鹡鸰女神同人文

第24章 特别篇 蓝兰岛一游

(终于补完了...声明:本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关我的事!如果图片可以显示的话,那依次就是夜见、结、松、月海、风花、钿女、美哉,至于小草的,请参考第二季ED里的那套~!另外,总算有人扛鹡鸰大旗的同志了,完成了我没完成的任务,收复秋津童鞋...很欣慰!)

阳光!海水!沙滩!美女!这就是皆人即将所要面对的。

一副宽大的太阳镜架在皆人的鼻梁上,隐蔽了他那XE的双眼。

皆人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位于帝都东北方向海上的一座人工岛,蓝兰岛!一个度假圣地!

说起这次出行,不可不畏是被“算计”好的。

……皆人回忆中……

在几天之前,正当皆人在自己房间里复习学业的时候,接到了佐桥高美的来电。

“皆人。”

“老妈?”

“嘛,是这样的,我有一些蓝兰岛的度假劵,已经托快递送往出云庄,想必你很快就能收到了。度假地点可是在蓝兰岛哦,你懂的。你和月海她们好好去玩吧,这可是老妈在给你创造机会哦~!至于费用方面,用连带度假劵一起送来的那张金卡来刷就OK了。我还有工作要忙,先挂了哦~!”

根本不给皆人说话的机会,佐桥高美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那个,老妈?!”

蓝兰岛的度假劵?蓝兰岛可是一个任何想度假的人梦寐以求的地方。那里不仅有沙滩,阳光,海水,还有拥有温泉的高级旅馆。和月海她们一起…唔,不行,不能乱想,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XE了。

皆人无尽的YY中。

“那个,皆人,皆人!”就在皆人还在YY的时候,结进来了,同时手上还拿着一封快件。

“怎么了,小结?”

“有你的信件,是高美小…哦不,是婆婆寄来的。”

[……老妈,你究竟在干了些什么,对小结她们洗了什么脑……]

本来结她们称呼佐桥高美是称呼“高美小姐”的,但却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佐桥高美洗了脑,改变了称呼。这个…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皆人接过了结递来的快件。

[果然是老妈送来的。]

皆人撕开一道口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些东西。如佐桥高美所说,快件里装着的是一叠蓝兰岛黄金级别的度假招待劵,和一张闪发光的金卡。

“皆人,这是什么啊?”结好奇地看着那些劵和金卡。

“呃,是能够让我们免费度假玩耍的东西。”

于是,皆人只有厚着脸皮去邀请浅间美哉她们了。

“哟,蓝兰岛度假两日游,那可是我很早就想去的地方呢~!小哥,你哪搞来的这些东西啊,嘿嘿,是想借此机会看我们的泳装吧?没问题,我会亲自挑选泳装的,到时候就让小哥好好欣赏我们的身材吧,保证会让你满意的。”钿女的回答依旧那么犀利,让皆人只能干笑。

“蓝兰岛两日游?正好那两天休息,多谢你了,佐桥。”这是篝的回答。

“啊啦,蓝兰岛啊,佐桥先生,怎么突然有这个兴致邀请我去啊?”浅间美哉面带微笑地说道,但在皆人看来,这个微笑的意思是,如果不把动机说明白,自己会死得很惨的。

“那个,因、因为长期承、承蒙房东小姐您的照顾,才、才来邀请的,要、要是房东小姐…”

“嘛,既然是佐桥先生的邀请,我就不拒绝了,话说很久没有去过海边了呢…”浅间美哉捂着嘴乐呵呵地道。

“那、那个,我先回房了,房东小姐。”

[还是先闪为妙]

就这样,皆人成功邀请到钿女、篝、浅间美哉,去度假胜地蓝兰岛,进行两日一夜的度假旅行。本来皆人还想邀请由香理和椎菜的,却被由香理以要好好准备大学的学业为由,拒绝了。

“嘛,小结她们都去了,我去了还不是当个陪衬?哼,死老哥,臭老哥,等以后找机会,单独把你拉去旅游。”这才是由香理真实的想法。

不过当皆人一行人踏上了蓝兰岛之后,才发现这不是一次普通的度假。因为蓝兰岛上的游客,只有他们。也就是说,这座蓝兰岛,被皆人他们包了下来。

[下血本了啊…老妈]

……回忆消失……

“小结她们还真慢呢。”

皆人躺在沙滩椅上,喃喃自语。

[原来皆淫这厮在等的,是结她们的泳装啊!来人,拉出去,把这厮斩了!]

不过,也没让皆认(淫)等多久,第一个换好泳装的人就出现在皆人(淫)的视野里,是夜见。

夜见穿的是一件比较保守的浅红色连体泳衣,泳衣上绣有花纹。虽然泳衣比较保守,但是刚好与夜见的身材相符,将她的身材完美显示出来,让皆人(淫)眼睛一亮。

“变、变态,看、看什么看,不、不准你看!”夜见自然知道自己会被皆人(淫)看的,鼓起脸说道。

“哈哈,别害羞嘛,夜见,让我好好欣赏你。”皆人(淫)无耻地说道。

夜见自然拿皆人(淫)没办法。就在夜见快要被皆人(淫)看“透”了的时候,救星驾到了。

“皆人,皆人!”额,是结的声音,看来她们也换好了泳衣了。

皆淫将目光放向结那边。

[我擦嘞,小松,你站在旁边也不吭个声]

原来结是和松,牵着小草一起出来的。

小草穿的是一件浅绿色的泳衣,头上戴着一个鹦鹉的帽子,样子很可爱。而结和松则不一样了,两人可不像夜见那样保守,结穿着一身红色的比基尼,松则是白色的比基尼。两件比基尼配合结和松那劲爆的身材,立刻让皆淫喷血。

“嚯嚯,小皆人的反应不错哦,小结,看来我们俩的选择是正确的呢。”松偷偷地笑着,结则保持着那副天然呆的样子,看着喷血不止的皆人。

“皆人!你在往哪里看!”月海登场了。

“月、月海,我、我没…呃…”皆人还没止住血,转过头一看月海,额,失血速度加剧了。

月海也是身穿着一套黑色比基尼,款式跟结一样。不过,她的发型似乎稍微改变了一下,多了两扎辫子,给皆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至于身材,月海的身材可是丝毫不输给结和松的。

“其、其实,皆、皆人想看的话,就、就请看我的吧!”

原以为月海会发飙的,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让皆淫的血又一次大量流失。

[估计等风花她们出来之前,我们可怜的皆淫就要失血过多而嗝屁了]

“啊~皆人君~!”风花登场了。

[老天,我要挂了…]

风花的泳衣是紫色的比基尼,她一出来,直接扑倒了皆人。皆人只感觉两团肉压着自己,快喘不过气来。

“皆人君,我这身如何啊?”风花挑逗的语言,让一旁的月海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字。

“放、放开皆人!”月海生气地说道。

“哈哈,我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钿女和浅间美哉也换好了泳衣,出现在几人面前,“小哥,她们的泳装可是我亲自挑选的哦~!满意撒~!”

“555,我都快要失血过多而死了,钿女你还刁侃我。”皆人内流满面。

[其实心里在高兴吧,是这样的吧。]

钿女和浅间美哉的泳衣同样让皆人大饱眼福:钿女是大红色的比基尼,身材一样劲爆;而浅间美哉则是紫色的泳衣,配上她的身材,显得非常匀称。

[还是第一次看见房东小姐的真实身材,皆淫这厮又要开始YY了…]

出云庄除了篝外,全员到齐了。

“房东小姐,篝先生呢?”皆人好不容易止住了血,向浅间美哉询问篝。

“篝啊,她…”

“呵呵,篝决定在旅馆里泡温泉,让我们别管她。”浅间美哉打断了钿女的话。

“是这样啊…”

皆人等人在沙滩上开始玩,几女间的疯闹追逐,让皆人一饱眼福。

嘛,对于皆人来说,这就是人间天堂啊。既不用担心其他苇牙的“打扰”,也不怕MBI的骚扰。

“那个,大家集合一下。”

在闹了一会儿,浅间美哉似乎有什么想法,将结等人召集在一起。

“那个啊,我觉得大家要玩就应该要玩得尽兴些,因此,我决定,举办一次出云庄杯沙滩排球比赛。”

“呃。”月海等人一愣。

“参赛队伍是两人一组,最终获得优胜的一方,将会获得今晚与佐桥先生同住一屋的奖励~!”

“噗……”

在听到优胜的奖励后,月海等人的热情立马被点燃,而皆人则是直接将含在嘴里的饮料喷了出来。

“我一定会获胜的!”月海发出了胜利宣言。

“小结也是!”

两人的热情彻底被点燃了。

在浅间美哉的规定下,六人分成了三组,月海和结为A组,风花和钿女B组,夜见和松C组,裁判是浅间美哉,至于小草和皆人,则为拉拉队。

基本规则是,A组与B组间先打,胜者进入决赛,负者与C组进行一场,之间的胜者与A组再较量,最后就是优胜者了。每场比赛采取三战两胜制,每回合先得十一分或者在得到十一分之后再领先两分的一组获胜。

[不过这个规则明显有利于第一回和第二回合的胜者嘛!]

就在皆人想要抗议的时候,浅间美哉的鬼脸模式发动,让皆人不得不将抗议之声咽在了肚子里。

[皆淫这厮,再怎么有漏洞,也不是你吃亏啊!]

“那么,我宣布,第一届出云庄杯沙滩排球比赛,正式开始。”

浅间美哉一声令下,比赛开始。

第一场较量是在A组与B组之间进行,月海和结VS风花和钿女。虽然月海和结的斗志非常旺盛,但是比赛很快就结束了,结果是风花和钿女以绝对优势获得了胜利。至于原因嘛,在于月海和结的配合相当凌乱。

“小结,这样可不行!下一场比赛,你主攻,我来防守,主攻的目标是松!”

“是!”

为了获得优胜,月海和结在输掉第一场后分配了各自的职务,来应对下一场生死战,迎战松和夜见。

在月海制定的战术下,结扣杀的目标都是松。松的行动反应力比其他鹦鹉要差一些,这是因为松擅长的是智谋方面,运动能力一般。因此月海的这个战术抓住了松的软肋,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二比零,干净利落地解决了“战斗”,月海和结起死回生,将再次与风花和钿女决战。而被淘汰了的松和夜见,垂头丧气,嘛,这倒让皆人开始忙碌起来。

“哟,小月海,小结,拜服在姐姐的手下吧~!”

“可恶,我们是不会再次输给你们的!”

月海和结再次与风花和钿女交手。这一次月海和结明显进步了很多,配合不再如初战时的杂乱,因此与风花和钿女战到了决胜局,从10比11一直到18比18,双方比分不断交替上升,直到最后因为风花的一个失误和结的一个爆发,月海和结最终以20比18的击败了风花和钿女,获得了最终的优胜。

比赛虽然结束了,但是比赛达到了浅间美哉所期望的效果。因为每个人都沉浸在比赛紧张刺激的氛围之中,就算是当拉拉队的皆人和小草也不例外。

晚上,晚饭是在豪华旅馆的餐厅中用的。

果然如皆人所猜测的一样,蓝兰岛被人给包了,只供皆人一行人度假享用,因此旅馆内除了服务员等工作人员之外,就再无他人了。

“篝,温泉怎样啊?”

在旅馆温泉池里泡了一下午的篝,在吃饭时被钿女问起。

“还、还好啦。”

“喔,那等下姐姐我也要去泡~!皆人君,你也一起来吧。”风花的话又让皆人喷血倒地。

“你在胡、胡说什么~!”月海不满了。

……

最终场面还是被浅间美哉的鬼脸模式给“镇压”下来。

在用完豪华料理之后,月海、结、小草、夜见、松等人去泡温泉了,而身为男性的皆人自然被打发出去,要他等她们泡完温泉后才能回来。

“嘛,去欣赏一下夜晚的海景也算不错了。”

皆人从旅馆里出来,来到了白天的沙滩上。这个时候满天繁星映在水面上,反而有一种别致的景象。沿着沙滩,皆人在海水拍岸中散步。不过,皆人没想到,还有与他持有相同想法的存在。

“钿女?”

“哟,是小哥啊。”

在某个角落,皆人与钿女相遇了。

“你没跟月海她们泡温泉么?”

“哈哈,人有点多,在等下一轮呢。”钿女摇了摇头,然后嘿嘿一笑,“要不要一会一起泡啊?”

钿女的话自然引得皆人喷血。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一起看海。

“嘛,这次钿女的苇牙没有来,真是遗憾呢。”在邀请钿女之后,皆人也曾想通过钿女,邀请她的苇牙一起来度假的。钿女的苇牙是一名叫做千穗的女孩。

“抱歉呢,小哥的邀请我送到了,千穗她有事不能来,不过她让我好好谢谢小哥的好意。”钿女微微一笑,歉意地说道。

“呵呵,没事,下次有机会,再邀请吧。”皆人表示不用道歉,这根本没必要嘛。

“嗯呐。”

……

场面变得略显沉闷,于是皆人开始找别的话题解闷,打破沉默。

“那个,我想问问钿女,你和千穗是怎么相遇的啊?”

“这个啊…”

嘛,皆人的问题问得不错,让钿女开始讲述她与千穗之间的那点事。不过,钿女对皆人还是有所隐瞒,比如千穗的病情之类的。皆人很认真地听钿女讲,而钿女很投入地讲给皆人听。

“……后来她一见我的样子,就很开心地笑了呢……”

“我就说,风花哪来的那样的衣服,原来是钿女给的啊。”

皆人好久没有跟女性朋友聊得这么畅快了,和钿女的聊天真的很愉快。

“差不多该回去了,小哥,月海她们也该泡完了,咱们一起去泡泡?”钿女继续“勾引”着皆人。

“还是算了,我还不想那么快就失血过多而死。”皆人幽默地拒绝了。

“哼,真是没胆子。”钿女嘟着嘴道。

[钿女的这个样子还真是可爱]

接下来,很常见很狗血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钿女站起来准备走的时候,皆人不知哪根经发聪,伸手抓住了钿女的手,然后一拉。本来皆人是想借力站起来的,神不知鬼不觉就去拉钿女的手。而钿女根本没有做好准备,被皆人这么一拉,直接倒在了沙滩上。

咚,皆人直接推倒,哦不,压在了钿女的身上。两人的脸相距不到10厘米,身体贴在一起,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更狗血的是,皆人的一只手还撑在了钿女的胸器上。NND,皆人这厮不但不立即起来,反而看着钿女发起了呆。

钿女也是的,被皆人推倒,哦不,是压倒后也不挣扎,任由皆人压在身上。不过,这也不能怪钿女,因为在被皆人推倒,哦不,是压倒后,与他眼光相交的一瞬间,钿女对皆人产生了反应。嘛,此反应非彼反应,请各位不要想歪了。于是钿女根本没有想到要挣扎,与皆人相视着,直到感觉到自己的胸有点疼,轻轻地“哼”了一声,这一下才把皆人惊醒过来。

“对、对不起!”皆人这厮总算反应过来,连忙慌张地爬起来,然后扶起了钿女,假吧意思地关心道,“没、没事吧?”

“额,没事。”钿女也回过神来,回想刚才自己的反应,不由俏脸一红。

“那个…(两声)”两人同时说话。

“你先说吧…(两声)”又是同时说话,皆人和钿女还真是有默契。

皆人和钿女不由相视一笑,这次钿女不再说话,而是做手势,意思是让皆人先说。

“呃,回去了吧。”

“嗯。”

……

回到旅馆后,皆人和钿女便在大堂分别,各自回自己的房间。

嘛,在皆人的房间里,早就有两人在里面等着皆人回来了,是月海和结,下午沙滩排球赛的优胜者。

“皆人,你去哪里去了啊?”

月海和结正在看电视节目打发时间。

“去沙滩上散了散步,你们泡完了啊?”皆人看了看只围了一层浴巾的两女,感觉自己鼻子里的血又蠢蠢欲动了。

“嗯。”两女点了点头。

“我去泡一下再回来,困的话你们就先睡吧,不过中间可要给我留一个空位哦。”皆人说完后不等月海发飙,就闪出了房间。

“可、可恶。”

房间内的月海无可奈何,结则是保持着天然呆的状态,目送皆人离开。

温泉池,这所高级旅馆的温泉池是混合浴池,所以皆人小心翼翼地进去,在确认没有人以后,才放心大胆地脱下浴巾,进入池子里开始泡温泉。

“真是爽啊。”温泉热水刺激着皆人的皮肤。

[说起来,蓝兰岛真是一座神奇的岛屿,竟然可以同时享受阳光沙滩和山中温泉,这绝对是个BUG。]

就在皆人舒舒服服地享受温泉的时候,有人也进入了温泉池,而且还不止是一个人。

“呃,不都是泡完了的吗?除了钿女还有人么?”皆人慌了,连忙游到了假山的后面,躲藏起来。

[话说,你为什么要藏起来?!]

“我说篝,你不是才泡了一下午么,现在又要泡啊?”

惨了,是房东小姐的声音。

“嘛,晚上跟松她们玩了一下桌球,出了点汗,就再来泡泡。”

[篝先生?竟然能和房东小姐坦然相对?两人果然有JQ。]

“哈哈,不过篝,你的身体反应倒是挺强烈的,难道遇见了么?”这是钿女的声音。

[连钿女也能面对篝,真是太厉害了,篝先生!]

“什、什么啊!”

三人边说边进入了温泉池。

[惨了,现在该如何是好,难道直接出去?那还不被房东小姐P死…]

皆人心里现在是那个纠结着。

“钿女,过来帮我擦擦背。”浅间美哉对钿女说道。

“好的。”

我晕!皆人本来想趁着几人进入温泉池后再出去,这样可以降低某种几率,但是现在浅间美哉让钿女擦背的话…

“篝,你也别泡太久了,注意下身体。”

“知道了。”

篝下了温泉池,朝皆人躲藏的假山游过来。

[呼,还好是篝先生,要是钿女或者房东小姐的话,那自己不死才怪。]

皆人还在庆幸过来的是同为男性的篝,谁知到…

“篝先生…呃~!”

“佐、佐桥?!”

皆人的眼珠子快要掉了下来,这哪里是篝先生,明明就是篝小姐!那两团微微隆起的是虾米?基友变女友?!哦不,是男人变女人?篝的性别是秀吉?!

篝的反应迅速,立刻蹲了下来,护住了重要部分,眼睛死死盯住了皆人。

“对、对不起。”

“篝,怎么了?”

在皆人那无比纯洁的眼神哀求下,篝放过了皆人。

“没、没事,美哉,我想我可能有些晕了。”篝愤恨地看了一眼皆人。

“是吗?要不要紧啊?”浅间美哉关心地问道。

“不、不要紧的。”篝迅速游离开假山,留下尴尬的皆人,“美哉,我不泡了,先回房了。你、你们两个早点回房啊。”

篝匆匆离开了温泉池。

[呜呜,对不起,篝先,哦不,篝小姐]

“嘛,篝这家伙,怎么搞的。”钿女奇怪地问道。

“或许真的泡晕了吧,让她多休息休息,用点力,钿女。”

“是!”

浅间美哉和钿女互相擦完了身子,也下到了温泉池里。浅间美哉似乎靠在池边的台阶,而钿女则游往皆人“藏匿”的假山,貌似是想看看篝为何会突然离开。很快,钿女就知道了原因。

“小、小…”

“雅蠛蝶啊~!”皆人急忙挥了挥手,示意钿女千万不要喊出来,然后自己转过身背对着钿女,捂住了鼻子。钿女现在可是春光大泄啊。

[不行,鼻血又要喷出来了。]

“钿女,你跑哪去了?”

“在假山这里泡着呢,美哉,你要不要过来啊?”

[绝对不要过来啊,房东小姐!]

“我就不了,我在这里泡着,你自己小心点,别泡晕了。”

[谢天谢地!]

“知道了~!”钿女嘿嘿一笑,就游到了皆人的身边。

“唔!”皆人只感觉钿女的身子贴了上来,双手绕住自己的脖子,脸贴着脸,一个十分暧昧的姿势!

与平常小小闹闹不同,钿女此时可是一丝不挂啊!皆人明显感觉到背部被两团肉给挤压着,还有两个点的触感。

“钿、钿女…”

“嘘,小声些,难道你想被美哉发现吗?”

皆人如一直待宰的小羔羊,等着钿女这只大灰狼的判决。

“小哥,是不是知道我们要来泡温泉,就提前藏在这里啊?怪不得篝那么急着回去,原来不是因为泡多了的缘故。”钿女在皆人耳边呵着气,让皆人很不自在。

“不、不是这样的,我、我是无意的…”皆人拼命忍着身体的反应,辩解道。

“嘛,算了,我会帮你的。”

似乎感觉到皆人身体上的变化,钿女也不敢玩得太火了,在皆人的脸颊边亲了一下后,就放开了皆人。

被“调戏”的皆人当即大脑当机,只听到钿女的声音,似乎是在对浅间美哉说些什么,然后两人就离开了温泉池,貌似是回房了。

于是在钿女的帮助下,皆人并没有被发现,逃过了一劫。不过他的脑子也不好使了,迷迷糊糊地走出温泉池,换上了浴衣,然后,迷迷糊糊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皆人,怎么泡了这么久啊?”房间里,结已经熬不住,先睡了,而月海还在勉强抵抗困意,等待皆人回来。

“呵呵,泡着很舒服,就没关注到时间了。”皆人嘴里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一致。

这一泡皆人是泡得无比郁闷,首先是篝先生变成篝小姐了,然后是钿女的“调戏”,当然了,这一切皆人自然会埋在自己的心里,找机会再单独解决。

看着月海不断打着呵欠,皆人心里感到愧疚,怎能让自己的女人受这种罪呢。

“月海,你先睡吧,我等我的头发干了就睡。”坐到月海身边,皆人抚摸了一下月海柔顺的长发。

“嗯…那你、你也早点睡啊。”月海脸微微一红,然后睡在了地铺上。

“做个好梦哦。”轻轻在月海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皆人将灯熄灭。

或许真的是玩得太累了,月海很快便熟睡过去。

皆人同样在结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后,一个人来到阳台,躺在睡椅上,欣赏半夜的海景。这在沙滩上欣赏海景,又是不同的感觉了。微微的海风吹来,让皆人十分洽意。

[明天就要回去了吧,多么希望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啊!]

头发干了后,皆人便回到房间里,钻进结和月海之间的空隙,揽着两女,睡去。

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皆人好好地睡上了一觉。

……

第二天,皆人等人睡了一个上午。在吃完午饭后,皆人一行人结束了这次蓝兰岛的度假,重新回归出云庄。

在简单愉快的度假后,皆人面对的,将是更多挑战和困难,当然了,他不是一个人在面对。

白翼誓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