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别碰我妈咪!

第17章

“你看看你们俩个!”如果不是小宝的话,想必她也不会在一急之下,没看清自己拿得是什么,直接去帮朴信惠擦衣服,这下可怎么办啊?

看来这次的梁子是结下了,只希望她来拿了十字绣之后,他们之间便不要再有任何交集。

“我接着洗澡去!”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桌布,小宝第一次发现,家里居然还有这么一条难看得会要了他命的桌布。摇着那条桌布,小屁股扭啊扭的,扭回了浴室。

大宝见状,在他身后大叫:“小宝,你还让不让人活啊?太恶心了!”殿颜夜额前三条汗,这俩个儿子。

“……”本来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发现他根本就不知道讲些什么了!

“殿先生,时候不早了,想必你已经在纽约订好的五星级的大酒店了吧!那我们就不送了!”华飞飞见殿颜夜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直接下逐客令。

“我晚上没地住,见你家还挺大了,就算没有房间,想必客厅也可以借我住一晚吧,华大小姐,想必不会这么小气吧!”殿颜夜却开始耍起了赖。

“你如此大架,怎好意思让你睡客厅,而且我忘了告诉你,夜里的时候,客厅是我们家小白的。”殿颜夜看了一眼,小白又是什么人?男人?

“小白是谁?”猜!猜!猜!早晚脑细胞都死在猜之上。

“我家小儿子!”

“你跟哪个男人的儿子?”殿颜夜突然来到了她面前,握着她的双肩。

“这个你管不着!”华飞飞别过头,不想去理会这个不知何时,学会耍赖的男人。

大宝坐在一边,听着殿颜夜的对话,只是冷冷的说了句:“白痴!”

“小子,我是你老子,你再一句‘白痴’一句‘种猪’的,你信不信我打得你屁股开花!”刚刚在跟朴信惠了解一些跟朴彬有关的事情时,他很清楚的听到大宝在楼梯口说他是‘种猪’。

“殿颜夜,你该打我儿子试试看!”华飞飞随手抄了一把的鸡毛弹子,在左手试拍了两下,便高高的扬了起来,一副要打他的样子。

“呵呵!呵呵!飞飞,我跟他开玩笑的,我怎么舍得打呢?他们俩可都是我的心头肉。”为了把华飞飞求回去,他连怕老婆这损招都用上了。

“是吗?”华飞飞冷笑,又向他靠近了一些。

“男人,你怎么这么孬,居然怕我妈咪。”大宝在一边说着风凉话。

“大宝,有戏看吗?”小宝站在楼上的走廊上,见华飞飞正拿着平时对付他们俩鸡毛弹子,现在正把殿颜夜逼着一直往后退去。

“有”大宝应了一声,来到一边拿来一边饮料打开,小宝也拿来自己可爱的小杯子,倒了一些过来。

“cheers!(干杯)”小宝和大宝碰了一下杯,微微一笑。

“你快点说,小白是谁?”小白到底是谁?为什么华飞飞一直都不说,而且他进来的时候,除了他们三人,便没有看到其他人了啊!

“大宝,这跟小白有什么事啊?”小宝有些不解,他们俩人想打架,跟他们家小白,有什么关系?

“他要跟小白抢窝。”大宝眯起眼,看了一眼门外,这个时候,小白该回家了吧!

“哦!”小宝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男人,为了解开你这个问题,我可以直接叫小白来,让你见一下!”小宝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一直英国古代牧羊犬从一边的窗户,飞了进来,直接走到了小宝的身边。

“小白,跟这位帅哥打声招呼,晚上他要跟你抢窝。”小宝摸了摸小白头上纯白的毛发,“嘻嘻”的笑着。

“汪汪”小白对着殿颜夜“汪”了两声,似乎是在警告他,别想跟它抢窝一般。

“喂……男人,我们家小白,不同意你跟它抢窝。”大宝拉过小白,轻柔的抚着它的毛发。

“看吧!我让你回纽约住那些大酒店,你不同意!我之前可是跟你说过,客厅是我小儿子的窝,你想留在这里,我小儿子可不乐意。”华飞飞放下手里的鸡毛弹子,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宝赶紧把自己刚刚喝的果汁,递给华飞飞。之后直接窝到她的怀里。

“女人,你真的可以这么绝情?就算我是你的前夫,让我留宿一个晚上,都不成吗?任何人都不会像你这么小气吧!”殿颜夜真是无语,怎么连狗能做她的儿子啊?

“要说绝情,我想你可比我绝情多了!”华飞飞并不认为自己绝情,对他这种男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么叫她怎么做?

谁来教她?当年是他绝情的跟她离婚,是他绝情的让她回他们房间再看看都不乐意。

既然已经这样了,她何必还对他抱有一份情?她想必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么必要吧,对于殿颜夜她已经容忍了很多。

让他待在这间房子里面,她已经够容忍他,他还想留下来过夜,真的是做梦。

“你跟我过来!”殿颜夜直接拉起她,带着她来到了那间摆放十字绣成品的小屋,反手便把门上了锁。

“你做什么?”华飞飞不明白,他要做些什么?

“你跟我过来!”殿颜夜并没有松开她的手,拉到了那幅她专门为他而绣的十字绣,那是他的画像,而她却帮他绣了出来。

一针一线,都带着她的感情,当他在看到那幅十字绣的时候,他真的很感动。

可是,他真的想不明白,到底要用什么办法,他才愿意跟他回国,才愿意跟他复合。

“我问你,为什么要绣这个?”是因为她的想念,她的爱吗?如果不是的话,她为什么又要绣这么一幅挂在这里。

这里想必只有她自己可以进来的,如果真的不是因为她自己喜欢的话,他真的不明白,这是做什么用的?

“只是无聊,打发时间!”她别开头,不去看他的眼睛。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握着她的双肩,他要她看着他的眼睛回答,如果他敢看着他的眼睛回答的话,那么他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真的只是无聊,打发时间用的!”她还是没敢去看他的眼睛,她真的不想让他知道,在刚离开他的时候,忍不住对他的思念,所以才把自己的思念,寄拖到这绣线上,一针一线的细出他的样貌。

以解自己的思念之情,对他的思念,她从来都没有淡过,从来都没有因为什么而去改变过。

“看着我的眼睛,为什么你不敢看着我的眼睛说?是因为你在绣这幅画像的时候,心里想着我吗?是你不敢让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有我吗?”紧紧的握着她的双肩,想要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你凭什么问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殿颜夜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为什么你还要过来打扰我的生活,为什么还要这样?你倒是告诉我啊!”她望着他,想要看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伤她一次还不够吗?

那一次,他知道自己伤得有多深吗?

可是,他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放过她,为什么还要让她伤心,为什么还要让她难过?

看着他,她的心很痛,对他的感情不是一天两天,而是足足保持了八年。八年了,八年里对他的感情,从来都没有淡过。

她努力得想要去忘记,努力的想要去忘记眼前这个男人,可是试了五年,她还是没能够忘记。

“为什么?你就不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难道再给他一次机会,真的有这么难吗?

“机会?我给你机会,谁给我机会过?在我还爱你的时候,你却天天搂着别的女人出入五星酒店。你想过我的感受,想过我会心痛吗?我给你机会,你给过我机会吗?当我收回心的时候,你去跑来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真的认为,我还是当年的那个华飞飞吗?我不会再努力的去为你扮演一个如同娃娃一样的妻子,我不会再为你等待。我已经转身了,你已经没有办法挽回。”背对着他,不想让他看到她眼里的泪。

她很清楚自己的心里却想些什么,她已经痛过一次了,不想再痛第二次,已经被伤一次了,就不会再想着让他伤第二次。

她学乖了,如果一个男人真正的爱她的话,他的身边便不会再出现任何的女人,就算有女人自动的贴上来,他也会很自觉的闪到一边。

但是,眼前这个男人不会,在他的眼里,女人或许根本就不算什么,或许只要生下孩子的女人,才能算是一个女人。

五年前,在他的眼里,她只是一个不能生孕的女人。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她了。

“你不敢面对我,是因为你对我还有感情,对吗?”为什么她说话的时候,总是背对着他。

“只是我讨厌看到你,讨厌看到你这张脸,讨厌看到你跟别的女人进进出出酒店。你走吧!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华飞飞回过身后,对他吼完之后,便来到那幅专门为他而绣的十字绣前,伸手取了下来。再回到了他的身边,把那幅十字绣放到他的手里,最看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把这个也带走吧!”之后便转身向外走去。

乔茉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