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10

藏地密码10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9章 狼之禁地 (4)

第七十一章狼之禁地 (4)

亚拉法师当然知道她想到了什么,而他更知道,那座玛雅城邦本身就有着很浓厚的藏族建筑特色,有许多地方都模仿了藏地戈巴族的密教

式设计。法师如实道:“这和阿赫地宫下面的那座祭井不同,每座祭井都有各自的特点,要看它是做什么用的。有的祭井在下面直接挖一个坑,投入活的人畜,那四周是完全封死的;有的祭井则是在下面放养了最凶狠的动物,再以活的人畜去喂养,下面就有通风道;而玛雅的那个祭井除了投入活的人畜外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将上一层的血水排泄掉,所以它和上一层的间隔才会那么薄弱,通常祭井都是一个单独密闭的房间。从刚才我扔下去的那枚石子看,这样的高度,我们下去后是绝对上不来的,能不能找到出路就得凭运气,要不要赌一把?”

敏敏撇撇嘴,不说话了。开什么玩笑,还没见到强巴呢,她可不想又一次独自跌入密闭的石屋。虽然这次有亚拉法师,可这位法师一旦坐禅密修,就和死尸没什么两样,这么长时间里法师所说的话加起来还没有今天一天多。

过了一会儿,不甘枯等的小姑娘又不耐烦起来,问道:“法师,那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等!”亚拉法师的语气不容置疑,他的目光坚毅起来,穿透了那道裂隙,似乎望到了湖的对岸,喃喃道,“我捕捉到远方的风带来的信息,整个密林已躁动起来,狼群在怒吼,有大规模的厮杀,莫金他们已经来到这里。莫金都来了,强巴少爷想必也不会相距太远吧。”

“强巴!”敏敏突然没有了倦意,站了起来,似乎也想像亚拉法师一般,目光穿透那湖面,看到丛林深处的情形,“强巴一定会来的。”她对自己的爱人充满了信心,强巴是圣使,血统应该是纯正的吧?

“是啊,一定会来的。”亚拉法师瞟了一眼敏敏耳际后方那一抹淡淡的青色,心中迟疑,已经蔓延到这种程度了,这个小姑娘究竟还能坚持多久呢?

敏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不安地道:“法师,你说,我们来的路这么复杂,强巴他们,他们会不会……怎么会有那么多狼呢?我们不是没遇到狼吗?”

亚拉法师淡淡一笑,只有他才清楚,他不知有多小心,才避开了所有的大型生物,将小姑娘安全地带到这里。不过,那些狼群确实不对劲,就凭莫金他们几个人,能让整个密林产生如此巨大的动荡?他的手下不是已经被消灭干净了吗?那个莫金,到底还藏了多少人啊?难道是那个操兽师?一想到操兽师,亚拉法师就在心里打个寒战,可怕的职业,也不知道岳阳那个小侦察兵成功了没有。亚拉法师转过身来,摩挲着巨门上的雕刻,喃喃道:“帕巴拉,地狱的最后一层,什么时候才为我们打开这扇门?”

再见索瑞斯

卓木强巴和他的战狼小分队又消灭了几名残余的佣兵,在陷阱和狼群的配合下,并没有费多大力,甚至卓木强巴还没怎么用武器。

这时,他们碰到了另一支小分队的侦察狼。在验明身份后,将它们引到了一株大树下,有七八头狼围在树下,别的地方也布置了暗哨,似乎围住了什么猎物。

虽说这里的狼能上树,但只能借助纵跃之力攀上一些较矮的、多枝丫的树,对这株离地数十米,只有光溜溜的树干的大树,狼群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卓木强巴抬头望去,只见高高的树丫上,有一个通体粉红的灵长类动物,像只猴子一样蹲坐在树梢,想跃到邻近的树枝上似乎又够不着距离,想下来吧,狼群正虎视眈眈。卓木强巴不禁暗想:“这是什么怪物?”

树梢上蹲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索瑞斯,卓木强巴看到的一身粉红,便是他那满身的瘢痕。

此时索瑞斯也在向下眺望,只见围着自己的狼群分兵出去,不多久就带回一个两条腿走路的家伙,看起来像个猿人,不知是围着兽皮还是长了一身粗毛,头发胡子完全将脸遮了起来,皮肤上杂草丛生,手掌似乎特别粗大,可明明就是这样原始的装扮,偏偏手上还拿了把枪,别提多怪异了。索瑞斯也不禁暗想:“这是什么怪物?”

两个怪物相互观察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愣是没有认出对方。最后还是索瑞斯认为,能够用那种姿势持枪,多半有一定的智慧,看看能不能用手语交流。他在树梢上比画了几个卓木强巴根本看不懂的手势,又怕下面的智慧生物不明白,嘴里“吼呜,吼呜”地叫了两嗓子。

卓木强巴在下面一看,噫?那个猴子在树梢上手舞足蹈的干什么?

讥笑我上不去吗?

卓木强巴持枪当胸一阵擂打,胸腔中蓄满了气,然后“嗷呜——”一声狼嚎长啸,引得周围的狼纷纷附和,以壮声威。

索瑞斯极其郁闷,明明看见那个猿人和狼群似乎有着某种形体交流,刚才自己那几个手势和声音,对方怎么会不明白呢?居然换来了挑衅和战意,他不禁骂道:“他妈的。”卓木强巴吓得向后一跳,猴子口吐人言,居然还是英文。那些狼群也跟着一退,散作圆形,然后只听卓木强巴大声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索瑞斯更是吓得差点直接从树上掉下来,猿人居然说话了!真是邪门儿!他手指着那个猿人,“你……你……”地叫了两声,却是说不出话来。

卓木强巴已经在下面不耐烦了,大声道:“你给我下来,不下来我开枪了!”

既然对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那枪不是当做木棍拿在手中的,索瑞斯自忖难以幸免,只得乖乖地滑下树来,卓木强巴约束住狼群。

此时站近了距离,索瑞斯才发现,眼前这个猿人除了头发胡子是原生态之外,那一身的长毛和杂草都是一种伪装。可这人绝不是莫金的手下,莫金手下那些人绝不可能和狼站这么近,看这人的身高体型,索瑞斯惊叫道:“你是卓木强巴!”

卓木强巴虽然没在第一时间认出眼前这个赤身裸体、满身瘢痕的人,可一听那说话的声音,就想起那个冷漠而怪异的操兽师来,不禁道:“你是索瑞斯!”

一想到对方操兽师的身份,卓木强巴便打出了手势,让四周的狼退远一些。索瑞斯无奈地笑笑,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对你的狼构不成威胁。”

“你真的是索瑞斯.卡恩?”自打卓木强巴从岳阳那里证实了这个名字之后,就始终在想,为什么会是索瑞斯,他怎么会是莫金的同党,那可是导师所敬佩的人啊!

索瑞斯不置可否,似乎觉得这种事情何必冒充。

卓木强巴在心中问自己:“这是死敌吧?自己应该恨他吧?”可是出现在他眼前的,只是一名全身伤痕、瘦得像猴子的老者,他发现自己怎么也恨不起来,更多的只是怜悯。“你不是和莫金在一起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卓木强巴自己也惊讶自己出口的话。

索瑞斯眼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屈辱和无奈,叹息道:“和你当初被驱逐时一样,我……也被他们驱逐了!”

卓木强巴的记忆瞬间就被带回那冰冷孤寂的雪地,被赤裸放逐的屈辱,那记忆永生难忘,再看眼前这位赤身裸体的老者,那种同病相怜的情绪油然而生:“莫金干的?”

索瑞斯低头。

“你为什么帮他?”

“我只是一名学者,我对动物世界的玄妙有着无穷无尽的兴致。莫金说,这里是操兽师的发源地,这里有别的地方没有的动植物种类,这里有蛊毒,总之,他说动了我。”

“那怎么会被驱逐?”

“说起来,这可得拜你们那位优秀的侦察兵所赐,对了,岳阳怎么没和你在一起?他没找到你吗?”

“他……已经……”

卓木强巴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和他们这支队伍中最令人忌惮的一个人,一个敌对阵营的操兽师,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聊天。他们聊了很久,也聊了很多,索瑞斯以一个俘虏的身份,将他所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卓木强巴,从莫金的那个电话开始。卓木强巴解开了很多心中的疑惑,但同时又带来了许多新的疑惑,令他不得不去思考。最后,卓木强巴提议道:“帮我,对付莫金。”

索瑞斯摇头:“你放心我?不,我不帮你,我也不帮他。我要回去了,我对什么珍宝从来就没有兴趣,我对你们之间的间谍与反间谍游戏也没有兴趣,太累了,我只想回去,继续完成我的研究。”

“你怎么走?”卓木强巴皱眉道,“莫金的人和狼群遍布密林,我不可能送你出去。”

“给我一把刀,”索瑞斯骤然抬头,无比肯定地道,“我只需要一把刀,或一件像样的工具,就能活着走出这里,不需要你送。对我而言,森林就像是家一样,当然……”索瑞斯自嘲地笑了笑:“我不可能凭双手造出工具来。”

卓木强巴迟疑,但还是递给索瑞斯一把刀,询问道:“前面的路,你我都没有走过,你有信心穿过狼国的国都?”

“不,我听你说了最下层的那些远古生物,我要回最下层。”索瑞斯坦言。

“你要从海里走!一个人?”卓木强巴惊异。

“就算不能离开,能看一看那些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生物,也不遗憾。”索瑞斯似乎并不打算真的回去了,已经见到了这么多,他很满意了,而“人类”、“战友”这样的词对他而言,才是可怕的。他给卓木强巴留下一句警告:“再碰到火狐,不管他说什么话你都绝不要相信,不要被他的外表骗了。火狐,他根本就只信他自己,任何人他都不会相信。”站起身,想了想,索瑞斯又留下一个建议:“你的头发和胡须,整理一下吧,现在这个样子,就算你的同伴见了,恐怕也认不出你来。”

卓木强巴笑笑:“和狼群一起生活久了,已经习惯了,倒不觉得有什么。”

“剃掉吧,与火狐对抗,不能留下一丝破绽。”索瑞斯最后道。

索瑞斯走了,带着那满身的伤痕和佝偻的身体,没有了黑色斗篷遮盖的他,失去了神秘和强大。卓木强巴看着那干瘦的背影,那只是一名老者,任何一匹狼似乎都可以轻易地撕裂他。

“索瑞斯.卡恩……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么多,看来你也只是被人利用了的可怜人啊。”

狼群对卓木强巴放走了索瑞斯似乎有些微忿,另一支小分队的狼群发出了不满意的吼声。卓木强巴自己的战狼保持了缄默,毕竟是它们的队长,战斗的部下绝对服从自己的长官,这是狼王国的铁律。

卓木强巴只得找到另一支小分队的队长,一头额宽而嘴大的黄獒,用特定的方式告诉它敌人的弱点和他们武器的可怕。

黄獒带着它属下的战狼练习了几次之后,较为满意地点了点头。放走一个敌人,换来对所有敌人优缺点的掌握,还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在它们看来,一个全身赤裸的敌人,其威胁已经不存在了。

随后两支队伍一起行动,继续在丛林中搜寻着残余的敌人。

不时有别的狼群与他们交叉而过,沟通着信息。卓木强巴从半生不熟的狼语中,也听出丛林中的敌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但是有一支敌人的大部队向西北方逃窜,战斗指挥部已下达了命令,所有的狼群在消灭掉自己划分领地内的敌人后,向西北方集合。

莫金等人逃窜得很狼狈,打一开始被狼群伏击后,狼群的追杀就没有停止。他费尽心力才聚拢一半不到的人手,到了晚上,狼群就格外活跃,那些佣兵根本就不敢睡觉。那密林深处晃动着,到处都是一双一双碧绿的眼睛。这些狼实在是狡猾得可怕,它们总是在射击范围外游弋,以数量上的优势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并且这里是莽莽密林,那些狼可以潜藏在任何一个地方。

何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