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罪后

替身罪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夜,夹着凉爽的微风,吹过闪着光亮的河水。

夜凉轻轻地飘洒着,露水悄悄地凝聚着。露珠渐渐大,渐渐圆。蓦地,一滴滚落下来,又一滴,扑嗒,扑嗒……

男子负手而立于窗前,洒下的月光投在男子的身上,投出长长地,让人捉摸不透的影子。

“主子,事情已在掌握中。”只见一名黑衣人立于男子身后,神色甚是恭敬。

男子转过身来,并未睬那黑衣人,自顾出言道:“不许出任何差错,否则,后果你们是知道的。”声音中带着不容忽视的绝决。

“是,属下明白。”黑衣人应声而答。随后男子健臂一挥,黑衣人便从窗口一跃而出,就着夜色消失的无影无踪。

男子信步移来,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扑哧”一声,他薄唇轻启:“从今日开始,你有的只能是一片黑暗。就是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立于身侧的双拳狠戾地收紧。

城郊一处荒芜废弃的宅院中,隐约的可以听见窸窣之音。

在宅院的最深处,只见一名女子被人绑住手脚,眼上蒙着黑布,嘴里也塞着锦帕。

偶尔能听到“唔,唔”的声响,那名女子已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妄想能够挣脱那绳索,头上早已大汗涔涔。双手手腕处,也磨得鲜血模糊。怎奈,终是无力挣脱!

此时,女子却听得有脚步声朝她逼近,她本能的拖着身子往后靠去,直至后背靠上冰冷的墙面才无路可退。

一身银色华服的男子,声音低沉又暗哑,“天一亮就离开此地,要避开耳目,不得有半分差错。”

“是,小人明白。”两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拱手屈膝。

那名女子听得脚步声离她远去了,才松了一口气,全身瘫软了下来。

自从被绑了来她就一直心惊胆战,也不曾吃过东西,身体早就有些虚脱了。现在听得人声渐远,精神就再也撑不住了,很快就昏昏睡去了。

周围,万籁俱寂。夜色越来越浓了,好像一下子全都掉进了神秘的沉寂里。只有那暖夜沉默的黑暗,将他们团团包围。

翌日,女子的眼前忽的一亮,蒙在眼上的黑巾被人取了下来。

强烈的阳光太过刺眼,她一时之间无法睁开眼睛。渐渐地,眼球才刚恢复了焦距,两名蒙面人便霎时映入眼底。

“快点起来,还要赶路,别磨磨蹭蹭的。”一名蒙面人不耐烦的说,伸手就去拉地上的女子。

女子一晚上都是缩在角落里,此刻两腿早已酸麻的没有了知觉。倏地,被蒙面人一拽,整个人更本就站立不住,直直的朝后面倒去。

身子重重地摔在地上,只听得‘哐啷’一声,她只感到一阵痛楚袭来,头好像撕裂的疼。

另一名蒙面人快步走来,对这先前的那名蒙面大汉呵斥道:“谁准你这么莽撞的,她可是相府的千金。上面再三交代不准出半点差错,要是有个闪失,你有几条命去赔她?”

先前那蒙面人似是也意识到自己太过莽撞,霎时就收敛了些许。

一把扶起地上的女子。转头对这刚才那蒙面人说:“把她手脚的绳索解开吧,一会上路也方便些,这嘴里的锦帕也拿掉。”

那人似是犹豫不决,可转念一想,他们俩人难道还能让一个弱女子跑了不成,便点头应允了。

蒙面人就势便拿出塞在女子手中锦帕,还不忘说道:“一会你可别乱说话,要不有你苦头吃。”女子似是受了惊吓,双眸暗淡无光,只知道点头应允。

说话间,三人已步出这荒废的宅子。因着怕有人看到女子,门外早有马车停在那里。将女子扶上马车,两人也赶忙驱车离开。

马车朝着城南方向一路疾驰而去,随着车轱辘碾压而带起的沙土飞飞扬扬,绵延不断。

余留地上的两排印迹,在昭示着刚刚发生的一起。

命运的齿轮正在悄悄地靠近,再靠近……

城中的丞相府内,原本是有条不紊,井然有序的,只因着秋丞相的独生爱女,被人掳走。秋丞相动用全府家丁寻找,一夜也未见结果。

正中上房的烛火一夜未息,秋丞相担忧爱女之心可见一斑。

相府管事推门而入,一抬首就瞅见秋丞相双目赤红。神情黯淡,两鬓生出丝丝白发,仿如一夕之间竟老了十岁。

“老爷,家丁们都陆续回来了,还是没有小姐的音信,似乎连一点线索也没有。”那管事只是低弯着身子,并未抬起。

“白管家,你起来吧。”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响起:“让大家都去休息吧,再换一伙人继续找。”

白管家刚欲起步的身子,似是想到什么猛地折了回来。疾步走到秋丞相身前,俯身道:“丞相可还记得十八年前,小姐满月之时,那个道人说过的话嘛?”

经着白管家一提醒,秋丞相似是恍然大悟。因为爱女心怯,倒是把这层缘由给忘了。现经管事这一提醒,忐忑不安的心,竟然莫名的松了几分。

只是那诗的深意,到了今日也未曾参破。心中刚刚有的几分安定,又再度被不安笼罩起来。

马车此时已然到达了一座上脚下,因着要想瞒过城门守卫出城,就势必要翻过此山。

一眼望去,这山虽不甚凶险,可也是嶙峋陡峭。

两名黑衣人把那女子由车中带了出来,这女子似是一路已然整理好了思绪。

突然停了下来,愤然问道:“你俩人究竟是何目的,要掳走我。我劝你们还是早早放我回去,这样也许还能有一条生路,要是等到……”不带女子把话说完,两蒙面人似是听到笑话,竟双双仰头大笑。

其中一人道:“你以为现在是在丞相府哪?你可知道吩咐我们绑你前来的是何人?就要被扔到妓院了,还在这大言不惭。”

说话间,他二人推搡着女子就往山上走去。一路上跌跌撞撞,已走到了半山腰,女子趁着他二人不注意时,忙的四下里张望。

猛然发力,女子卯足了全身的力气向前奔去。眼看前方就是悬崖峭壁了,进亦不能,退亦无路。

女子想到刚才两人所说的话,既然自己要被卖到妓院,那还不如一死了断,绝不能受此侮辱。

只是思及父亲和他,不禁心痛难当。自己还未曾尽孝,而于他,也还没有表明心意。往事历历在目,女子早已泪流满面。

这时那两名大汗已在她身外一丈处站定,看着女子毅然决然的眼神,竟是半天没有缓过思绪。

一切都来得太快了。快到,近在咫尺的两人连伸手拽住女子的动作都没有,就见一抹白色衣衫随风而落了……

“曼珠菩提引三生,秋水神魂影若飘。”若有似无的声音自山谷中缓缓飘来……

汐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