想一般,对面的奥赛迪尔兰嘉德的表情也很严肃。

“这么说的话,那。”

奥赛迪尔兰嘉德还未说完,只听赫菲缇丝的话锋一转。

“但是,当魔族军快要得到小雀金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却发现安放着那个秘零宝件的界灵(金丝笼)里什么都没有,原本以为就要大获胜利的魔族军却只能以意外的结局失望告终,”赫菲缇丝委婉地说完。

“原来是这样啊,那直到现在都没有查明小雀金钥的行踪与去向吗?”

“是的,盘龙遗址的那五位龙王对外声称是(界灵自泯)事件。”

“(界灵自泯),怎么会有那种事情,是什么意思?”奥赛迪尔连忙继续问。

“传说有一些飘散在界世的界灵在某一个时刻忽然灰飞烟灭的事情,不过引起的原因主要是因为那件界灵自身承载的界力太过于强大,最终膨胀到使得自己都承受不住那种力量而崩坏的局面,”赫妃缇丝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说的话莫非小雀金钥已经自泯了吗?”奥赛迪尔兰嘉德说着。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个界王秘槛可能会永远被封印吧,毕竟要是没有开启界王秘槛力量的东西,平衡之柱是永远没办法发挥力量的,”赫菲缇丝不慌不忙地说。

“这样的话,那不是界王秘槛永远都没有办法发挥作用了吗?”奥赛迪尔兰嘉德说道。

“是呢,那场战役最终也以这种听上去有点唐突的理由作为结局了,意味着魔族与界神都没有失败与胜利,”赫妃缇丝端着白色的茶杯将杯子里的红茶一饮而尽,双眼紧闭着静静地享受着杯子里的香气,“对了奥赛迪尔兰嘉德,你来找我难道就只是为了了解上一次那场战役的事情吗?”赫菲缇丝不慌不忙地说。

“大概如此啦,只是对那场战役的结局比较好奇,对了,直到现在小雀金钥匙还是没有找到吗?”奥赛迪尔兰嘉德顺便问。

“是的,正如你说的那样,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五海龙王的说法,相信小雀金钥已经自泯了,”赫菲缇丝说着,“你是怎么认为的呢,奥赛迪尔兰嘉德?”赫菲缇丝的目光盯住了奥赛迪尔兰嘉德。

“我虽然感觉(界灵自泯)的事件听上去有些难以置信,我想这是盘龙遗址应付大众的猜疑才这样说的,但是却也实在找不出有什么更好的说法了,”奥赛迪尔兰嘉德一副无奈。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呢,”赫菲缇丝对着奥赛迪尔兰嘉德微微一笑。

刹那间,午后的庭院中充满了两人的欢笑声。

此时在神宫花园一侧的建筑阴影内有一个人影站立在那里,那双瞪大的瞳孔中满是嫉妒的光线,那一瞬间就淹没在建筑后了。

伐炎乔吉奥德巴看见了赫妃缇丝与奥赛迪尔兰嘉德两人的嬉闹,表情不满地退却了。

“奥赛迪尔兰嘉德,记得明日就是举行御神首席会的重要时刻了,你觉得在我还有你以及乔吉奥德巴这三个人当中谁会被天煌帝火选中成为炎縭宫的首席御神徒呢?”赫妃缇丝紧盯着乔吉奥德巴的面孔,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赫妃缇丝小姐,其实我对于当不当首席御神徒一点都不介意,能够成为炎縭宫的三神徒之一已经是我的荣幸了,”奥赛迪尔兰嘉德微微一笑。

“你这种心态真好呢,其实我的想法跟你差不多哦,至少不会太差劲吧!”

两个人相视一笑。

隔日在列柱大厅内部,一大批炎縭宫界神汇聚在此,今日将要选出御神首席会最终胜利的那一个人。

在神坛之上的红莲之火中显示出了天煌帝火伟岸的身影。

在最靠近神坛的位置上站立着炎縭宫最为崇高的三位界神,左边是(炎之戎装)赫菲缇丝,中间的是(圣金之护师)奥赛迪尔兰嘉德,以及右边的(伐炎)乔吉奥德巴,三个人共同面对着面前摇曳的火焰之台。

他们身后汇聚着很大的一帮炎之御神,他们是来见证天煌帝火的选举仪式的。

神池之台上的火焰摇曳着,显示出了亚菲斯托斯的倒影。

分别有三个界神站立在神台旁边,在神池之台右侧的位置站立着的是列柱大厅的魔导士卡姆柴夫帕,在卡姆柴夫帕的右侧站立的是叛逆之修炎,作为来见证这个将要选出天煌帝火神宫代行人的界神见证者之一。

整个列柱大厅显得十分地热闹,叛逆之修炎身着火焰一般热烈的波斯长裙,目光投向了神池之台上的火花,熊熊燃烧的火光在她的双目中跃动着。

所有人都齐聚到这个列柱大厅内部时,神台之火发出了雄浑的声音,“今天将会是见证作为我神宫代行人选拔的重要日子,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亲眼见证作为我神威代行人的那位界神的诞生,接下来就要举行伟大的神威代行人诞生仪式,”神池之台上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声音。

列柱大厅内一片哗然,所有的界神都在等待着这位幸运的界世之神诞生。

天使仓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